第281期

神轎製作 王永川的一甲子歲月

台灣國寶級老師傅——王永川先生走過的心路歷程。

神轎製作 王永川的一甲子歲月

吳佩芸 報導  2017/12/31

台南市神農街尾,靠近藥王廟的地方,可以聞到空氣中夾雜著陣陣的木頭香味。走近一看,放眼可及盡是木屑紛飛,匠師們各司其職,認真的做著手邊的工作,這裡是「永川大轎」的工作室。

「永川大轎」工作室中,匠人們埋首工作的身影。(圖片來源/吳佩芸攝)

一抹身影穿梭其間,不時的進行指點,滿頭的白髮在匠師中更顯獨特,緩步而行的姿態透著沉穩、自信的氣度,他是永川大轎的創始人,有著一手精湛技藝的國寶級老師傅——王永川。

命運安排 成立永川大轎

現年86歲的王永川,在神轎製作這一行一路走來,至今正好滿一甲子的時光。說起與神轎結緣的過程,一切可以說是命運的安排。

在辦公桌前工作的老師傅王永川。(圖片來源/吳佩芸攝)

從小在台南出生長大,王永川自協進國小畢業時年僅14歲,由於沒有明確的志向,對未來也非常迷茫,他以童工的身分輾轉從事過許多工作,期間學過打鐵、做秤子…......…。然而在這些工作中,他都找不到繼續做下去的動力,有的做不到半年就離開,有的無法產生興趣。最後,他決定回到關帝港(今開基武廟附近)跟隨父親製作頂下桌、櫥櫃和桌子等,並潛心學習木工。

然而,父親不到50歲即宣布退休不再管事,使得身為長子的他須一肩挑起家中的經濟重擔,撫養七、八個弟弟妹妹們,「上天沒有絕我的生路,我就自己打拼。」王永川說道。當時的他,在木作技術方面已小有所成,於是在神農街租了一個地方,開始接起代工。隨著一件件作品的成型,越來越多人慕名而來,而他的信用與精湛的技術也逐漸流傳開。

在代工的過程中,王永川萌生出「做轎子給神明坐」的想法,並著手進行研究。由於日據後期的皇民化運動,大量的廟宇都被破壞,抬神明繞街的活動也被禁止,導致廟宇、神轎都殘破不堪。他摸索出的神轎製作技術與方法,兼具精美的外觀與耐用的特性,使得顧客絡繹不絕。「永川大轎」之名,成為一個品牌,深入人心。

隨著神轎製作技術的不斷精進,王永川開始收學徒,從十幾個到後來越來越多,這些年過去,很多學徒都已經成為師傅出去創業,他開心地說道:「現在台南市只有我的學徒在做。」

神轎製作 隱藏大學問

神轎在製作上大有學問,流程可大致分為:選料、設計畫稿、雕刻、作榫、組裝修飾與上漆塗裝,每個步驟都非常重要,「只要有一個做不對,就慘了。」王永川嚴肅的說。在這些流程中,他負責準備木材與分配匠師們的工作。

神轎使用的木材大多以檜木、樟木和烏心石為主,選料指的是決定木材可使用的部位,並裁切掉不需要的部分。接下來,畫師將圖稿畫好,貼在裁切好的木材上,送去給鑿花師傅雕刻。鑿花師傅會先用雕刻刀打「粗胚」,將大約圖案與深度刻出來,再用雕刻刀把人物表情與花草紋路雕刻出來進行「修胚」。木作師則負責做好榫頭和榫孔,因為神轎用的是榫接的方式組裝各零件。在組裝方面,王永川特別強調:「這個關係最大啦。一頂轎子的木材大概有一兩百塊,如果不知道裝在哪裡的話,根本無法組裝。」

圖中的雕刻為「轎前尪仔」,為通過神轎製作的步驟所產出的成品。(圖片來源/吳佩芸攝)

一般人看神轎,只會覺得它的雕刻看起來栩栩如生,外型與弧度精緻又美觀,但其背後需耗費的時間與人力非常可觀。王永川表示,最初自己一個人做的時候,要包辦所有製作神轎的程序,一頂需耗費四個月的時間才能完成,現在雖然有進行分工,三到四個人一起做,但至少也需要三個月的時間。整個過程中,不但要耐得住枯燥,還要有足夠的耐心,非常考驗一個人的定力。

然而,耗費這麼多時間所做出來的作品,其價格光是支付工資就佔去了大部分,「做這個不能賺大錢,只夠溫飽、過日子,沒有競爭力啦!」王永川說,他覺得這是做給神明用的,就當作是在積功德,神明也會保佑。

問及退休,他說道:「做了很久了,曾想過不要繼續做,但換個角度想,裡面有十幾個匠師靠這個吃飯的。」因此,就這樣堅持了下來。

傳統工藝凋零 危機四伏

近年來,台灣的傳統產業逐漸沒落,許多都嘗試轉型以找到自己的出路與機會。提及神轎產業的未來,王永川說道:「還是有年輕人來學,只是很少。」顯然感受到台灣這方面的氛圍並不是很好。

除此之外,最近幾年中國有在生產神轎並外銷台灣,使得台灣部分的神轎是進口的,大大影響了台灣本土的神轎事業,對自己的技藝很有信心的王永川表示,中國進口的在品質上沒那麼好也較不耐用,所以最終廟宇還是會回過頭選擇台灣本土產的神轎。

桃李遍天下 傳承不滅

2009年,王永川獲得第十五屆全球中華文化藝術薪傳獎的肯定,後更於2010年,由台南市政府依循《文化資產保存法》將他登錄為「神轎製作」的保存者。

從最初在神農街口接單子做代工,到現在開立的「永川大轎」工作室,幾十年的時間過去,王永川始終如一,日復一日的早起開工,在這個產業裡發光發熱。他毫不保留的傾囊相授,不斷的培育學徒延續這份傳承,維繫著神轎的工藝不滅,將一輩子的心血奉獻給神轎製作,這份精神著實難能可貴。他曾說做這行一切就是「誠意」二字,也許就是這樣的信念與堅持,讓王永川一路行來都沒有碰到太多阻礙,在神農街上開闢出自己的一方天地。

記者 吳佩芸
對美食毫無抵抗力,熱愛旅行、體驗各地文化。
編輯 蔡亞融
請給我糖包跟攪拌棒  
記者 吳佩芸
編輯 蔡亞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