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期

古都 時代下乘載的傳統風情

【竹塹工藝傳承與沒落】專題

改編自川端康成經典長篇小說〈古都〉,點出日本傳統文化所面臨的時代衝擊,面對新潮流的推進,傳統產業究竟該何去何從?

古都 時代下乘載的傳統風情

林育平 文  2018/03/25

簡約不華的傳統和服、和敬清寂的茶道精神、豐厚雍容的書法藝術,是世人對日本傳統文化的既定印象。睽違十年,日本文豪川端康成的不朽名著〈古都〉再推出電影鉅作,背景設定在四季分明的京都,不僅描繪出這座千年古都的茶道、和服、日本舞踊等日本傳統文化,也標誌出女性在文化傳遞與忠於自我間,必須面對的艱難抉擇。

從京都到巴黎 傳統文化再呈現

《古都》曾二度搬上大螢幕,分別是由中村登(1963)、市川崑(1980)執導;最近一次(2016)翻拍成電影,則是出於新銳導演齊藤由貴之手。若談起未觀看前兩版電影,是否會不明瞭新版所要闡述的故事,這點是不用擔心的。新版《古都》視原著小說為源頭,續寫雙生姐妹分離後的平行人生,敘事焦點落在各自的第二代上,並將場景拉至另一個人人皆知的古都——巴黎拍攝,試圖以國際化的新觀點來看待傳統社會。

新版《古都》圍繞在自青少時期分離後便再也沒相見的兩姐妹——千重子與苗子(松雪泰子分飾兩角),各自與下一代佐田舞(橋本愛飾)、中田結衣(成海璃子飾)之間的母女親情羈絆。承受著媽媽千重子的期望與守舊觀念,小舞徘徊在繼承傳統家業與出國闖蕩間;相較之下,獲得母親支持的結衣,卻因東西方文化的差異衝擊,於法國繪畫留學生涯遭受創作瓶頸。故事中活在傳統京都世家的女人們,面對日本文化西化的困境,佇立在家與世界交叉相會的十字路口,正如京都這座古老城市所面臨的西化困境一般。

《古都》再次將日本傳統技藝的精萃呈現在世界面前,電影中出現不少珍貴場景,包括妙心寺退藏院、位於鴨川水源地的岩屋山志明院等等,讓觀眾一睹京都的文化底蘊與歷史。不僅追求畫面臨場感與視覺震撼,片中使用的道具、文化藝能都有講究,更盛重邀請到日本知名書畫家小林芙蓉,在電影中飾演書道指導的老師,與幾百個傳統技藝單位、藝術家、工匠支援,試圖將京都這座城市的形象完美呈現在世界面前。

日本知名書道家小林芙蓉親上陣,為電影《古都》豪氣揮墨。(圖片來源/影劇圈圈

就畫面來說,《古都》確實成功宣傳日本的美,然而就內容而言,整體步調難以跳脫日本文化緩慢的節奏,劇情亦稍嫌空洞,將許多言行舉止過於描寫放大,並太過生硬地將各個文化遺產置入於電影中,與川端康成的原著小說和市川崑所翻拍的細膩程度相比,實為略遜一籌。影片最後將鏡頭結束於巴黎教堂,不知是導演為下一部續集埋下的伏筆,又或是單單為了呈現古都巴黎的美,並且未詳細講述同為古都的巴黎,在面對現代化的衝擊下,做出什麼樣的策略。

承負傳統 時代下的兼容並蓄

以新科技機器織布機運作樣貌做為開場,織出一條孿生姐妹相同的北山杉林圖樣傳統腰帶,縱與橫的交錯和相會、新與舊的衝突和融合,似乎已點破千重子和小舞、苗子和結衣這兩對母女所面臨的命運與遭遇。緊接著一連串局部京都傳統古宅的畫面,讓觀眾仿若穿越時空踏入古色古香的京都,正當沉浸在傳統美好的想像時,又將鏡頭瞬時拉至遠景,赤裸地呈現出現代高樓、公寓包圍傳統宅邸的窘況。開門見山的故事手法與對比式的畫面,幾乎貫穿整部電影,老屋與京都塔、算盤與筆記型電腦、日本舞踊與夜店,各式新舊時代裡最代表的符號與指標,訴說著新舊即使衝突卻又有一套默契共存的方式,正是這個千年古都京都的最佳寫照。

左起為千重子、小舞,身上穿著的傳統和服與洋裝,成了顯明的對比。(圖片來源/影劇圈圈

然而也正因身處於這樣新舊交融的城市,繼承傳統或跟隨新浪潮,成了主角們所需面對的問題。承受著媽媽期望的小舞,無心學習書法、日本舞等傳統技藝,在面試工作時被問到有什麼抱負,卻頓時啞口無言;擔心繼承家業後抵擋不過西方浪潮的衝擊,又摸不著內心究竟渴望的未來為何。另一方面,早早接受西方文化,前往巴黎攻讀現代繪畫的結衣,然離開京都才發現人外有人,即使在日本是出類拔萃,與各國好手相比,不過是等閒之輩。在各自經歷了自我懷疑與追尋之後,主角們重新回到自己的崗位上面對挑戰,即使故事最後並沒有真正說明究竟是要繼承傳統或是接納現代,真正的答案應該在每一個人心中,而非僅是一道簡易的二擇一選擇題。

從電影回到現實 重省文化薪傳的價值

如何以新時代的方式保護傳統文化,成了整部片貫徹的核心,即使傳統與現代化看似背道而馳,但根基卻是緊緊相連。片中主角走出京都、放眼國際是第一步,藉由不同的文化洗禮,宣揚或是注入日本文化精髓,才是所謂的傳承與創新。

從京都傳統與現代衝突交融的現況發省,重新檢視台灣。以書法為例,當日本、韓國和中國都開始重視書法,相繼使之成為自己國家的正統文化,台灣卻反而將書法從小學教育中刪除,導致越來越少人有機會接觸書法藝術。除了教育部不重視之外,大眾對於書法文化的認同感極低,因而未能像中國、日本、韓國一樣被民眾視為修身養性的消遣娛樂。

在文化保存方面,台灣確實存有一種鄙視心態,世風導向著年收百萬的高科技產業,年輕人不願投入傳統產業,導致傳統產業式微,尤在台灣新竹這座以高科技發展的城市為鮮明;而現今衍生出所謂的文創,多半是掛著傳承文化的大旗,期望再創造與科技業同等收入的高薪爾爾,即使人們都期望能夠重拾過去技藝、滿足現代人懷舊想像,並結合現代化賦予傳統文化新價值,但仔細想想,文化價值究竟為何?是倍增的觀光人潮又或是優渥豐裕的年薪收入,這些經濟效益所帶來的優點當真能為式微的傳統產業注入活泉嗎?只能說藝術能表現出一國的文化精髓,文化的價值也在在體現出國家價值,哪怕僅存少部分人堅守著傳統文化並思考其價值,如果拓展至身旁他人,這樣的少部分將不再是少數。

《古都》,視為一部對已故大師致敬的電影也好,或是成功行銷京都古色古香之美也罷,整部電影想傳達的精神在於對傳統文化的自省,以及對新世代年輕人的勸戒,願世人在汲汲營營追求現代與高科技的途中,不忘回首看看曾經所孕育自身國家文化的地方。

記者 林育平
1997巨蟹座。矮子短粗腿,但認真會跳舞。
編輯 凃易暄
雪倫芬蘭定居中  
記者 林育平
編輯 凃易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