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3期

設計是什麼?從大師的雙眼出發

【不只是美 看見設計的力量】專題

保羅.蘭德堪稱世界上最偉大的平面設計師,《設計是什麼?: 保羅.蘭德給年輕人的第一堂啟蒙課》一書記錄的是他授課時思想的精華。

設計是什麼?從大師的雙眼出發

郭庭芸 文  2018/03/25

保羅.蘭德是美國傑出的設計大師。他的作品是設計教材中的常客,我們耳熟能詳的企業,諸如IBM、美國廣播公司等等歷久彌新、辨識度極高的Logo,皆是出自於他的雙手。蘋果已故執行長賈伯斯曾賦予其美名,將他譽為世界上最偉大的平面設計師。

活躍於20世紀,他的設計、思想、教育理念,奠定了當代平面設計與視覺系統的發展。1995年,蘭德受邀到亞利桑納大學講課。他在那段期間的上課內容,以及課外時間與高徒兼好友的對談,被學生們以語錄的方式逐字記下,編成《設計是什麼?保羅.蘭德給年輕人的第一堂啟蒙課》,將蘭德的思維,以最真實的面貌流傳於世。

以語錄體編成的設計寶典,彷彿像是設計界的論語一般。(圖片來源/郭庭芸攝)

近幾年來,台灣報考設計相關科系的學生暴增,許多人嚮往鎂光燈下精美的藝術品,盲從入學。人數的增加,引起大眾對於「設計」的好奇與關注,這股一頭熱的氣氛之下,催化的是華而不實、混淆價值的風氣。

這時,不論是設計師還是消費者,都應該停下來思考。設計究竟是什麼?這本書以輕鬆直白的語言,帶領讀者回歸初衷,透過大師的眼光來看設計的意義,以及一個設計品從發想到完成,需要經過哪些思路。

保羅.蘭德的作品與理念,深深影響著設計界。(影片來源/Jeremy Cox

誤以為的高不可攀 是美術館毀了藝術設計?

翻開書本,首先迎來的是蘭德與本書主編,同為美國知名設計師的麥可.克魯格的對談紀錄。在蘭德的觀念中,繪畫和設計都是同樣的,他們都是藝術的分支,因此在書中會看到名詞的交互使用。性格直接的蘭德沒打算花時間琢磨配色、構圖等美學上的皮毛,很快地提出一個貫徹全書的大哉問:設計是什麼?

「真正的藝術作品是人類運用經驗所製作出來的成品。」蘭德引用了查爾斯.范多倫教授所撰的《知識與歷史》一書,並接著說道,「但是美術館讓藝術脫離了日常經驗。」

蘭德的見解,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請回想,你上一次進美術館、逛設計展,是為了什麼原因?學校報告?拍照打卡?繁華裝潢的場地、昂貴票價設下的門檻,漸漸地讓大眾認為,藝術是與日常無關的,是需要仰頭凝視以體現個人格調的裝飾品。美術館的存在扼殺了大眾對於藝術設計的想像,漸漸將範疇縮小,侷限到只剩下建築、書籍、畫作與雕像。

藝術和設計是無所不在的,它可以在你的廚房,也可以是你脖子上掛的領帶,它就充斥在日常生活裡。「每樣東西都是設計。每樣東西!」但蘭德並未全盤否定美術館的存在,藝術設計是由經驗構成,進美術館的目的,是為了尋找那些自己沒有的經驗。正是因為這些經驗鮮少人擁有、相對珍貴,才會被奉為「傑作」。而我們花錢委託設計師、購買設計品,就是為了購買我們沒有的經驗。這才是藝術設計該被看待的方式。

設計師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幾個點、幾條線,一幅畫作完成了,一個Logo做好了。視覺設計看似是很輕鬆的一件事,這也是讓設計委託價碼一直爭論不休的原因。一張圖像背後,設計師所做的處理和努力,以及構成設計師個人品味、美學的生活經驗,是不可能讓消費者看透的。消費者一面質疑設計品的價值,同時卻又將欣賞藝術當作高尚的行為,煞是矛盾。

在試圖解釋設計的過程時,蘭德引用了《思想的方法》一書,來概括設計一項產品時,設計師的腦袋會經歷什麼樣的過程:第一階段是準備期,針對設計要解決的問題,做全面性的調查。例如,瞭解目標客群的一切、做實地觀察等等。

然而調查得再仔細,靈感也不可能蹦一聲地跳出來,此時進入醞釀期,把問題拋到腦後等待。「忘個一星期,或忘個一天,或隨便多久。」蘭德用隨性的語氣解釋,閱讀至此不禁讓人會心一笑,這是擁有多年經驗的大師才會有的餘裕。明明閱讀的是白紙黑字,卻好像真的看見一個充滿個性的人在眼前向你說話,這是語錄體最有趣的地方。

最後,等到想法終於浮上水面,便是積極測試可行性的時候,稱作豁朗期。但是設計並不是經過這三個步驟就能簡單完成的,只要可行性和視覺效果有任何一點瑕疵,都必須打掉重來,在以為問題解決的成就感和再度發現問題的挫折感之間來來回回。這段時間消耗的材料、需要涉及的經驗和專業知識、浪費的時間成本,便是轉化成為價值的依據。

平時設計師總是需要耗費許多心力向非設計背景的客戶解釋理念,透過大師的經驗,卻能將千言萬語濃縮在有著學術支持的三大階段。蘭德相當擅長透過直白的語言化繁為簡。這些難解的問題,即便是以語錄體逐字記下,也花不到幾頁篇幅,讓人佩服他的思維是如此簡潔、清楚。

瑕不掩瑜 躍於紙上的思想精華

透過語錄體的呈現,大師的思想和性格被文字雕塑得相當立體。蘭德雖活在上個世紀,但一如他的主張:「好的設計沒有過時的問題」,他在書內提供的這些思想,不論放在哪個時代都能幫助解惑,且耐人尋味。內容美中不足的地方在於,書本前半段蘭德與克魯格的對談紀錄牽涉了許多學術著作,以及一些設計專業概念,若非設計背景出身,或是未閱讀過學術著作的人來看,會稍嫌枯燥、難解,誤以為自己在讀深奧的哲學書籍。

但到後半段蘭德與大學生上課中的對話,可以感受到蘭德的用詞變得淺顯,談論的內容也較貼近基礎,同時又可以看到他活潑又毒舌的教學風格,是比較有趣的部分。如果能將前後半內容對調,不僅有引人入勝的效果,也能降低閱讀完全書的門檻,但本書的編排並非如此,稍嫌可惜。

除了內容的編排,再來是令人覺得諷刺的部分,這本談論設計的書本身的設計。閱讀實體書時,有一個很大的問題是,紙張的磅數過高,造成翻頁不易,為了更方便閱讀而使力扳開的話,便會看到裝訂線露出,不太美觀。視覺部分,以紅色與藍色搭配做出簡潔而強烈的視覺效果。這兩種顏色,讓人不禁聯想到經常選擇三原色做配色的德國包浩斯風格,而蘭德大師本人就是深受包浩斯風格影響,這樣的關聯性設計得十分巧妙。然而為了配色統一,內頁有些部份全部使用紅色,在視覺上看起來別緻,但閱讀起來稍嫌吃力。以使用者體驗出發,我認為本書設計得並不好。

德國包浩斯的特徵之一是三原色風格,保羅.蘭德深受包浩斯風格影響。(圖片來源/Amazon

撇開這些缺陷,本書仍然值得一讀,只要對設計有興趣,不論是學設計的學生,或是非本科人士,都能夠透過本書,一窺大師的設計觀。而且本書篇幅不長,還是以平易近人的口語對談組成,閒暇時刻翻閱一、兩頁,輕鬆地咀嚼這些被讚譽的思想精華,也是一大樂事。

記者 郭庭芸
記者好餓喔。 對惹如果你需要委託設計,可以去臉書搜15x15 studioㄛ
編輯 凃易暄
雪倫芬蘭定居中  
記者 郭庭芸
編輯 凃易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