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期

擺脫刻板印象 寬鬆世代又怎樣

【破繭而出的年輕世代】專題

《寬鬆世代又怎樣》描述三位生於寬鬆世代的男主角,雖然被社會貼上負面標籤,仍努力證明自我的價值。

擺脫刻板印象 寬鬆世代又怎樣

王貞懿 文  2018/04/01

寬鬆世代,在不同世代夾擊的社會環境中,如何才能逐漸被認可、在夾縫中求生存?《寬鬆世代又怎樣》談得不是生硬的大道理,而是藉由生活化的劇情,一步步攤開寬鬆世代的人生觀。

鬼才編劇筆下 道出世代樣貌

《寬鬆世代又怎樣》劇中三位男主角,分別是在食品公司上班的坂間正和、國小老師山路一豐、重考大學十一年的道上馬里布,三人皆是1987年出生,正好是2003年日本實施「寬鬆教育」的第一批。寬鬆教育的實施目的原先是希望每位學生能適性發展,不受過重的課業束縛,不再有成績排名,由第一變成唯一,因而縮減教科書內容、從星期六需要上半天課變成周休二日、不能填鴨式教學、甚至圓周率記到3就足夠了,然而卻因為這些教育改革,使得上一代的人認為他們不夠積極,因此常譏稱他們為「寬鬆世代」。

三位主角在生活上分別面臨不同的困境,由職場、愛情、家庭等不同方面描述寬鬆世代的各種價值觀。坂間因為下屬山岸犯錯而教訓他,卻被控告職權騷擾,暫時下放到一家串燒店當店長;山路與大學生實習老師互表愛意後,卻發現對方劈腿;道上與暫時非法滯留在日本的中國籍女子育有一名小孩,白天工作賺錢晚上則努力讀書。三個人偶然相識成為好友,時常一同分享彼此的生活狀況,並不時鼓勵對方,一方面也朝著各自的人生目標奮鬥著。

三位男主角左起分別為山路一豐(松坂桃李飾)、坂間正和(岡田將生飾)、道上馬里布(柳樂優彌飾)。(圖片來源/ゆとりですがなにか官網

《寬鬆世代又怎樣》為鬼才編劇宮藤官九郎的作品之一,他擅長將社會現象以真實但不沉重的方式呈現,直指人心的同時卻又不過分說教。他的另一部知名作《小海女》,也是以輕鬆正面、生活化的劇情帶出當年日本311大地震後,為復興東北地區的社會問題。也許剛開始看《寬鬆世代又怎樣》時,因為沒有緊湊的橋段以及間續不斷的高潮迭起,可能會覺得平淡無味,不過細看後反而讓人有種貼近生活的真實感,更能夠感同身受。此外,宮藤官九郎在角色性格刻劃上都十分鮮明,讓人印象深刻,也多虧能有眾多好演員支撐起如此的劇本,使得整齣劇變得更加自然,像是發生在你我身旁一樣的真實人生縮影。

寬鬆世代又怎樣 努力走出一條路

「所以說寬鬆世代真是不行啊。」這句話在劇中常被坂間的上司拿來揶揄,即使犯的錯誤很微不足道,像是沒有與同事先會合再一起前往拜訪客戶,這樣無傷大雅的失誤,卻被上一世代放大檢視,以寬鬆世代概而論之,替寬鬆世代的每個人貼上負面標籤。然而這樣的稱呼真的適合刻印在每個人身上嗎?

劇中巧妙安排多位上一世代的角色進行對比,有趣的是並非將他們塑造成一個完美的上位者,他們只是一樣會犯錯的平凡人,甚至有些比起寬鬆世代更為嚴重,像是婚內外遇、食品控管不當導致食物中毒。而這點也更為人性化,畢竟無論哪個世代,只要是人都會犯錯,每個世代也都會有能力好跟不好的人存在,若是將先入為主的世代印象加諸在每個人身上,可能會大材小用而無法讓社會更加進步,甚至因此引發世代衝突。所以應該以公平的眼光,及就事論事的精神看待每個人。

在《寬鬆世代又怎樣》中,可以看到男主角們努力證明自我的樣貌。坂間除了面對上司的職場壓力,還需要替下屬的不負責任賠罪,即使如此,也努力將每件事做到最好;山路在教導學生的過程中遇到許多困難,像是需要花大量時間額外輔導有學習障礙的學生,即使如此,也依舊保有教學的熱忱;道上因為只想考上東京大學,不想將就進入有把握能上的大學,為此重考了十一年,即使如此,也不放棄地利用深夜勤讀。他們在外人眼中雖是寬鬆世代的一員,然而他們的心態以及努力程度,卻與「寬鬆」無關,承受著以偏概全的世代刻板印象之下,依然不受外在因素的影響,努力做好自己的本分、活出自己的人生,無礙於社會,甚至對社會有益,那麼生為寬鬆世代又怎麼樣呢?

即使坂間已調離原先的工作崗位,甚至受傷行動不便,仍願意為了公司,以及替不甚積極的下屬解決問題,親自拜訪老客戶商談生意。(圖片來源/豆瓣電影

寬鬆世代及草莓族 年輕世代背負的汙名

《寬鬆世代又怎樣》描述的寬鬆世代,與台灣社會經常稱呼七、八年級生為「草莓族」的概念相似,且定義的年齡層大約都是1980年代出生的青年。台灣曾在1994年開始施行一連串的教育改革,目的與寬鬆教育類似,都是為了讓學生適性發展、減輕課業壓力,這樣的做法也與寬鬆教育一樣惹來非議,甚至被視為孕育草莓族的源頭之一。「我可從來沒覺得寬鬆啊!」坂間醉倒在地上喊出自己的心聲,雖然教育制度改變成一周休兩天,不過周末還是需要到補習班上課,就像是台灣補習班林立的文化一樣,學生白天到學校上課,晚上直奔補習班加強課業,就連寒暑假可能也得困在補習班內。在競爭的社會下,學習態度沒有因此變得寬鬆,更並非大人們所想的那般學習力低落,從而造就不學無術的草莓族。

寬鬆世代及草莓族,這兩個名稱都透露著社會對這個世代的既定印象,被貼上如此負面的標籤之後,似乎難以掙脫汙名化的命運。軟弱無能、不求上進、抗壓性低等等,時常被用來形容這個世代的年輕人,但每個世代所經歷的社會狀況其實都不盡相同,寬鬆世代及草莓族的處境與上一代也相差甚多,上一世代時,正好經歷經濟起飛時期,努力工作就會有一定的回報。然而輪到這個世代時,不但泡沫經濟剛好瓦解,接著又是次貸危機,整體的社會環境無法給與跟上一世代同等的生存空間,努力工作卻不一定能得到相對應的報酬,但還是會有盡力想證明自己的人存在,並且也不在少數,進而成為社會的支柱之一。

《寬鬆世代又怎樣》的主角們靠著自己的拚勁及實力,成功抹滅世代間的歧視,達成共存共榮的和平,雖然稍微理想化了點,不過和樂的畫面也有提醒的作用,在相異的社會環境下,無法談論不同世代之間的優劣,每個世代都有他的良窳,不需要一竿子打翻一條船,因為我們都活在「社會」這條共同的大船上。

記者 王貞懿
彰化人,但沒有每天吃肉圓,不過臉圓是真的。
編輯 賴昀君
現在是梅竹女排迷1號 兼任專訪特派員1號 還有只想睡覺與發愣的傢伙1號
記者 王貞懿
編輯 賴昀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