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期

箏開新視野 視障藝術家周進發

【他們的故事 身心障礙者】專題

聾盲藝術家周進發,在黑暗世界中,用古箏譜出屬於他的美麗色彩。

箏開新視野 視障藝術家周進發

簡嘉瑩 報導  2018/04/15

今年35歲的周進發自幼罹患先天性青光眼與耳道狹窄,不僅深陷於一片黑暗的世界,平常若沒有配戴助聽器,他的世界更將了無聲響,然而他並沒有自我放棄,反而以樂觀幽默的心化解生活上的種種難題,更成為一名古箏演奏家。曾在2016年與長榮交響樂團一同登上了國家音樂廳,現在則是於愛盲基金會擔任古箏演奏一職,繼續用古箏譜出美麗的人生樂章。

自幼失明失聰 家人「愛」相隨

梳理著俐落短髮,掛著靦腆的笑容,若是忽略他微睜的雙眼,看起來就像是一位無異於常人的開朗大男孩,他是畢業於文化大學國樂系的古箏音樂家——周進發。

周進發患有先天性青光眼與耳道狹窄,所以兒童時期就得面對開刀之苦與逐漸失去視覺與聽覺的事實。談起自己的失明經過,周進發的語調平靜,就像是講述著他人的故事,「兩歲時眼睛很痛,先去挖掉右眼,剩下左眼看的到;七八歲換左眼痛,所以就去開刀。」他表示左眼在開完刀後的情況並沒有好轉,只是暫緩疼痛而已,此後從本來可以看到會動的影像,漸漸地只能看清照片與顏色,之後更惡化成僅看得見微弱的光線。

今年35歲的周進發是一位聾盲古箏表演藝術家。(圖片來源/周進發提供)

小時候的周進發在開刀前唯一關心的事是「那以後我要怎麼看電視?」,在爸爸安撫並答應會告知他電視的內容後,周進發才放下當時對失明唯一的擔憂,「可能當時年紀還小,想的層面沒有到那麼遙遠,只會想到電視看不到怎麼辦。」周進發笑著說。

除了越來越退化的視力外,周進發也因為先天性耳道狹窄,在國小之後逐漸喪失聽覺,自國中開始配戴助聽器,才讓他還能聽見古箏美麗的旋律,這也讓周進發更珍惜每一次的古箏演出機會。

儘管從小漸漸失去了視覺與聽覺,且家人對周進發在生活上的幫助也有限,但來自家人的關愛與陪伴卻沒有少過。過年回屏東家鄉團圓時,除了彼此聊天聊得很熱絡外,當家人聽到他在台北各處受邀演出時,也會給予鼓勵與支持,對周進發來說這就是最珍貴、最幸福的時刻。周進發表示在視障朋友圈中,有些人就沒辦法像自己一樣有個溫暖的家庭,可能因為視障給人麻煩與不便的印象而無法被包容與接受,反觀自己的家人卻能在一路上給予滿滿的關愛與陪伴,周進發笑著說:「真的很幸運能夠出生在這種家庭。」

酸甜苦辣 一笑而過

身為一名視障者,周進發從國小到高中均就讀啟明學校,同學都與自己狀況類似,因此互動上沒有太大問題。到了大學就讀文化大學國樂系時,儘管是除了幼稚園以外第一次與一般學生相處,他仍靠著幽默開朗的個性與同學相處融洽

周進發表示,大學同學都很照顧他,會在上合奏課時幫他把笨重的古箏搬好,才讓他進到教室內練習。周進發平日也會跟同學一起開玩笑,並講笑話讓氣氛和樂,因此總是團體中活躍的開心果。周進發認為只要主動與別人聊天、待人有禮,別人也會很樂意與自己當朋友。

出社會後也有不少讓他溫暖的事:不管是自己等公車或是搭捷運時,都會有熱心民眾詢問他的目的地並且陪同等車,讓他十分感動。印象最深刻的是部分計程車司機得知周進發是視障後就不願跳表計費,將他免費送往目的地。然而周進發深知司機也是賺辛苦錢,於是下車時會將一百元塞進後座椅背,當作對熱心司機的感謝,「不能因為自己視障就去佔人家便宜。」周進發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

然而,生活上還是難免會因為視障的身分遇到困境,也難以避免他人好奇的異樣眼光。但他說因為自己視障的關係,若身邊的人沒有告知,也不知道他人怎麼看自己。有一次與另一半在餐廳吃飯時,另一半告訴他一直有人在看他吃飯,周進發就幽默地表示:「沒關係啊,我在示範視障者怎麼吃飯啊。」周進發相信大家沒有惡意,會多看兩眼多半只是好奇,他也不介意。

即使身為視障需要付出更多的練習時間,他仍然要求自己盡力準備好每一次演出,但另一個困擾他許久的部分,是偶爾在接表演邀約時,少數工作夥伴表現的誠意不足,有時直接避諱演出費的討論,有時不願在事前多做演出前的溝通,也不願做演出後的檢討,不管是經驗不夠或是觀念不對,都讓他覺得很遺憾。畢竟身為視障者的他都肯如此努力,其他工作夥伴卻沒有以相對應的態度來面對工作,令他十分難過及挫折。

儘管生活有笑有淚、酸甜苦辣,周進發仍樂觀表示「關關難過關關過」,將失明與失聰所帶來的考驗當成人生的一部份,「難過時我也是隔天就好了。」

恩師扶持 踏上音樂之路

與古箏的初次相遇,是在小時候聽著伯牙與子期的故事中,被背景音樂的古箏旋律所深深吸引,從那時就決定有朝一日也要用古箏彈奏出美妙的樂曲。

然而,還未正式學習古箏前,連啟明學校教他二胡的老師都不看好他,認為周進發同時有視障與聽障的問題,怎麼可能從兩條絃的二胡轉而學習二十多絃的古箏?但因為阻擋不了周進發學習的強烈意志,三年後二胡老師終於願意帶他去拜訪他的第一個古箏啟蒙老師——陳美君老師。周進發表示當自己第一次摸到古箏時,就知道「可能要跟著它一輩子」,果然也從那時開始與古箏展開至今二十年的不解之緣。

儘管學習古箏有興趣扶持,但也不是一帆風順。周進發回憶道,陳美君老師的身體不是很好,後來因為耳朵中風所以沒辦法繼續教導他,古箏學習之路因此被迫中斷一兩年;直到大學重考那年遇到了第二位恩師——吳習鳳老師,才把他之前中斷學習所生疏的技巧補回來,周進發也才能如願考上文化大學國樂系,並結識至今的恩師——劉虹妤老師。

對周進發來說學習過程中最困難的部份就是「抓絃」,也就是當兩段旋律在古箏上的位置相差太遠時,會比一般人還要難判斷正確的位置,也要花上更多的時間練習。因此過去學習時,老師都會幫周進發事先錄音好,他再回去一小節一小節地背,有時候還得搭在老師的手上,用每一根指頭的位置去感受每一個指法,反覆練習去彈奏好每一首曲子。

即使因為視障的關係,學好一首曲子最長可能要花上一兩年的時間,周進發仍表示「興趣就會克服一切」,而現在他也因為古箏表演,有幸親臨許多大舞台,與一些有名的交響樂團合作,並去高級飯店、博物館甚至國外等地演出,周進發笑著表示,「古箏就像我去各地的通行證一樣。」他也感謝一路上相伴的古箏恩師們。

「箏」開夢想 點亮希望之光

說起現在的夢想,周進發笑著表示希望能夠讓古箏與其他藝術團體,像是偶劇團進行跨藝術的合作,除了推廣古箏外也為了要有更多創新的表現,才能在古箏的表演路上走得更長遠、更穩健。而周進發也用他樂觀的性格鼓勵其他同樣視障的朋友,「做任何事都可以,要充實自己、要有目標,不要因為看不見就自怨自艾,視障者可以做的事情還是很多。」

古箏表演藝術家周進發將帶著自己對古箏的熱情與對生命的熱愛,繼續朝著音樂之路邁進,在自己黑暗的世界中,用古箏為自己點亮希望的光芒。

記者 簡嘉瑩
我想去看極光。
編輯 陳咨諭
好累ㄛㄛㄛ
記者 簡嘉瑩
編輯 陳咨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