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期

找尋文化和環保的平衡 邵璦婷

【天燈施放 傳統文化與環保的角力】專題

邵璦婷與團隊成員一同研發環保天燈,在文化、環保與經濟之間找到一條新出路。

找尋文化和環保的平衡 邵璦婷

吳佩芸 報導  2018/04/15

今年,「環保天燈」成為一個熱門的關鍵字出現在各大媒體上,此研發計畫是由文化銀行所執行。文化銀行長期致力於文化資產保存,並帶動文化復興。作為文化銀行共同創辦人的邵璦婷,同時也是「環保天燈計畫」的一員,她在計畫的推廣上始終不遺餘力,不論是過往《台客劇場》的影片或是TEDxTaipei的演講,都能看見她侃侃而談的身影。

邵璦婷不吝分享環保天燈的計畫內容。(圖片來源/吳佩芸攝)

傳統天燈的正反評價 研發的開端

在台灣早期的農業社會,先民以開墾為生,對他們來說溫飽與豐收最為重要,所以每年的元宵節,也就是春耕季節之始,他們都會在廟宇施放天燈,向上天祈求一年的希望。而天燈在台語也和「添丁」的音相似,藉由這樣的祈福方式,先民期望能為家中「添丁」,增加勞動力。

隨著時代變遷,施放天燈這樣的風俗漸漸成為平溪當地在元宵節必有的活動,而這項文化慶典也走向了國際舞台。2011年的電影《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2016年的觀光宣傳片《Meet Colors!台灣》等,在在都能看見天燈的文化意象,而施放天燈更曾被CNN譽為最值得做的52件新鮮事之一。代表著希望之意的天燈成為許多人認識台灣的重要指標,但隨著平溪觀光產業的興盛,天燈對於環境的破壞也一再被提起。

邵璦婷表示,最初會關注到天燈議題是在2016年的時候,「我們發現每次快要到元宵節的時候,網路上就會有正反兩方對於要不要放天燈的爭吵,非常的激烈。」其中一方的立場認為天燈並不環保,應該被禁止,而另一方則主張天燈是台灣的傳統文化,應該要被保存。對於這樣你來我往的言論,邵璦婷說道:「如果因為牴觸了環保的價值,然後天燈消失的話,是非常可惜的。」也因而讓她與團隊成員產生研發環保天燈的構想。

兩年時間 創出二代環保天燈

自2016年開始,環保天燈團隊著手尋找適合的材質以及嘗試各種不一樣的結構,並前往十分向老師傅學習做天燈的學問。第一代的環保天燈在2016年底被做了出來,是由天燈紙、鐵絲、膠帶和竹子所組成。有別於傳統天燈底部為鐵絲支架,他們選擇以天然竹材組成外框,並在天燈紙上增加助燃劑、引線,協助其燃燒分解。

然而,經過團隊的初步計算,施放一顆環保天燈會產生1.28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我們就想有沒有什麼方式是可以不用通過燃燒,比如下一場雨,就能(將天燈)融化掉了」邵璦婷說道。他們決定進行糯米紙實驗,希望能取代原有的紙質,可惜的是,糯米紙太過脆弱,且只要天氣一潮濕,它就會產生黏性影響組裝,連帶的想在紙材上加入枯草桿菌使天燈更快速分解的點子也無法實行。

直到今年3月,團隊才推出第二代環保天燈,並在十分試飛成功。第二代環保天燈最大的突破在於他們將底座的竹材改為回收紙漿,讓整顆天燈都是紙做的,較容易在高空中完全燃燒掉,改善了傳統天燈掉落山林後難以分解以及落下過程中造成事故的狀況。問及整個研發過程中的動力來源,邵璦婷說:「它就只是我們覺得是對的事情,然後要做下去,就是這樣。」

第二代環保天燈進行試飛測試。(圖片來源/邵璦婷提供)

確立碳平衡機制 展開募資計畫

目前,第二代環保天燈為團隊手工黏製的樣品。整個製作過程需要兩個人力配合才能在一小時內完成一個天燈,還不包含準備材料等的時間,非常的費時,且天燈整體的穩定度也會受到影響。於是他們展開募資計畫,希望能透過開模製作出一體成型的天燈支架,改善這樣的問題。

實際手工黏貼第二代環保天燈的支架。(圖片來源/邵璦婷提供)

雖然無法做出一款施放後不會有二氧化碳排放的天燈,但團隊想出了一個替代辦法,「你每買一個天燈,裡面就會有一部分的基金拿去給專業的種樹團隊,讓他們選地種樹和維護。」期望透過短、中、長期對碳平衡機制的規劃,降低生態負擔。

問及募資結果若不理想的作法,邵璦婷表示可能會選擇政府補助或自己籌錢作生產,「募資不順利就沒有錢,沒有錢就沒辦法做。」而對於嘖嘖杯事件造成環保提案可能的負面影響如何因應,邵璦婷說:「在上線之前,我還很擔心,後來發現完全沒有(影響)。」並提到去年一整年,只要跟環保相關的募資專案,其實成績都非常亮眼,「它(群眾募資)的特權就是這麼大,要買的人就是會買。」

談及第二代環保天燈是否會是他們產出的最終型態,邵璦婷說:「我覺得它是現在的最佳解,但是未來如果有更好的材質出現,或有成本更低但效益更好的做法,我們都不排斥做更多的優化和創新。」

傳統文化的保存 回歸人們生活

對於未來規劃,邵璦婷表示天燈開模不是一次就會成功,團隊須先試驗第一批樣品有沒有需要調整的地方,後續才能進行其他模型的製作。另外,如何真正能夠前往平溪販售也是一大難題,除了需要通路以外,他們也極需提升業務相關的能力。

「我們一直以來都是希望能夠跟在地店家合作,共同把天燈的這個品牌文化做再升級。」邵璦婷觀察到一顆天燈賣150到200塊,遊客幾個人放一顆,分擔下來的錢並沒有多少,「這件事情根本就不合理,這完全只是在消費我們的環境和文化而已」,而當地店家削價競爭的結果,也讓他們賺不到什麼錢。

她認為環保天燈是一個活化平溪的契機,透過販售環保天燈,店家可以獲得比較高的利潤,並提供更好的產品,「過去平溪的一些礦業歷史,還有在地的一些自然風景都是很值得遊客去探索的一個部分,但現在完全沒有跟這些東西相關的套裝行程出現。」邵璦婷覺得這對平溪的旅遊業才是一個慢性自殺的狀況。

近期,團隊已經有和居住於十分的兩位老師傅談合作,他們都很願意幫忙寄賣,也提到這並不是長遠的辦法,「我們還是希望未來某一天,這個環保天燈能夠實際進到平溪十分的市場裡面,然後有人在那裡販售我們的天燈。」此外,邵璦婷表示其實在日本、韓國、東南亞、 歐洲、中國大陸等,很多地方都有放天燈的活動,「開始募資之後,也有很多國外的廠商洽詢說能不能做天燈的代理」,所以他們後續也會希望把環保天燈賣到國外。

「我希望最終傳統文化能以某種形式保存下來,甚至是可以回到人們的生活裡面。」邵璦婷面帶微笑地說道。

記者 吳佩芸
對美食毫無抵抗力,熱愛旅行、體驗各地文化。
編輯 王貞懿
彰化人,但沒有每天吃肉圓,不過臉圓是真的。
記者 吳佩芸
編輯 王貞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