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期

為人為己? 女性化妝之爭

【化妝、性別與社會】專題

女性與化妝自古以來便難以切割,然而在時代演變下,化妝對女性的意義和功能逐漸改變,但究竟誰擁有主導權?

為人為己? 女性化妝之爭

簡梵軒 文  2018/04/15

試著想像一下:你是一位女性,被外界要求每日帶妝,否則破壞社交規矩,然而你對化妝一竅不通且毫無興趣;又或者,你喜愛化妝且樂此不疲,頂著自己的得意之作出門,卻總被他人品頭論足。相信以上情境對任何人都是不愉快的,更何況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女性長期背負著必須美觀的社會期待,卻往往遷就於「別人認為的美」,為個人發聲的機會一次次受到打壓。隨時代進步,社會風氣日漸開放,女性於化妝的身體自主權也慢慢提升,但對化與不化、淡妝或濃抹,爭議持續發燒。

化妝與否 誰來定奪?

自古以來,化妝打扮對女性而言一直是一項重要的活動,從「為悅己者容」,到因應工作、社交需要,抑或作為展現自我價值的手法,化妝的意義因背景條件而有所變化,隨之衍生的討論和爭辯亦在網路上時時開打。許多人透過化妝妝點自身、掩蓋缺點,期望以更好的狀態面對外界的舞台,然而卻連帶引起了「化妝是種禮貌?」的辯論,部分人認為不化妝出門便是邋遢、不修邊幅,而另一派人則表示,化妝僅為讓外表更亮麗,並非必要,穿著乾淨整齊即是有禮。

對此,台大學生KiKi認為:「上學化不化妝完全是個人興趣,但在正式場合,化妝感覺就是必要的,化妝在某些方面代表你對這件事情的在意程度。」政大學生老魚也表示:「總體而言,我認為化妝跟服裝一樣,依據各種場合的自由程度而定,而非隨時隨地強加在所有人身上。」綜觀以上,化妝的「任意自主」及「必要性」可以同時並存。

與「化妝是禮貌?」相關討論,在網路上為數眾多。(圖片來源/Google搜尋截圖

女性化妝 男性凝視的焦點

然而弔詭、同時又不令人意外的是,置喙女性是否化妝的,往往包含許多男性,他們時常希望女性擁有無瑕的外表,又不喜愛女性「看起來有化妝」,殊不知他們理想中的素顏卻是「全副武裝」,對此現象,不少女性提出不滿,認為男性自己無需化妝,卻試圖左右女性的自主權,既不合理亦不公平,政大學生老魚提到:「覺得女性沒有保持比男性更完美的形象的義務。」表示不應只將矛頭指向女性。

此外,亦存在認同女性化妝,但僅接受淡妝的男性意見,對此交大學生Darren表示:「如果是正式場合,化妝是禮貌沒錯,但是不可以太濃,我會解讀成他們對自己沒自信。」女性化妝某種程度上成為男性凝視的角力,然而暴露於社會眼光之下,個體受到不同言論批判是為必然,人們有意見自由,亦有行動自由,即使受到男性觀點的擠壓,女性也可能找到突圍的破口。

男生以為的素顏,往往是「全副武裝」。(圖片來源/I’m Charlie youtube頻道

淡妝濃抹總相宜?

另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化了過濃的妝,其效果與不化妝有時是相似的——兩者皆有不受認同的風險。濃妝如過猶不及,有時甚至更受到大眾的反感,亞洲社會尤為明顯,這點或多或少反映注重群體的社會風氣,太突出的人事物往往容易受到異樣眼光,再者,也與社會整體審美有關,偏好內斂女性氣質的亞洲,面對奔放熱情的歐美自然較難適應。當然,並非所有人都抱持相同看法,政大學生柚香金萱認為:「上妝的人自己喜歡就好了,即使有批評也會放在心裡。」

女性化妝與否、濃淡如何時常受社會主流價值影響,而相較亞洲的保守內向,歐美社會風氣較開放,對妝容濃淡的容忍度亦較高,若將歐美妝搬至亞洲,想必造成不小的衝擊,然而近年來不少亞洲族群開始向歐美妝容靠攏,漸漸的帶領起一股欣賞濃豔妝容的風氣,這點對社會多元化無疑是好現象,顯示在時代進步的洪流中,人們願意敞開心胸,接納與認知大相徑庭而新奇的價值觀。

歐美妝容(左)與亞洲妝容(右)比較示意圖。(圖片來源/It’s Jcnana 蒨蒨 youtube頻道

被忽視的潛力 提升認同的可能

跳脫禮儀的爭辯,化妝已從單純增進美觀的「工具傾向」逐漸轉變成展現自我價值、創意的一種手法,現今將化妝視為一種娛樂嗜好的人也不在少數:每日的妝容都有如一身搭配獨到的衣服、或者一道精心烹調的菜餚,蘊含化妝者對自己理想樣貌的期待與實現。

化妝與服裝搭配同理,皆可能提升自信與自我認同。(圖片來源/pixabay

或許部分人將化(濃)妝視為化妝者的自信不足,我們無法斷定這與事實完全不符,但若透過上妝即可找回自身勇氣和自信,那麼又為什麼如此排斥、否定其價值呢?就如同投入運動改變身材、透過服裝搭配改變風格,化妝同樣擁有賦予更高心理、生理狀態的潛力,如此的優點不應被醜化與侷限,或許人們應以嶄新、開闊的眼光重新認識化妝的藝術,會是更好的選擇。

考量到背景因素的多元性,以及對他人身體自主的尊重,單以「禮貌」論定化妝的意義或許不夠周全,人們時常說「看場合穿衣服」,化妝也是相同道理,在需要之時能妥善運用,在能自由發揮之時,則全由自身意願。在不傷害他人的前提下,人人擁有掌握自己外表的權利,縱使可能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聲音,或悅耳、或刺耳,這代表社會價值的衝突,更應證其多元性,看似障礙,卻有機會成為改變的契機,思想在彼此競爭與切磋下進步,可以期許某日,化妝不再是爭論不斷的議題,而是大眾習以為常、果斷包容的生活的一環。

記者 簡梵軒
無貓不歡,無繪畫不歡,無芭樂不歡。  
編輯 蕭巧昱
吹毛專員 不易是不改變
記者 簡梵軒
編輯 蕭巧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