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期

「殺起來」 網紅現象病態化

【人人都能當網紅?網紅勢力起飛】專題

兩位高中生網紅為求出名而對身邊的人痛下殺手,使人省思網紅勢力與網路言論的可信度。

「殺起來」 網紅現象病態化

黃珮瑄 文  2018/04/22

恐怖片《姐姐妹妹殺起來》(Tragedy Girls)於2017年12月上映,以黑色喜劇的方式描述高中生網紅為求知名度而展開殺戮行動的荒謬故事。

為了獲得粉絲,你願意不擇手段嗎?

雙面網紅 為求關注殺無赦

在社群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想要出名並非難事,然而該如何從最基本的素人成為網紅,或是成名之後要如何維持人氣,其實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電影《姐姐妹妹殺起來》中的兩個女孩賽蒂(Sadie)及麥琪拉(McKayla)夢想替自己創造知名度,並成為網路紅人,因此於Twitter上成立@TragedyGirls頻道,調查鎮上的連續謀殺事件,期許內容能夠為頻道創造知名度,然而卻遲遲無果。兩人卻在意外中發現,若是由自己製造出謀殺案件,並透過網路延燒話題,似乎才是引發大眾關注最有效的方法。 

在無人知情的情況下,兩人殘暴地殺害多位鎮民及同學,甚至當消防員艾爾在公開場合奪走兩人的風采時,賽蒂和麥琪拉也決定痛下殺手,一方面將鎂光燈移回自己身上,一方面也在@TragedyGirls上呼籲大家悼念艾爾,扮足正邪兩方的雙面人。除了在Twitter上警示下一件謀殺事件的可能性,兩人更在鎮民大會中要求政府重視謀殺事件、避免憾事再次發生,受到大批粉絲與鎮民的支持。線上及線下皆維持著「捍衛小鎮、關心公共議題」的形象,使賽蒂和麥琪拉兩人嘗到走紅滋味,最後更順水推舟,以網紅之姿出書、拍攝電影。

片中不斷出現Twitter或iMessage的對話框,暗指現代人被社群媒體綁架,對網路成癮。賽蒂和麥琪拉的對話中也能看出兩人過度在意關注度和貼文被Retweet(Twitter的轉推功能)的次數,如同時下的人們追求社群網站上的高讚數、愛心數及分享數,或在發文時附上大量Hashtag以求更高的關注率,被無謂的虛榮心牽制,社群媒體儼然成了點閱率的競技場。

賽蒂和麥琪拉手機不離身,時時刻刻關注社群網站。(圖片來源/IMDb

只為了多一個Retweet而展開殺戮行動,究竟值不值得?本片劇情看似荒謬,實際上卻表現出網紅為求知名度而不擇手段的病態現象。時下不少網紅皆小有名氣,但相較於明星的高關注度,網紅為了增加知名度,時常需要自行製造話題以博取關注。若網紅為博取版面,而做出負面行為或言論發表,無論是傷害自己或是毀謗他人,便容易本末倒置。如大陸極限運動網紅吳永寧,因攀爬建築物進行高空極限運動而走紅,為此獲得打賞、賺錢的機會,卻也因此從62層樓失足墜死,網紅人生就此殞落。縱使如此,不少網紅為了人氣或商業行為,仍舊用盡方法奪取眾人目光。

網紅影響力大 難辨真偽

隨著鎮民恐慌擴大,賽蒂和麥琪拉依舊持續自導自演,而@TragedyGirls的關注度從最初寥寥無幾轉為直線上升。導演在這個部分幽默地用前後對比表達出人現實而醜陋的一面,最初對麥琪拉不理不睬的同學,事後態度轉變,視她為偶像,新聞媒體也從原本完全不搭理,轉而爭相報導。

事實上,網紅的意見領袖身分確實不容小覷,一旦博取粉絲的信任,便能夠順勢影響思考,或者帶動風向。然而,當越來越多人依賴、信任網紅,便會變得無法正確判斷訊息的真偽。以法國網紅Louise Delage事件為例,150張照片看似甜美而生活愉快,卻在Instagram帳號成立兩個月後自行公布自己為虛擬帳號,真正目的是在每一張照片裡默默置入「酒」的意象,喚醒年輕人對無意間酒精成癮的警覺性,而兩個月間7.6萬的粉絲皆未懷疑過其真實性,讓虛擬帳號輕輕鬆鬆侵入生活。

因此,縱使片中賽蒂和麥琪拉的計畫荒誕不經,說謊的成分遠超過事實,出現不少破綻,卻沒有人親自查證真偽,完全信任兩人在網路上偽裝出來的正義之辭,直至最後,都沒有任何鎮民或同學知道兩人的雙面人身分。

此外,網路世界依舊享有極大的言論自由,其言論是否對現實生活造成影響皆無法明確證實。片中的校長與警方在調查謀殺案的過程中說過:「如果你想在Twitter上逮捕這兩個孩子的話,請自便。」但實際上警方卻無力可為。原因是賽蒂和麥琪拉兩人在@TragedyGirls上發布謀殺照片、呼籲鎮民注意自身安全的言論,雖然使人心生不安,但警方卻無法因為短短的幾則網路訊息,而認定兩人是否構成恐慌罪或違反法律。網路世界匿名性高,線上與線下的關聯性也不容易掌握,因此,無法辨識是否觸法亦無法阻止散布言論的情況下,三人成虎現象或是網路霸凌皆可能應運而生。

顛覆刻板恐怖片 拍攝手法新穎

除了網紅題材新穎之外,電影《姐姐妹妹殺起來》不同於《牠》或《安娜貝爾》等傳統的恐怖片,以「恐怖人物」作為主要賣點或讓鬼魅貫穿全片,反而以兩位外貌及魅力兼具的女孩為殺人主角,製造出甜美女孩與連續殺人犯的反差感。

同時,本片破除恐怖片的黑暗形象,以青春活力的高校生活為背景,繽紛的色調為基底,在畫面設計上使用許多大膽而豐富的色彩,較少出現陰暗的畫面,加上總是胡亂噴射的血漿,整部片並沒有過多恐怖的氣氛,反而呈現一種搞笑的既視感。就連肢解、鋸頭、正面噴發鮮血的殘暴畫面,都給觀眾一種過度誇張、甚至荒誕的感受,並可以感受出導演並沒有意圖營造恐懼感或噁心感,而是很純粹的用誇大手法講述病態的網紅現象。

殺害好友Jay後,賽蒂和麥琪拉戴上螢光色的面具。(圖片來源/IMDb

賽蒂和麥琪拉的形象也刻劃得十分鮮明,其中導演運用許多特寫鏡頭強調賽蒂和麥琪拉的臉部表情,觀眾可以從微妙的嘴角抽動,察覺兩人未直接說出口的情緒。此外,當有下一步殺人計畫、或是情緒堆積至最高點的時候,導演多次使用到Dolly Zoom(又稱Vertigo shot)的鏡頭,在主體大小不變的情況下,讓背景縮小,讓賽蒂和麥琪拉的臉部表情更加明顯,帶領觀眾進入兩人的情緒當中,也更能夠表現出空間感,營造出陰森、奇異的氣氛,使人期待兩人接下來的殺戮計畫。

不只是恐怖片 反思十足

撇除主線的劇情,片中亦有不少黑色幽默的元素穿插其間,使人在殺戮不斷的情節中會心一笑。如上班時一板一眼、卻在休息室偷喝酒或抽菸的美艷女老師,或是遇見名人一定要拍照、打卡的青少年等,皆反應了現實中的人類形象。

《姐姐妹妹殺起來》中自導自演、殺人賺人氣的情節確實荒謬絕倫,然而卻將病態的網紅現象表現得極致,諷刺青少年想成名的渴望,以及過度沉迷於網際網路世界的亂象,發人深省。同時也使觀眾反思,網路謠言是否能夠全盤相信,唯有智者能夠在漫天的訊息中找到真相。

記者 黃珮瑄
要能全力以赴,也要能適時休息;要能照顧別人,也要能好好愛自己。  
編輯 楊佩臻
可遠觀,不可近看。 貓狗鼠都喜歡,只要有萌到我。
記者 黃珮瑄
編輯 楊佩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