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7期

傳統產業 跨越世代再轉型

【竹塹工藝傳承與沒落】專題

世代更迭,傳統產業接班問題逐一浮上檯面,不僅是新竹,放眼整個台灣傳產皆面臨此困境;本文將探討台灣整體傳統產業式微原因,以及從年輕世代的角度出發,打破保守思維進而對傳統產業提出轉型辦法。

傳統產業 跨越世代再轉型

林育平 文  2018/04/29

2018年年初,勞基法修正草案「一例一休」正式上路,規定提高勞工休息日須給予的加班費,讓中小型企業和傳統產業的員工待遇再次浮上檯面。由於一例一休所帶來的人力成本大幅增加,許多傳統業者因無法承受過高的加班費,陷入不敢接單、多接多虧的困境;更不畏言,在現今科技迅速發展的社會下,若僅是從事傳統產業養家糊口,確實挺有難度,因此在種種夢想與麵包之間的衡量抉擇下,年輕人往往對於傳統產業望而卻步,一些傳統技藝也只能端看後嗣傳承。如此勞動力下降及欠缺具備專業技能人才的窘況下,恐怕致使傳統產業傳承出現大斷層。 

何謂傳統產業 與時俱變的規範和定義

欲瞭解台灣傳統產業的現況,首先需要定義何謂「傳統產業」。根據行政院主計總處的統計資料,主要將產業分為「農、林、漁、牧業」、「工業(製造業)」以及「服務業」三大類,也就是俗稱的一級、二級、三級產業。然而這麼多分類中,我國在產業經濟統計上卻對傳統產業沒有明確規範,民眾對於傳產也有不同的見解;其中由於近年來因國內資訊電子業快速成長,股市交易資金八成集中在電子產業,致使民眾誤將資訊電子業以外的產業全都視為傳統產業。

對於傳統產業的模糊規範,經濟部在2010年制訂《提昇傳統產業競爭力方案》,將傳統產業劃分為「新興重要策略性產業以外的其他產業」,也就是除了經濟部於已廢條例《促進產業升級條例》 內所選定的「對經濟發展有重大效益、風險性高且極需扶植之新興重要策略性產業」,如:精密機械設備工業、生醫及特化工業、積體電路設計業等以外的產業,均屬於傳統產業。此一定義方式則是將製造業區分出的「傳統產業」、「基礎產業」和「技術密集產業」中,未屬於《促進產業升級條例》獎勵的產業項目明確定義。然而,由於現今科技發達,新興產業之產品瞬息萬變,「新興重要策略性產業」是否會有變動,則是未知的。

文憑主義至上 致使傳統產業缺工

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李錫錕日前曾在經營的YouTube頻道——《Power錕的紙牌屋》談到傳統產業缺工離不開三大主因:經濟轉型、文憑主義盛行以及政府忽視技職教育,以此探討台灣許多名揚國際的傳統產業,卻因面臨缺工問題而被迫關門大吉。

李錫錕教授於〈Power錕的紙牌屋〉開講關於傳統產業式微的三大主因。(影片來源/Power錕的紙牌屋

不僅是台灣甚至放眼亞洲,仍有根深柢固的傳統士大夫觀念,「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深植人心,極度崇尚文憑主義的意識型態下,容易讓整個社會的價值觀對於「學習」產生嚴重扭曲。鐘響下課時分,總能看見沙丁魚般學生潮湧上公車,多半學生並不是回家,而是匆匆奔往補習班;課堂上老師最常耳提面命的,不是考試重點,而是哪位學長姐考取明星高中、大學是多麽令人驕傲的事。曾於國中升學時期報名全科補習班的林同學表示:「當時老師不斷強調讀高職是很丟臉的事,所以就算不快樂還是得硬著頭皮報考高中。」

值得一提的是,近幾年來的政府組成都是由重視文憑的高知識份子作為領導者,因此一旦掌握政權後,也自然而然將文憑主義滲透進政策。回顧教改二十多年以來,廣設大學、輕忽技職教育,讓原本想從事技職的學生也不禁打退堂鼓。某些普通高中、大學存在明星學校的光環,成為國家資源的匯集地,使得人人趨之若鶩;若政府能將同等資源投入於發展技職學校,致力技職教育復興,才能讓我國的技職教育死灰復燃。

世代流變 兩代工作模式大不同 

面對科技時代社會的瞬息萬變,如何為式微的傳統產業注入活水,成了首當要件;除了從教育著手,也必須懂得年輕世代在從事傳統產業過程中究竟面臨什麼問題。近期,網路論壇PTT有則貼文探討傳統產業少為人知的一面,引發鄉民熱烈迴響。傳統產業與現代產業形式上最大的不同,在於傳產的師徒傳承;過去時代科技並不發達,許多技術與流程無法數據化,只能端看老師傅的言語口述與實作演練,甚至必須察言觀色老師的喜怒哀樂,才有機會從師傅手中接收到技術教導,致使年輕人盲目的執行師傅交代的非本業工作。

鄉民於PTT上陳述關於世代間的工作模式極大的相異處,引發熱烈迴響。(圖片來源/批踢踢實業坊螢幕截圖)

「我以前就是這樣過來的。」短短一句卻堪稱是年輕人對師徒制感到最無奈的話。坦白說,現今社會步調已不再似從前,講求快速與效率的時代不可能再遵循過去「戲棚站久就是你的」作業模式;但說穿了人各有私心,部分老師傅也因害怕技術被學走而不願再教年輕人,即便再有耐心的年輕人也會因毫無長進選擇離去。

注入現代活水 傳產技能與精神永存

傳統產業發展至今位居於弱勢,科技的發達與流行驅使價值觀的改變,讓不少傳統產業面臨後繼無人的窘境;然值得慶幸的是,政府與部分民眾漸漸對傳統產業保存意識抬頭,擺脫過往倚靠老師傅的經驗法則,進一步提出將傳統產業數據化,意指將老師傅的經驗具體化為科學數字根據,不論是在傳統產業的傳承上,或是確保製作過程中各項參數的正確性,皆發揮了相當大的功用。

前行政院長毛治國曾說過:「天底下沒有夕陽產業,只有沒有競爭力的產業。」傳統並不是舊,傳統不過是相對於當今電子產業所區隔的產業分類爾爾,若傳統產業能試圖與現代技術結合,透過科技將傳統產業再翻新,相信必定能將傳統產業的技能和精神在在傳承後代。

傳統產業如何轉型再出發,不僅是政府責任,更是人人有責。(圖片來源/Peakpx)

記者 林育平
仍在等靈魂慢慢長出來
編輯 嚴銘浩
傳科系大三學生,偶像是周星馳。
記者 林育平
編輯 嚴銘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