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期

二刀流魅力 大谷風潮席捲全球

【台灣好「棒」——國球總體檢】專題

近來棒球圈最火熱的話題無非是大谷翔平又投又打的二刀流表現,其魅力究竟何在?看棒球界為何都在瘋二刀流。

二刀流魅力 大谷風潮席捲全球

鄭頎 文  2018/05/06

全壘打和三振是棒球場上投打天秤二端最讓人熱血沸騰的二個元素,每個棒球員的夢想無非是能在同一場比賽中投出三振又打出全壘打並幫助球隊奪下勝利。然而在高強度的職業等級比賽中,能同時兼顧投球和打擊的球員實在屈指可數,在現代棒球分工明確的情況下更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

去年冬天,球迷和球團們的目光全聚焦在一位來自太平洋彼端,被稱為「日本的貝比魯斯」的東洋少年身上,期待大谷翔平如何向美國近一世紀以來根深柢固的觀念提出挑戰,在棒球界颳起一陣二刀流的旋風。

二刀流 最火紅的棒球術語

二刀流選手在棒球領域中代表投球與打擊工作都能勝任的球員,英文則稱此類球員為「two-way player」,二刀流的中文名稱源自日語,原指劍道中能使用雙刀作戰的武士,後來被引申為棒球場上投打雙棲的球員。

二刀流的情況在基層的學生棒球中並不罕見,時常可以看見學生球隊的王牌投手同時也是當家第四棒的情形,然而在升上職棒之後,這些選手因為體能與技術的原因,大多會選擇投打的其中一項作為職業生涯的發展方向。例如現在中華職棒富邦悍將隊的教練沈鈺傑,在職業時期被熟知的角色是一位強力左投,但他在高中時代是一位不折不扣的二刀流選手,更曾於1999年的世界青棒錦標賽對古巴隊打出全壘打。

事實上在職業棒球歷史中,二刀流也並非沒有出現過。在各國職棒草創期,由於選手分工尚未明確,有不少選手都身懷二刀流的絕技。最著名的就是美國的棒球之神貝比魯斯(Babe Ruth),他在1918年創下的單季10勝10轟紀錄至今仍沒有其他大聯盟選手能達到,直到這個一百年後的今日,在日本職棒曾二度達成此紀錄的年輕人大谷翔平發表挑戰大聯盟的宣言之後,才讓眾人對二刀流重返大聯盟賽場再次展開熱烈討論。

二刀流的始祖,棒球之神貝比魯斯。(圖片來源/MLB.com

「日本的貝比魯斯」 大谷翔平

洛杉磯天使隊的球員大谷翔平大概是近年在全世界棒球圈最火紅的人物,在職業賽場上又投又打的二刀流表現,簡直像是遊戲或漫畫中才會出現的情節。

這名年僅23歲的選手從踏入職業球壇那一刻起,就一直是媒體們鎂光燈追逐的焦點。高中畢業時本欲直接挑戰大聯盟,但北海道日本火腿鬥士隊堅守著球團「選擇當屆最好球員」的原則,提出一份厚達30頁的報告書為大谷分析直接到美國與先留在日本的各種利弊,並規劃一套完整的投打二刀流訓練計劃,才終於說服志在美國的大谷點頭加盟。

大谷翔平也不負期望地在自身苦練及鬥士隊的細心養成之下,在投打兩端皆繳出了頂尖的成績。除了創下日本職棒史上首次單季10勝10轟及日本最快球速的紀錄之外,更帶領球隊奪下睽違10年的冠軍金盃。在日本磨練了五年之後,鬥士隊也信守當初的承諾,幫助大谷以入札制度向大聯盟叩關。最終由承諾給予大谷在投打兩端最大發揮空間的洛杉磯天使隊獲得青睞,讓大谷在南加州的陽光下續寫他的二刀流傳說。

大谷翔平再次將二刀流話題帶回球迷生活中。(圖片來源/SportingNews

台灣是否也有二刀流?

當全世界都關注著大谷翔平能在大聯盟繳出怎樣的成績時,不免會有人反問,那台灣也有二刀流選手嗎?答案是肯定的。台灣的職業棒球確實曾出現幾位投打兼修的球員,例如兄弟象隊的李文傳和統一獅隊的莊景賀。李文傳是中華職棒史上第一位以投手、野手二種身分皆出賽過的球員,而莊景賀則是在台灣大聯盟及中華職棒聯盟都留下投打紀錄的超級工具人。

儘管二人都曾有屬於他們的輝煌時刻,但仔細觀察便會發現他們生涯累積的數據都不十分耀眼。李文傳在中華職棒七年的時間留下了6勝6敗、132.1局、449打席、76支安打的成績;莊景賀則是十年生涯橫跨了兩個聯盟,僅留下3勝2敗、86.1局、700打席、156支安打的紀錄。無論以投球或打擊的任一面向而言,二人都不會被和「明星」畫上等號,最多僅能代表台灣職棒歷史上也曾出現二刀流的事實。

二刀流的普及之路 困難重重

交通大學棒球隊總教練黃杉楹也曾為職棒球員,他認為打擊和跑壘對於投球帶來的風險太過難以預測,大谷去年就曾因跑壘導致腿部肌肉拉傷,休養了將近三個月,當年王建民的跑壘受傷更是台灣球迷心中永遠的痛。黃杉楹表示,職棒是很現實的舞台,底下的二軍有一堆人隨時等著取代你,一次受傷或許就足以成為球員生涯的轉捩點,這也是大多數選手到了職業層級後終究會接受投打分流的原因。

另一方面則是球隊方面的顧慮。在要兼顧投打的情況下,出賽的頻率會和一般的選手不大相同,球隊也因此必須做出相應的調動。例如天使隊在大谷加入後,顧慮到他還要以打者身分出賽而將投手輪值由五人改為六人,對其他習慣投一休四的隊友們調整步調多少也會造成影響。因為一個人造成團隊的更動,也讓球團不願輕易嘗試包含二刀流的陣容。

就選手本身而言,在投打兩方面的生涯成就也可能因為要兼顧兩種身分出賽而稀釋不少。即便是大谷翔平,在日本職棒的五年中,單一球季投球局數從未超過170局,獲得最多打席的一年也僅有382個打席。雖平均產能仍屬頂尖,但綜合來看,累積的數據還是偏少,也不免讓人感到婉惜,想著若是他能將其中一項天賦發揮到極致將能到達何種境界。

現實層面的問題也是大多數職業選手對二刀流敬而遠之的原因之一,當投打兩端的帳面數據皆不如只專精一項的球員時,與球團談合約便少了許多籌碼,進而對自身薪水造成直接的影響。

種種原因都使二刀流在現代職棒顯得十分窒礙難行。黃杉楹也不諱言,短期內無論在台灣抑或國外的職棒,二刀流的情況要變得普遍應該都很難。

台灣的大谷翔平 再等等

大聯盟因為大谷在日本的成功經驗,也開始嘗試讓投打兼備的選手在養成過程中繼續維持二刀流發展的可能性。去年坦帕灣光芒隊在第一輪第四順位選進的新秀麥凱(Brendan Mckay)就在小聯盟持續以投手及一壘手的雙重身分出賽,但目前也僅止於實驗階段,能否持續下去仍有待觀察。

光芒隊嘗試讓超級新秀麥凱在小聯盟以二刀流身分出賽,能否成為美國本土的二刀流大聯盟球員,值得觀察。(圖片來源/MLB.com

儘管台灣近年亦有許多投打俱佳的好手投入職棒,但也都選擇只發展其中一項專長。2016年中信兄弟隊第一指名的球員陳琥,高中時是隊上的王牌投手和中心打者,但在職業賽場上仍選擇僅以投手身分出賽。

雖然二刀流在職棒的變數實在不小,以致於多數球團及球員不願冒這個風險,但這一陣大谷風潮正漸漸改變著整個棒球界對二刀流的看法。只要他能頂住壓力,在大聯盟繼續揮灑他的天賦,或許美國、日本甚至台灣的下一個大谷翔平出現就指日可待了。

記者 鄭頎
若說你是雲,我便是那鷹。 若說你是浪,我便是那鯨。 你說是情非得已,我只能用淚灌醉自己。  
編輯 關子茵
最近好像進入了厭倦期(我說對這個世界)。
記者 鄭頎
編輯 關子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