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期

默默耕耘 舞台監督徐仲驊

【劇場到底在幹什麼?】專題

專訪交大演藝廳場館舞監徐仲驊,帶您一窺舞台監製的真實樣貌。

默默耕耘 舞台監督徐仲驊

朱珈漪 報導  2018/05/06

舞台監督,簡稱舞監,是一個表演藝術團隊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但他們的工作與表演內容無關,從進場裝台、彩排、到演出、拆台結束,確保表演能順利進行、排除所有干擾演出的障礙,便是舞監的職責,有時舞監甚至必須擔任燈光、音樂等執行時機點的控制者,對一場演出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舞監的工作其實就是管理。」徐仲驊說道。人稱「小馬」的他,目前擔任交通大學演藝廳場館舞監,也不時會參與其他表演團隊的技術工作。他提到,舞監管理的範圍很廣泛,上至演出期間整個劇場的各個動向,下至所有人員的起居飲食,這些內容都是舞監必須要熟悉與掌握的。為了確保演出能夠順利進行,人員道具、燈光音樂的進出都必須有精細的安排,容不得差錯。在面臨各種情況下,一個有經驗的舞監就要和各個技術部門溝通如何分工,才能最流暢的執行工作。

擔任舞監的小馬是交大演藝廳的守護者。(圖片來源/朱珈漪攝)

管理的學問與智慧

曾就讀交大電信工程研究所的小馬,看似與劇場沒有太多聯繫,卻因為大一時參加了校長盃戲劇比賽(現改名為抓馬盃),就此開啟了他的劇場生涯。小馬憶道,當時一群人一起排戲、一起演出,「在那表演的幾十分鐘裡面像煙火一樣啪的爆開來一樣,非常喜歡那個過程。」同時,幕後技術的那些工作也深深吸引著他,「看到人家戴著intercom(對講機)在側台喃喃自語,你也聽不到他在說什麼,但他那指揮若定的感覺就很帥,然後我想要變成那麼帥。」喜悅之情溢於言表,不難看出小馬對於劇場的熱情。

畢業後小馬雖然進入園區工作,但最終還是難敵劇場的魅力,回到交大演藝廳,成為場館舞監。身分轉為館方,小馬也必須去轉換思考模式。「必須再重新思考跟學習,在這樣子的一個位置上要怎麼做,你才能協助團隊去完成他的工作。」雖然大學時期就在交大演藝廳打工,但只了解幕後技術並不足以撐起整個場館的管理責任,「開始慢慢覺得在這過程中就學習到,如果你沒有良好的溝通跟事前的計畫,你現場的工作會一團亂。」於是小馬慢慢開始學習如何安排有效率的工作順序、如何化解團隊成員間的衝突,這些知識經過內化與吸收後,才能成就一個好的舞監。

不少學生團體也會租用演藝廳來舉辦成果發表會,這個小控台便可提供給學生進行簡易的燈光操作。(圖片來源/朱珈漪攝)

場館舞監與表演團隊舞監最大的差別,在於管理的內容不同。「場館舞監需要理解一個場地的很多東西,」小馬這時舉了一個有趣的例子,「就像飯店,要有一個很龐大的團隊在背後運作,才能讓旅客入住。」場館的營運,就是必須像這樣備齊所有的硬體與軟體,提供表演團隊使用,前置的準備以及人員訓練都是需要時間的。「所以其實場館管理有百分之八十都發生平日,你才能夠在最後的百分之二十需要他們的時候派上用場。」同時有參與其他表演團隊技術工作的他,也藉由跟著團隊到各個場館進行演出來思考交大演藝廳的改進方向,兩者之間的經驗會互相影響,「那你身為團隊你再去使用別人的場地的時候,你也會發現它們的好跟不好的地方,再回來的時候就能思考怎麼讓我們的場地變得更好。」

完美演出背後的波瀾

談起舞監這職業最大的困難點,小馬認為就是要放下自己的價值觀跟情緒,「因為你會面臨太多衝突,管理就是一直在解決衝突。」為了演出的完美,難免有人在團隊溝通上會有情緒波動,這時的舞監就必須盡量保持理性找出折衷的辦法。但小馬也強調,雖然以演出順利為主,但事後的討論跟磨合仍不可少,否則難以維持長久的合作模式。

在燈光音響線路複雜的劇場裡,意外是常有的事。在一次舞蹈演出中,舞台上突然開始飄出煙來,身為舞監的小馬立刻放下手邊工作去尋找冒煙點,最後發現原來是彩排後調整的燈光,有部分光源照到了布幕上,正式演出時老舊的布幕就這麼一直被強光烤著,不斷受熱後便冒出煙來。小馬當下立刻叫燈光執行把那組燈收掉,並請舞團團長上台致詞拖延時間,才總算把一切恢復原狀,度過這次的危機。

小馬也感嘆著舞監背後不為人知的辛酸,目前台灣的教育系統裡並沒有專門教授舞監課程的系所,更沒有所謂的舞監執照。「大家會覺得學技術學到一個程度,經驗夠久你就可以做舞監,但其實不全然是這樣。」想要進入舞監這一行,最好的管道也就只能跟在前輩身邊,從一個助理做起;再者舞監的人數需求本來就很小,業界擔任舞監的就是固定幾個人,「你如果是一個沒有經驗、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你根本進不來。」

不積跬步 無以至千里 

對於未來,小馬不願將目標設的太好高騖遠,「因為要做的事太多了,如果你把目標放很遠、很難達到,然後一直在等所有的條件齊備,那你會一直停在原地。」場館的改善並非一蹴可及,只能有耐心的一件一件慢慢來,但長久下來這樣的累積便會被看見。「我覺得藉由場館提供更好的服務,可以幫助更多團隊去減輕製作上的壓力,從這個方向去讓團隊有更多揮灑的空間。」或許對於小馬個人而言沒什麼好處,但他希望至少能為整個產業帶來一點微薄的貢獻,並慢慢發揮影響力。或許將來,越來越多團隊知道新竹有個場地願意為大家提供協助,而願意來新竹演出;演出一多說不定可以吸引更多的觀眾買票進場;觀眾一多或許便能活絡整個表演藝術產業。

擁有250個座位的交大演藝廳,是新竹地區重要的劇場之一。(圖片來源/朱珈漪攝)

一點一滴的累積,就從交大這個小小的演藝廳開始,「那個影響也許是十年、十五年以上才看的出來,可是你不做,那就是沒有。」小馬堅定的說。小馬用他自己的方式創造團隊、場館、觀眾的三贏模式,也是他為表演藝術產業盡一份心力的最佳方式。

記者 朱珈漪
台中人,奉懶字為最高圭臬,喜歡吃鹽水雞,理組思想文組心。
編輯 黃昱晉
HI
記者 朱珈漪
編輯 黃昱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