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期

陪伴之路 《信任》談網路性侵

【色世未深 未成年網路時代】專題

從《信任》這部電影,探討未成年想要網路交友的心理層面,為何會落入網路性侵的陷阱?以及事情發生後,受害者與家人如何共同走過傷痛。

陪伴之路 《信任》談網路性侵

蔡亞融 文  2018/05/13

在這個網路與行動裝置發達的世代,許多青少年透過網路交友,來拓展自己的生活圈。本專題在2018年4月份蒐集共987份的問卷調查,在未滿18歲的青少年中,有76.1%有使用過交友軟體,並且有四分之一的青少年與網友實際見過面。然而這過程中引發部份有心人士,利用青少年涉世未深,透過網路交友誘拐青少年進而性侵得逞。而《信任》這部電影中探討網路性侵害議題,敘述女主角安妮如何發展網路友誼關係,以及在不幸遇到性侵害後,如何與家人共同走出心理傷痛。

《信任》電影海報。(圖片來源/IMDb

煩惱無處宣洩 從網路獲得歸屬

電影中14歲的女主角安妮,是個平凡的青少年,有著自己熱愛的運動或娛樂,在學校也有要好的朋友,並且在備受呵護的家庭中幸福生活。她也跟很多青少年一樣,平時會透過網路交友,與素未謀面的人分享生活的點滴。正處於青春期的她開始有一些煩惱,例如在校園同儕間的人際關係,還有對戀愛與性的好奇。

青少年重視人際關係的發展,因此同學間的互動是否能融入團體,不被排擠是十分重要的。安妮在校園生活中受到女孩瑟琳娜的派對邀約,原本精心打扮的安妮,期待派對是歡快的回憶,但是派對中卻發現同儕間都在聊關於性的話題,讓她感到十分不自在且難以參與討論。回到家後沮喪的安妮原本想要跟父親傾訴,但是她的父親認為沒有融入團體無所謂,做自己就好,卻忽略安妮其實想要被傾聽、渴望團體的歸屬感。

第二次情緒的傾訴面臨碰壁,是由於安妮被取笑穿運動內衣,胸部看起來很平坦,因此同儕希望她買性感內衣。然而她的母親看到性感內衣時卻嚴肅地要求要退貨,避諱談性的議題。安妮失去了第二次親子間的討論,同時面臨同儕間的壓力,以及性徵轉變該如何去正向的面對。

電影中透過性與同儕兩個層面,敘述安妮遇到自我懷疑與困惑時,卻無地方訴苦,轉而向網友查理傾訴來獲得歸屬感。如同許多青少年面對生活的挫折時,或許找不到合適的管道傾吐自己的想法,因此透過網路交友來抒發情緒。這時期對戀愛感到好奇的安妮,因為查理的溫柔與耐心讓她逐漸卸下心防,儘管查理接二連三謊報年齡從16歲變成25歲,安妮沒有因此就終止這段友誼,並且期待未來見面能夠建立穩定的戀愛關係。

螢幕背後的狩獵者

然而,許多使用網路交友的青少年,因為在過程中互相傾訴心聲而信任對方,忽略網路可能潛在的風險,在螢幕另一端的人或許為捏造身份,利用青少年的單純趁機對他們進行犯罪行為。通常網路性侵害犯罪者有三階段,分別為探索階段——透過網路平台尋找下手對象,第二為狩獵階段—鎖定目標後開始透過文字電話等取得信任,完成階段則是對被害者進行邀約而性侵得逞。這些加害者往往和受害者已有長期的通訊,且不會隱瞞自己的性動機。

安妮的網友查理正是如此,他們已有長期的通訊,且查理不會避諱與安妮討論性的話題。當查理邀約安妮出來會面時,安妮看到實際的查理並非他所說的25歲,而是快40歲的成人感到震驚。但是查理透過可以當彼此的「靈魂伴侶」來說服安妮的質疑,在約會的過程中誘騙安妮到旅館進而性侵,並且拍下性侵過程。

一開始安妮不認為她是被性侵的。反而還覺得是因為朋友的報案與家人的阻撓,才導致查理事情發生後的消失,在過程中也不斷跟諮商師表達她認為是家人小題大作。直到警方要求她比對資料,讓安妮了解其實同時有數名未成年受害者被查理性侵過,她才從性侵後的害怕不安、催眠的自我保護,一直到正視真相後的崩潰,在諮商師面前痛苦的說自己怎麼會被強暴。

網路性侵害的型態可以分為兩種,普遍的情況其實跟安妮一樣,加害者透過長期與受害者建立關係,透過誘騙的方式讓未成年合意發生關係。少數情況才是加害者透過網路,見面後脅迫未成年非自願性交。但許多人可能誤以為前者並非為性侵,卻忽略未成年可能在身心未成熟的情況下被誘騙,因此前者仍會依未成年年齡的不同,分別觸犯到《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以及《刑法》來保護未成年的身心健全與成長。

撫平傷痛與陪伴

其實心理受傷需要撫平的不僅是受害者,也包括受害者身邊的家人。當安妮的父親得知安妮發生性侵,作為父親自責無法保護女兒的傷痛,轉為對加害者強烈的仇恨,不斷蒐集各種資料找尋嫌犯,儘管安妮的母親痛心地要求他,別沉浸在復仇的情緒,而是把時間拿來多陪伴女兒才是重要的。但他的仇恨未減,不但影響到生活注意力不集中。甚至當安妮決定放下這一切,想要藉由曲棍球比賽來開始新生活時,父親在比賽當中誤以為觀眾是嫌犯,衝向觀眾毆打導致比賽中斷,讓安妮再次失去自信回到性侵的陰霾。

直到安妮被拍攝的性侵影片在網路上流傳時,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安妮吞下大量安眠藥自殺,當父親得知消息衝去將安妮救出送醫,發現真正該陪伴在安妮身邊時卻沉浸在復仇的情緒,在懊悔與悲傷中自責整夜。隔日與安妮的談話中提到身為父親,很自責沒有保護好她,卻又因為自己對安妮的過度擔心與懷疑,導致安妮變成逐漸失去自信甚至傷害自己。父女彼此之間的矛盾終於在談話與擁抱中化解,也明白在這次事件中,唯有彼此陪伴、傾聽與扶持,才能夠共同走過傷痛。如同電影中諮商師提到的話:「人都會受傷,我們能做的是當摔倒時,我們可以互相扶持。」

安妮吞安眠藥休養的隔日,與父親回憶兒時往事。(圖片來源/IMDb

《信任》這部電影沒有英雄式警察辦案的描繪,而是平實的敘述在網路性侵發生後,偵辦過程往往曠日費時,並非每位受害者最終都能夠找到加害人。儘管性侵帶給安妮與家人極大的痛苦,在電影結尾交代加害人查理沒有被逮捕,仍然在現實生活的另一頭,有著幸福的家庭並育有一子。因此在未成年發生網路性侵害後,雖然傷口恢復之路漫長,但最重要的其實是彼此的陪伴,才能夠逐漸地癒合傷痛。

記者 蔡亞融
請給我糖包跟攪拌棒  
編輯 鄭仰珉
記者 蔡亞融
編輯 鄭仰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