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期

變裝皇后萬萬歲 敬愛與夢想

【化妝、性別與社會】專題

《變裝皇后萬萬歲》以古巴哈瓦那為場景,描述主人翁荷蘇一面追逐成為變裝皇后的夢想,一面修補破碎親情困境的故事。全片以現實角度切入,揭露現實的無奈與奮鬥帶來的可能。本文從人物情感著手,帶領讀者品味這部令人動容的電影。

變裝皇后萬萬歲 敬愛與夢想

簡梵軒 文  2018/06/03

《變裝皇后萬萬歲》(Viva)故事背景聚焦於古巴哈瓦那的貧民窟中,一位年輕的髮型師荷蘇(Jesus)因父親入獄、母親早逝而自幼孤單一人,加上其陰柔的氣質造成心裡充斥自卑與不安。荷蘇因工作緣故時常進出變裝皇后俱樂部後台,為表演者們打理假髮造型,而日日看著舞台上豔麗、充滿獨特風情的演出,荷蘇心中逐漸萌生成為變裝皇后的念頭,期待自己也能在舞台上找到充滿自信且美麗的自我。然而,就在荷蘇的夢想剛要起飛之時,他的父親回來了,這位從他童年便一直缺席、帶著渾身酒氣與戾氣回歸的男人,為荷蘇的生命掀起前所未有的波瀾。

本片除描繪變裝皇后的生活樣貌,並藉主角父子的衝突與諒解,演譯不同價值觀的拉扯過程,劇情並非大起大落卻暗藏深厚的情感。

變裝皇后 台上台下大不同

電影一開始便帶著觀眾進入哈瓦那的變裝皇后俱樂部,舞台上賣力歌唱的表演者頓時吸引所有目光,「她」頂著濃豔的妝,梳起韻味十足的髮型,華麗的洋裝底下是以假亂真的女性體態,隨觀眾鼓掌歡呼後,鏡頭轉眼拉到後台,擁擠的空間與雜亂的妝檯,一位位蓄勢待發的變裝皇后一面梳妝、一面鬥嘴,活力十足同時火藥味濃厚,這是他們工作的樣貌。

然而褪去華麗的外在裝飾後,許多演出者從外觀看來就只是普通的男性,以俱樂部的媽媽桑為例,舞台上的他是妖嬈多姿的女人,日常生活中的他則是一位溫和的中年男子。他曾說,他之所以成為變裝皇后,是為了自己的人生奮鬥,「你覺得我不替自己奮鬥?我自己的仗自己打,我自己的仗就是這樣打的!」而在現實中,常人看待變裝皇后也往往只關注台上的一面,忽略舞台簾幕背後,他們同樣身為普通人的心境。

此外,從媽媽桑對荷蘇的嚴厲要求可以見得,變裝皇后不只是徒有外表的花瓶,它是一項嚴肅、正經的工作,必須認真對待,若無法達到滿足觀眾與賺錢的目的,則只能走人。這樣的態度翻轉了大眾總以異樣或不以為然的觀點看待變裝皇后的行為。作為一種職業,一種表演者,變裝皇后不偷不搶,亦不出賣肉體,他們苦練演出技巧,忍受外界異樣的眼光與批判,為的也只是生存,同是努力活著的人們,外人實在沒有資格胡亂攻擊,儘管可能無法接受,保持最基本的尊重才是正確的應對措施。

因為媽媽桑嚴厲的要求而更認真看待演出的荷蘇,在自家陽台練習對嘴歌唱的技巧。(圖片來源/Magnolia Pictures

兩個迥異的「父親」

貫穿電影的角色除了主角荷蘇,另有兩位男性在其生命扮演關鍵性的存在,其一是他的父親,另一位則是媽媽桑,他們個性迥異,卻都擔任如同荷蘇父親的角色。

荷蘇親生父親受困於過去的陰影,時常以暴力與嘲諷武裝自己,同時也為陽剛主義的代言人,因此,他在兒子自我認同與追尋理想的道路上曾是最大的阻礙,但隨著兩人逐漸敞開心房,其固執有逐漸軟化的趨勢,重新以一位父親的角度面對兒子,兩人的關係也得到修補,這對日後的荷蘇產生莫大的影響。

父子於餐桌的互動從火爆、冷漠,直到最後找回親情的溫馨,在電影中為相當有代表性的橋段。(圖片來源/Magnolia Pictures

另一方面,關心荷蘇的媽媽桑作為陰柔氣質的代言者,在荷蘇決意成為變裝皇后時,給予他演出機會與指導,並於荷蘇即將放棄時,在背後當一座穩固的靠山,雖然嘴上不時叨念著「別給俱樂部經營造成困擾」、「我無法幫助每個人」,最終仍對荷蘇敞開懷抱,隨時歡迎他的回歸,這是屬於媽媽桑特有的,兼具嚴父與慈母特性的關懷,亦是對荷蘇人格的肯定,為最強力的定心針。

荷蘇的自我探索 從卑微到自信

因自幼便時常孤身一人,並無家庭關懷的滋養,加之其被社會所鄙視的陰柔氣質,荷蘇起初非常自卑且缺乏安全感,強烈的孤獨感吞噬他對生活的熱情,而對變裝皇后的憧憬成為他的救命繩索,然其父親猛然地回歸,成為他與夢想間最大的阻礙。

父親寧可繼續掙扎於貧困的生活,也不願荷蘇擔任變裝皇后,如此偏執且鄙視該行業、族群的行為,完全體現了現今社會將「陰柔」視為負面特質的傾向,不論男性女性,似乎都得具備陽剛、強硬的特性,才能是優秀且被認同的。而作為相反的立場,媽媽桑等變裝皇后以陰柔氣質為豪的態度,支撐荷蘇堅持夢想的毅力,反駁陽剛主義的指控,宣示「即使我們不符合社會期待,依然可以腳踏實地,活出自我」。

在親情與自我堅持中拔河的荷蘇,在一次餐桌談話對父親說出真實想法:「站在舞台上時,我覺得好真誠又充滿力量。我那麼做,是為了自己。」決定相信自我的荷蘇,第一次抬頭挺胸面對來自陽剛那方的質疑,證明自信和能量可以自己取得,而非仰賴外界給予,儘管有來自四面八方的攻擊,自己喜愛的模樣,就是最強而有力的,身體與行為的自主權,由自己行使。

作為變裝皇后Viva時,是荷蘇感到最有力量與自信的時刻。(圖片來源/Magnolia Pictures

本片以情感為包裝,演繹價值觀拉扯與碰撞的過程,結局代表陰柔氣質的勝利,藉由荷蘇昂首站立於舞台的姿態,完美體現人們充分自主,不受無謂枷鎖限制的樣貌。然而現實中與荷蘇處境相同的人們,很難都有快樂的終章,《變裝皇后萬萬歲》雖提供了正向力量與屬於成功的提案,但從社會根本改變對陰柔氣質的污名化,和對多元性別族群的友善包容,才是最有效的改善之道。

記者 簡梵軒
無貓不歡,無繪畫不歡,無芭樂不歡。  
編輯 楊佩臻
可遠觀,不可近看。 貓狗鼠都喜歡,只要有萌到我。
記者 簡梵軒
編輯 楊佩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