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期

獨立樂團 唱出年輕世代的心聲

近十年來,台灣獨立樂團在樂壇蓬勃發展。其中,年輕世代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

獨立樂團 唱出年輕世代的心聲

記者 姚璇 文  2018/09/23

近十年來,台灣獨立樂團發展快速,在各大音樂獎也逐漸嶄露頭角。草東沒有派對在第28屆金曲獎一舉奪下最佳樂團、最佳新人以及最佳歌曲獎,更讓大家重新認識台灣的獨立樂團。獨立樂團並非主流的對立面,而是強調創作的「獨立自主性」,身處社會的洪流之中,能夠保有真我、向社會發聲。

獨立樂團的創作題材,從土地保育、個人抒發到社會議題,多元性高且反映社會真實面貌。這個世代的年輕人,特別是千禧世代,對於獨立樂團有深刻的認同感,他們藉由這些歌曲宣洩內心的壓力,在音樂中找回自我。

草東沒有派對近年因金曲獎而備受矚目。(圖片來源/香港01

從地下走向獨立

獨立樂團最初被稱作「地下樂團」,是因為早期的樂團分類主要有兩種,分別為有簽約大公司的流行樂團,和沒有簽約的地下樂團。地下樂團少了公司宣傳管道,音樂作品自然較難以被接觸和傳誦,因此當時大家對於獨立樂團的印象,是較小眾的、非主流的音樂,甚至不被老一輩人所認同。

網路科技的進步,創造了獨立樂團更加便利的宣傳管道,讓音樂的流通性不再是問題。與早期發片還需經過繁雜程序的高門檻相比,能夠快速觸及廣大聽眾,培養粉絲群。漸漸地,地下樂團才擺脫「地下」字面上的意思,更強調音樂創作的「獨立性」。獨立樂團的音樂製作,從寫歌、編曲、一路到最後的包裝、發行,幾乎由樂團成員一手包辦,所需付出的心力絕不雅於流行樂團。令我相當敬佩是,在參與某次獨立樂團的校園講座時,講者聊到籌備音樂專輯過程中,往往會遇上重重難關,必須對於音樂、創作抱持著極大的熱情和執著,才能繼續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另外,音樂展演空間和活動的相繼出現,也是讓獨立樂團能被大眾所接觸的重要原因。現今許多獨立樂團,起初在台北街頭的女巫店、Live House發跡,並於各地院校、展演空間進行演出,慢慢累積粉絲和知名度後,參與更大型的表演。與早期所謂的地下樂團相比,曝光機會大為增加。

歌曲題材 有別於商業流行音樂

獨立樂團的創作,沒有唱片公司或經紀公司的壓力,不需以市場為導向,也不需要求銷售數字和成績。不論在編曲、歌詞上,獨立樂團所受到的限制較少,創作自由程度高。從高中便開始接觸獨立樂團至今,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大三的學生姜力心認為,獨立樂團寫的歌曲通常會涵蓋生活各方面的事,不像商業流行歌曲,通常只寫愛情。獨立樂團創作的歌曲,少了主流商業色彩,展現了真實社會的另一個面貌。

如前文所提及的草東沒有派對,創作的歌曲多以隱喻方式,抒發對於社會現狀的不滿,台灣獨立樂團的元老—滅火器,多以台語為創作語言,展現與台灣這塊土地的情感連結,富有濃厚草根性,另外,以第29屆金曲獎最佳台語專輯獎與最佳新人獎而竄紅的茄子蛋,運用直接、淺白的歌詞,甚至自嘲的口吻,表達對於自我或是生活的態度,充分流露真性情,也受到許多民眾的喜愛。對於我而言,獨立樂團的歌曲更有溫度和生命力。

千禧世代的心聲 渴望被聽見

一個人失意難過的時候,最希望能遇見知己,而獨立樂團的歌曲就扮演著這樣的角色。我在大二下學期,曾經因為各式壓力,心情一度非常低落。當時正好接觸到Vast&Hazy的《與浪之間》,我默默地聽著歌,內心的情緒隨著歌詞中的憤怒不平宣洩,壓力也隨著歌曲的重拍漸漸釋放,心裡踏實許多。能與歌曲產生共感,進而重新找回自我,是大多數年輕世代認同且喜愛獨立樂團的原因。

年輕世代當中,以「千禧世代」,也就是現今俗稱的「Y世代」為大宗。Y世代的父母多是戰後嬰兒潮,因此家庭環境相對優渥,常被長輩或是社會大眾冠上如草莓族或是Me世代較負面的稱號。另外,William Strauss和 Neil Howe在Millennials Rising: The Next Great Generation一書中說到,千禧世代的特質包含特殊、自信,同時又耐壓、傳統。

換句話說,千禧世代對自我有一定程度的信心,希望自己能有所表現,但同時又必須遵循長輩和外界社會的規範,在自我要求及外界準則的雙重壓力下掙扎著。自我要求與外界規範的衝突長期累積下,千禧世代渴望尋得一個讓自己喘息、宣洩的空間,而音樂正是一個最直接的管道。

千禧世代渴望被認同、理解。(圖片來源/PEXELS

專場和音樂祭 交際重要的一環

獨立樂團會不定期舉辦專場,或是參與各大音樂祭。熱門的樂團更是一票難求,往往要提早半天去現場排隊,以搶下最佳觀賞位置。儘管演出全程都必須站著,依舊不減粉絲的熱情。而參與專場和音樂祭,已成為年輕族群交際重要的一部份。

和朋友一起參與,能增加彼此間緊密程度;若是自己參加,也有可能在活動中認識志同道合的朋友。姜力心分享自己參加專場的經驗時,說道:「大家喜好比較像,該衝撞的時候就會好好衝撞,玩起來會比較開心。」她也在每次的專場中認識了興趣相投的夥伴。就如我參與學校的熱音社,社員之間也會互相分享自己去參加大港開唱,或是擔任巨獸搖滾音樂祭志工的趣事。

對於單一個體來說,在跑專場和音樂祭過程中,會逐漸產生對於該群體的歸屬感。同樣喜歡這個樂團的人,會因為每次的演出相聚,逐漸形成一個社群,在這個社群內,彼此享有相同價值觀,能輕鬆自在地相互交流。同儕間所形成的交際圈,也是獨立樂團能夠持續壯大的原因。

跑各大專場、音樂祭,已成為年輕族群重要的交際活動。(圖片來源/高雄市政府新聞局

獨立樂團 為年輕一代發聲

獨立樂團,是對於音樂創作自主權的展現,同時也為年輕一代發聲。在觀賞、參與樂團表演的同時,年輕族群將自己融入音樂,在歌曲中被撫慰,並重新找回自我。近十年來,台灣獨立樂團持續發展,地區甚至擴展至海外,影響著更多的年輕族群。

也許對於主流音樂而言,獨立樂團被認為太過激進、不加修飾,但對於我們年輕族群來說,是一種直接和瀟灑。期望未來,獨立樂團能被更多人看見,因為它代表的不僅是一個樂團、一種音樂,更是這個世代年輕人的聲音。

記者 姚璇
喜愛音樂、大自然和人們 / 洗澡一定要配音樂啊  
編輯 許柏悅
電影跟啤酒是精神食糧,缺點是會沒時間寫作業跟變胖
記者 姚璇
編輯 許柏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