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期

火花 點亮夢想與現實的交界

在前往夢想的路上,有許多人最終還是向現實低了頭,《火花》講述的就是這群人們的故事。藉由在夜空中一閃即逝的火花,帶出主角們努力奮鬥,望在絢麗的煙火中,留下屬於自己的足跡。

火花 點亮夢想與現實的交界

記者 林函諭 文  2018/09/23

《火花》由日本吉本興業出身的搞笑藝人板尾創路執導,改編自同為知名搞笑藝人又吉直樹榮獲日本文壇最高榮譽「芥川賞」的同名作品。其從自身經歷出發,以漫才為主題,帶出主角們在夢想與現實之間掙扎、奮鬥的青春物語。

《火花》電影劇照。(照片來源/《火花》官方Twitter

為了夢想 你能付出多少努力

「為了說出推翻世界常識的漫才,我進了這一行,我們唯一推翻的,只有“努力就會有回報”這句美好的話。」

漫才為日本的一種喜劇表演模式,類似中國的相聲,通常為兩人組合,一個人負責搞笑裝傻,另一個人負責認真吐槽。主角德永與搭檔從小就對漫才抱有憧憬,一起組成了「Sparks(火花)」二人組,兩人一直期望某天能夠一舉成名,躍上大舞台。故事一開始,在一場煙會大會上,德永遇見他人生想追隨的目標神谷,便立即拜其為師。德永把神谷當成燈塔一般的存在,兩人常常一起徹夜討論搞笑技巧,神谷也把他特有的搞笑風格傳授與德永,但是現實殘酷,兩人與自身的搭檔參與各種比賽卻沒有成果,看著同期和後輩都開始上節目紅了起來,他們卻還是一直在夢想的底層遊走,迷失在夢想這條路上。

努力就會有回報嗎?在人生的道路上,父母、師長都一直灌輸我們努力就可以有所得的觀念,課業或許可以透過努力讀書來換取好成績,但是夢想也可以因為付出努力,就獲得成功嗎?這是本片拋給觀眾的一個問題。片中的主角德永與神谷,正是這個社會的縮影,他們反映著踏在夢想旅途上的人們,需在夢想與現實的交界處徘迴,為了生存不得不向現實妥協,想走自己的路卻必須屈服成了鄉愿,能踏上成功的人或許除了努力,更是因為多了一分運氣。本電影的原著作者又吉自身也因有著如此的經驗,故其在陳述主角追夢的過程中,所面臨的恐懼、壓力,以及對自我的迷茫,都描寫的深刻且恰到好處。

德永在餐館拜神谷為師。(照片來源/《火花》官方Twitter

夢想與現實的交界 學會妥協

「我們來到東京以後,可是一直住在沒有浴缸的公寓裡啊。」

未如一般日式的青春勵志電影,火花的時間軸橫跨十年,以緩慢的步調去刻劃主角的改變與成長,沒有夢幻場景,沒有熱血激情,只有主角對現實的輕嘆。在電影裡也提到另一個重要的元素是關於做自己這件事。德永對於自己的夢想非常努力,認真生活,可是他找不出自己的特色與好笑的地方,於是他落入窠臼,為了迎合觀眾去寫段子,但又覺得不能認同自己的這種作為,因此陷入了苦惱的深淵,他希望自己能變成和神谷一樣,表演自己心中的漫才,留下能讓世人回顧的東西。相反的神谷雖也同樣懷有漫才夢,但其生活放蕩不羈,活得我行我素,屢屢任意做出一些常人無法理解的行為,也不喜歡照著規矩走。然而就在一次比賽中,他做出令評審難以接受的行為,被訓斥所做的根本不是漫才,神谷第一次露出失神的表情,自此之後他開始迷惘消沉,甚至做出自己最討厭的事,去模仿德永,也讓德永對他非常失望。然而之後,他為了找回自己,做出了過於偏激的行為,將自己變成會遭世人厭惡的模樣,被訓斥了一番,才徹底醒悟過來。

在前往夢想的路上,有多少人迫於現實,捨棄了很多東西,最終導致忘了自己的模樣,究竟該如何在兩者中間取得平衡,電影裡沒有詳細的交代,也許因為這是我們一生都必須思考的課題。

一體兩面 火花所代表的意義

「開心的地獄。」

本片片名為《火花》,火花為迸發出的火焰,煙火就是由火花所組成。電影一開始,德永是胸懷壯志的漫才新人,心中充滿幻想與鬥志,他在煙火大會施放之時遇見了神谷,他在神谷身上彷彿看到了希望與未來,此時綻放的一道道煙火,正好呼應了德永心中的澎湃。而在電影的最後,德永與神谷一同回到最初相遇之地看煙火,在絢麗的煙火炸裂後,只剩下渺渺的火花從天空中飄下,望著這幕的兩人,臉上皆露出悵然失落的表情,是覺得煙火施放短暫,結束後倍感空虛,抑或是兩人在落下的火花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此外火花的英文為Spark,德永與其搭檔的團名就叫做Sparks。兩人真如其團名,努力燃燒自己,只為了點亮自己的夢想,但是最後並未成功。若說那些成功於夜空中盛放的煙火,如同達成夢想,成功躋身於演藝圈的當紅搞笑藝人,那德永與其搭檔,則可視為那些還未衝上雲霄,便於中途掉落的火花。

火花在電影裡成了兩極的存在,主角在火花中誕生,但也在火花中逝去,導演利用事物一體兩面的特性,帶出主角的處境與心境上的轉折。

Sparks二人組。(照片來源/《火花》官方Twitter

一日漫才 終身漫才

「只有推翻常識,去全力挑戰的人,才能成為漫才師。」

此部電影以漫才為主題,故劇中主角們在對話與互動時,都染有漫才的影子。如德永的搭檔在和他說希望解散團體時,兩人先是一陣沉默,旋即德永故意說了句傻話,讓他的搭檔吐槽,化解了兩人之間的尷尬氛圍。而在兩人解散前的漫才告別舞台上,德永故意說一連串的反話,表達他的不甘心,和想繼續講漫才的渴望,此場戲為本電影的高潮,飾演德永的演員菅田將暉在這八分鐘的獨白裡,把一位不想放棄夢想,還不願向現實低頭的漫才家詮釋的淋漓盡致。

努力不一定會有回報 但不努力肯定沒有回報

「我們活著,只要活著就沒有悲劇的結局,我們還在路上,此後還要繼續。」

縱使這整部片是在敘述無法實現的夢想,但在最後仍然不忘鼓勵還在夢想的路上載浮載陳的人們,或是放棄夢想的人,不要否定自己曾經的努力。人生就像是一場大型的比賽盛會,有輸有贏,就是因為一路上有著一群與自己懷有相同夢想的人一起同行,大家相互競爭著,才能有所成長,去思考那些別人還未或是即將要做的事情,使世界更加進步。即使某天不小心被淘汰了,曾付出過的努力,將會化成別人的力量繼續向前,也將會成為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足跡。雖然當不成劃破天空的煙火,也至少曾經成為過剎那點亮黑夜的火花。

努力不一定會有回報,但不努力則甚麼都得不到,與其曾經努力過但失敗,也比站在一旁哀怨來得好,夢想這條路上,沒有人是局外人。

總結來說,《火花》節奏緩慢,但卻不減其詮釋的力道,風格非常日式,即使沒有什麼勵志激昂的畫面,到後仍不忘勉勵期許人一番,不失為一部可看,且向追夢者們致敬的電影。

記者 林函諭
希望我能竭盡所有,但也有想竭盡自己的念頭。
編輯 程安瑜
是一隻生活依賴咖啡因清醒,靠酒精入眠的魚。
記者 林函諭
編輯 程安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