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期

致 紅玫瑰與白玫瑰 小老婆

斑斕色彩與情慾交錯,道德感如陰時圓缺。談嘉義的獨立樂團〈美秀集團〉2018帶來的歌曲《小老婆Little Bitch》。

致 紅玫瑰與白玫瑰 小老婆

記者 李庭安 文  2018/09/23

(圖片來源/美秀集團《小老婆Little Bitch》MV截圖)

縱身享受於花花世界,說什麼愧疚、後悔都過於虛假;張愛玲中的大老婆小老婆,就像紅玫瑰與白玫瑰,兩者都憐愛,那是真愛,又或是,不愛。

以大老婆一個響亮的巴掌開啟序幕。這首歌是來自嘉義獨立樂團〈美秀集團〉於2018推出的《小老婆little bitch》,屬其專輯《電火王》中收錄的外遇三部曲之二,講述一個男人在月升之時,與小老婆偷情的歡愉和內心仍無法遮掩的心虛,然而,心虛之時,仍選擇繼續深陷其中。

最坦誠的面對 最心虛的怪罪

美秀集團《小老婆Little Bitch》【Official Music Video】(影片來源/Youtube

主唱狗柏以他微扁的聲線,整首歌如同對話一般展開。對入睡了的大老婆告別後,動身去幽會小老婆。明知此關係老早被大老婆發現,卻仍沈溺於月光下的情慾;到最後,一段對白後尾隨的寂靜,狗柏近乎嘶吼地唱出最高潮,像是將壓抑已久的心虛,一次爆發。

「心虛的我們假裝一直歌唱啊
說什麼我愛妳
說什麼我願意
啊還有那個永遠在一起
只差我沒承認我騙妳」

不得不說我很喜歡這樣的安排,漸進式的情緒推進使整首歌曲頗有層次。聽眾在歌曲開頭,多少還對大老婆的帶有一點愧疚和背德感,但從第二段開始,就如同外遇的主角,已深陷其中、坦然享受偷情的滋味,腦中只剩催眠般的歡愉。慢搖滾結合民謠的曲風與主唱魔性的唱腔有種奇妙的搭配。《小老婆Little Bitch》屬於第一次接觸不甚習慣,卻會越聽越上癮的歌曲。

「我們還有多久?」(圖片來源/美秀集團《小老婆Little Bitch》MV截圖)

《小老婆little bitch》音樂MV的美術風格有美秀集團一貫的庸俗、斑斕與迷幻感,我尤其喜歡這首歌運用「女巫」和「月亮」作為此曲的主題。月亮自古有著女性、佳人、純潔、陰柔或晦暗等象徵意義,就像在形容這段又純潔又混亂的情慾;「我們還有多久?」「一段月圓的時間。」無法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兩人只能在月光下共舞,如同其關係無法被道德所接納。值得一提的是,雖樂團主打俗氣、復古卻也摻著科技感,結合迸發奇異時尚感、俗氣美。此種風格在另一首歌《米兒Mia》中尤其明顯,如具科技感的服裝、眼鏡,並結合一些較復古、霓虹色調的場景。

「一段月圓的時間。」(圖片來源/美秀集團《小老婆Little Bitch》MV截圖)

除方才提到的慢搖滾民謠《小老婆little bitch》,美秀集團也創作搖滾龐克的曲風,如《電火王King of Light》,以台語來演唱,盡顯歌曲的豪邁。美秀集團自述樂團風格揉合搖滾、民謠、龐克等元素,個人也認為搖滾民謠和美秀集團走的俗氣、復古的風格特別合襯。

低科技炫砲樂團 用最俗的美碰撞靈魂

美秀集團(Bisiugroup)以主唱/吉他手狗柏為樂團靈魂人物,並搭檔高中時代好友:吉他手修齊、bass手珮慈、keyboard手冠佑和鼓手鍾錡組成樂團。樂團名稱以主唱狗柏的母親「美秀」命名,五個來自嘉義的青年用最「俗」的風格唱出最「新潮」的本土搖滾。藍白拖、用語、舊電器、霓虹燈,新舊混合,這種風格讓生於寶島的人們產生最「俗」的親切感。樂團的創立起於主唱狗柏於2015年所創作的一首歌《細粒的目睭》,入選了台語歌比賽〈南面而歌〉的專輯,而後為了表演需要,組成了正式樂團,也就是現今的美秀集團。2016年樂團開始活躍於各活動,2017年更入圍第八屆金音創作獎多個獎項。更酷的是,他們的《Only Scott Knows》還被台灣設計師江奕勳選用為2017倫敦時裝周配樂。

美秀集團及自製樂器「炫砲」(圖片來源/美秀集團粉絲專頁

美秀集團的另一大特點,就是他們加入自製的實驗樂器進行歌曲演奏。「美秀」自稱「低科技俗氣樂隊」,並用「美秀電器」系列影片來介紹由他們所創造、又俗又炫的樂器,諸如:結合會發出七彩光芒的美髮店轉燈、可吹奏、彈奏、插吉他或無線單獨演奏的樂器,又融合合成器、並兼具效果器的「炫砲」;外框發出繽紛光芒、可彈奏雷射光科技弦樂器「台八線」。這些樂器展露了極具風格的創意和想像力,美秀集團也希望能以此啟發大眾,一同創造屬於自己的自製樂器。然而,製作一個具相當品質的科技樂器,所需的技術和知識並非人人具備。為了傳達這樣的理念,美秀集團將自己的第二張專輯《電火王》打造成一台小型自製樂器,電路板上面有著一排排的開關、按鈕和喇叭,並在2018八月宣布募資達標,成功的製作與銷售。自製樂器專輯的理念固然極好,唯一的缺點就是單價高,雖此次靠著政府的補助以及群眾募資克服了這個難題,但未來在沒有資助的狀況,若想再次量產恐怕會有難度。

自製樂器專輯《電火王》尊爵版(圖片來源/美秀集團粉絲專頁

挑戰道德 挑戰大眾

〈美秀集團〉多數歌曲都含有較為低俗、白話的用詞,涵蓋一些「性明示」的用法,較為保守的聽眾,也很可能因為歌詞對歌曲產生排斥。也因歌詞尺度問題,有些歌曲不宜播放於公眾場合,這對他們音樂的散播多少產生了些阻礙;另外,部分歌曲主題也挑戰著社會的倫理界線,如外遇三部曲中,嫖妓主題的《米兒Mia》、婚外情的《小老婆little bitch》,美秀集團主動碰觸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話題,不是為傳達正確道德觀念,而是刻畫界線外的花花世界。歌曲偏重於闡述深陷其中的人們的情感。或許是這樣的大膽和對七情六慾的坦然真摯,讓他們的歌曲吸引不少人的喜歡。然而,作為特色的歌詞風格,長遠來說多少會有影響。若想伸手向更遠的客群,如何不失風格又能為普羅大眾所接受,其中的平衡如何拿捏,將是他們要面對的一項課題。不過,也可能在他們改變以前,社會先改變了也說不定。

獨立樂團崛起的時代,不管是誰都能透過音樂抒發最真實的聲音。然而,抒發不代表被聽見。在眾多的獨立樂團中,唯有找到自己的定位和風格才能脫穎而出。我想〈美秀集團〉很清楚自己在哪裡、要做什麼,他們用最「台」的狂想,喚醒我們潛藏在心底的感性、挖掏我們刻意忽視或遺忘的「情」和「夢」。也許我們都該正視人的每一面,不管是好的、壞的,坦然面對未套上濾鏡的自己,發掘內心對本土的熱愛、在成長的過程中丟失的創意。如果迷失了方向,讓〈美秀集團〉用音樂、搖滾和最俗的台味將你敲醒。

記者 李庭安
8點後盡量不要進食,如果可以我想要23點前睡覺。
編輯 郭玟妤
慢條斯理的急性子。 最近是個走火入魔的日影痴。
記者 李庭安
編輯 郭玟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