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期

線上學習 誰把教室變不見了

線上學習平台百百種,你有想過線上學習帶給我們什麼樣的改變嗎?

線上學習 誰把教室變不見了

記者 唐承安 文  2018/09/30

近年來,線上學習平台如雨後春筍般蓬勃發展。除了政府引進、興辦的「MOOCs(磨課師)」之外,民間成立的網路學習網站日益增多,形式與種類也五花八門。而這些非傳統、開放性的教學方式,會如何衝擊現有的教學模式?又是否會取代一般的學校教育?上述問題,值得我們好好思考。

線上學習百百種  

歸功於網路世代的到來,以及行動裝置科技不斷進步,使得人們的學習習慣不斷地改變。從原本傳統面對面,到現在可以直接在電腦上進行遠距教學,甚至是隨時隨地在網路平台上觀看免費或其他需要付費的教學影片。知識的取得不再僅限於老師在課堂上的傳授,我們現在所面對的是浩瀚無垠的網路世界。

隨著網路環境逐漸健全,民間所成立的學習網站也是日益興起。相較於政府所興辦的「MOOCs」比較著重於高等教育,授課內容與方式較為制式,民間所成立的線上學習平台則有更多元的學習模式與課程種類。我們可以將現在市面上常見的教學方式簡單區分為三種。

在線上學習成型之初,最普遍的形式為將預先錄製好的影片系統化整理成一門完整的課程。從招募老師、評估課程內容並錄製影片,最後將課程放在網路平台供學生觀看。這種類型的教學方法能夠有效地節省學生與老師舟車勞頓的時間,實現處處皆是教室的願景。但是,因這種教學模式受限於攝影機的畫面框架與時間因素,教師在授課時必須要將內容精簡,課堂間也無法與學生有更多互動。唯一可行的互動方式即是藉由網站內建的留言功能,間接與學生進行交流。這種類型的教學方式比較適合用於通識性或難度較低的課程,例如:計算機概論、各類軟體的基礎應用等,讓學生可以自行調節上課的進度。

第一種「線上學習」模式。(圖片來源/唐承安製)人物圖示來源:Flaticon

另外一種線上學習模式則是運用第三方開發的互動軟體(通常是手機上的APP),讓散佈於世界各地的學生們進行交流。這種模式通常是一對一且即時的(類似於即時通訊軟體)。常見的學習項目,如語言交換。學生透過文字、語音或是面對面的通訊功能,互相交換彼此擅長的語言,達到教學相長的成效。雖然這種類型的教學模式能夠跨越空間限制,讓全球的人們能互相交流。不過,這樣的互動學習卻也造成一些問題,那就是學習者無法真正有效地、系統性地學習。片段化學習的型態讓這種學習模式注定只能是輔助其他學習方式的工具,更別提因軟體無法確實篩選使用者,言語騷擾或是猥褻的情形時常發生。

第二種「線上學習」模式。(圖片來源/唐承安製)人物圖示來源:Flaticon

最後一種學習模式,將之稱為「線上學習」可能有些言過其實。但是,這種學習模式良好地運用網路號召的特性。藉由第三方所成立的平台,招募老師籌備相關課程,再招收學生,約定時間地點,進行「面對面」的實體教學。網路在這種教學模式所扮演的角色與上述兩者沒有不同,皆為「中介」。然而,這類型的學習又回歸於傳統的教學方法,只將網路當作「聯絡」中介,而非「教學」媒介。這類型的教學方式較為適合需要實際演練、或是講者需要能即時掌控學生狀況的課程,如:攝影、咖啡烘焙等。

第三種「線上學習」模式。(圖片來源/唐承安製)人物圖示來源:Flaticon

人人都可以是老師

未來學者托夫勒曾在他的著作《未來衝擊》第十八章「面向未來的教育」提到:「今天,即使在我們最好的學校和大學裡,被視為教育的東西都是一種無法改正的時代錯誤。…我們的學校還是顧後,面向垂死的制度,而不是瞻前,面向正在出現的新社會。他們的巨大能力被用來造就『工業人』。」

確實如此,不管是十二年國民義務教育,或是成為社會新鮮人之後所需要面臨的企業職業訓練,都仍停留在所謂的「規範學習」。我們被規範了他人認為所必須學習的,統一、集中、整齊劃一。但是,所訓練出的「工業人」卻無法適應這樣多變的時代。取而代之,我們應要積極將教育發展成為「探索式」的學習模式,讓每個個體都能夠自由學習自己感興趣的領域,而「線上學習」很可能就是「探索式」學習的最佳解答。

在過去「實體教學」仍為主流的時代,知識掌握在老師手中,這也造就了傳統的學校,一對多的填鴨式教育。但現今這個資訊流通的社會,知識的掌控權不再只屬於傳統的教育體系,而是下放到每個個體手中。我們能自由選擇想要的資訊(雖說是「自由選擇」,不過還是被演算法掌握,但這也是後話了)、選擇想要獲取哪方面的技能。

不僅如此,在這個人人都能是內容產製者的時代,即時上傳文字、圖片與影音內容不再遙不可及。而這樣的發展讓所有人都可以將自己擅長的事物製作成教學發佈於網路平台。人人都可以是學生,人人也可以是老師。

「線上學習」的擔憂與前景

「線上學習」到目前為止,依然只是作為輔助傳統的學習方式居多,作為主流的學習模式仍有一段距離。另一方面,網路上充斥著過多沒有系統性的教學影片,也導致線上教學品質的參差不齊。除了線上的教學資源與品質無法統一之外,線上教學通常是依靠影片來完成教學,間接的互動模式造成講師與學生無法有更近一步的課堂活動,學習成效可能會因此降低。

隨著科技的進步,未來線上學習很有可能因行動裝置的改善,而有極大的發展空間,如虛擬擴增實境,或是透過投影功能讓線上學習的體驗更加真實。然而,在普及率方面,為建構更專業的教學,線上學習平台業者需要入相當程度的人力與金錢,使得有些線上學習平台單個課程的價格讓多數人無法負荷。但我認為,當有更多教師與開發者投入這塊領域,相互競爭下,單一個使用者所需負擔的費用將會下降,線上學習也許就能在真正意義上成為「全民運動」。

後記:教室到底去了哪裡?

教室於現今的學習環境中所扮演的角色為何?圖為交通大學綜合一館教室。(圖片來源/唐承安攝)

寫這篇文章最主要的原因,是暑假時在台北上了三堂關於攝影的課程。課程的授課方式是上面提到的第三種網路教學的形式,運用網路作為「聯絡」的中介。課堂裡,各行各業的人們聚集於一間教室裡學習攝影。我深深地感嘆原來網路是如此強大,運用在教學上,能串連原本互不認識的陌生人,只因為我們都喜愛某種事物。

教室從來都沒有不見,而這個世界也無處不是教室。

記者 唐承安
可不可以就讓我靜靜的拍照
編輯 陳希妍
Too old to cry, too young to die.     —《 變了好多》
記者 唐承安
編輯 陳希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