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期

卸下有色眼鏡 欣賞刺青文化

現今社會仍對刺青文化存有傳統的觀念,無法用正常的眼光與他們相處、認為刺青者就是壞人。但對我而言,刺青文化其實是一門藝術。大家應該卸下有色眼鏡,重新認識它。

卸下有色眼鏡 欣賞刺青文化

記者 黃俊軒 文  2018/09/30

提到刺青,新一代的年輕人對此抱有好感和新鮮感,但想進一步嘗試時多數會因家人反對或擔心外界的眼光而卻步。雖然現在人們對刺青的看法已經不如以往具有強烈的刻板印象,但仍有許多人會不自覺將刺青連結到叛逆、犯罪等負面元素。由此可見人們對刺青文化的了解依舊是過於片面,並沒有深入了解每個刺青背後獨特的淵源。近年來有許多人開始把刺青當成藝術或是生活風格,也有人是為了紀念,或是做為人生態度而將宣言刺在身上等。人們基於各種各樣的因素而去刺青,沒有孰好孰壞。

傳統刺青的意義

以往,在黑社會幫派中,刺青是一種勇氣的表現,也能在同儕之中取得認同感。70與80年代初,擁有一塊刺青也是入社的考核之一,因此產生刺青是與黑道中人掛鉤的印象。而在香港舊式幫派成員中,通常都在左臂刺一條青龍,右臂刺一隻白老虎,因而有「左青龍,右白虎」這句話來代表黑社會份子。

傳統刺青除了可以讓別人覺得自己兇狠外,它還有一個功能。以前戰爭或黑幫之間打打殺殺的狀況非常的多,期間傷亡無數,屍體血肉模糊,導致認屍的過程非常困難。此時,壯士的家屬可以透過刺青認領親人的遺體。

此外也有記載顯示,中國古代時期,刺青也是刑罰的一種。在宣告該犯人所做的事為重罪時,就會在犯人的臉上或額頭刺上文字或圖案來作為重犯的標誌。目的是為了避免犯人越獄。縱使犯人逃獄,民眾只要看見臉上有刺青者就能立刻判別重犯就在眼前,然後報官處理。

以看藝術品眼光了解刺青含意

但隨著社會風氣開放,大家逐漸能接受各種表現身體的形式。現今人們認為刺青是一種態度或者藝術,刺青可以表達自己想傳達的意象,製造鮮明的個人風格與氣質。以往與叛逆、非主流文化的連結逐漸消弭,正是因其逐漸普遍使然。

而我開始正視刺青文化是這幾年的事,這要提到我的一位朋友——王穎晴(以下簡稱晴),來自澳門的晴到台灣就讀國立清華大學。出國讀書後沒有了家人無時無刻的庇護,自己常常要一個人面對所有困難,她因此開始掛念家人們,也慢慢明白家人一直對她的關懷是多麼無微不至。這也讓她決定身上的第一個刺青是與家人有關。

王穎晴的第一個刺青。(圖片來源/黃俊軒攝)

晴的第一個刺青是將蘭花和「玲」和「文」刺在左邊的胸口。蘭花代表的是晴的家鄉福建,也是晴小時候最喜歡的花朵之一。而「玲」和「文」分別是對晴的人生中兩個最重要人的名字。「玲」是晴奶奶的名字,是把晴從小養到大的重要角色;而「文」是晴的媽媽的名字,是辛苦地把她帶來世界的偉大角色。而刺在左邊胸口心臟的位置是希望時刻提醒自己不管經歷了什麼波折,一輩子都不能忘記真正屬於自己的地方以及這兩位女人的恩情。

晴的後背刺著一個捕夢網是希望藉著捕夢網,驅除惡夢,把美好的夢留下來,讓她可以安心入睡。捕夢網下方有三個英文連結而成的羽毛,分別是寫著faith、hope以及love。Faith是要自己記得時刻要充滿信心、自信;hope是希望不管別人如何對待自己,仍要對這個世界充滿希望;而love是不管旁人如何對待你,都要對自己和旁人充滿愛。

用刺青來表逹對世界的寄望。(圖片來源/王穎晴提供)

了解完晴刺青背後的含義後,我才意識到原來刺青不只是一個圖案,它也包含了刺青者自己的想法和信仰。

刺青的藝術來自於每個人不同的生活感受,背後有許多不同的、或輕或重的故事和理由。刺青用意是用來表逹想法的一種方式。隨着現在刺青文化的發展,如今,刺青不再是代表黑社會的象徵,而是一些人的人生格言。那我們是不是也應該改變我們看待刺青文化的眼光,打破傳統刺青的刻版印象,開始把刺青當做成一種藝術品來對待呢?換個角度思考,同樣的圖案如果畫在紙張上,大家就會以欣賞的眼光去看待這個作品,把它當作為藝術品來對待,但如果把一模一樣的圖案刺在在身上,大家的眼光卻變成了負面,甚至不把它當作為藝術品。我認為,這樣的雙重標準對刺青文化非常不公平。

尊重每一個文化的存在

當你沒有真正了解別人刺青背後的含義以前,請不要用有色眼鏡去評論和看待他們,因為他們刺青的目的只是想把對自己深刻且具有特別含義的圖案或文字,以刺青的方式讓自己可以永遠記住。不要小看這個行為,相信不管有沒有刺青過的人都知道刺青的過程非常痛,但也是因為這份痛楚讓自己在刺青的過程保持清醒,明白自己要刺青的目的和意義。但也不要為了迎合潮流或者一時衝動而選擇刺青,因為刺青猶如結婚,一旦決定了就是一輩子的事。不管之後有多想消除,它都會在你的人生和身體留下無法磨滅的痕跡。

身為新世代的我們,每個人都握有自己身體及審美的自主權。無論你是否喜歡刺青這個文化,我們應該抱持著開放的心胸,互相欣賞,尊重每個人的差異性。例如當你發現同學或同事身上有刺青時,不要一開始就斷定對方是不良分子。如果你對他們身上的刺青感興趣,你可以以好奇的心態去了解他刺青蘊藏的意義。這樣會讓對方感覺得到你有嘗試去了解他,自然也會願意分享自己的故事。

我個人認為尊重是雙向性的,要取得對方對你的尊重之前,你必須要先去給予對方尊重。只要大家都願意互相尊重對方的立場,相信刺青文化很快就可以脫離傳統的刻版印象。我們可以選擇不刺青,但請不要急著否定它,或者蔑視這個文化。我們可以學會用欣賞藝術品的眼光去欣賞刺青,了解這個藝術品背後蘊藏的含義,你會發現背後都是充滿正能量的訊息。只要有真的把刺青當作藝術品來欣賞,大家肯定會像我一樣對刺青的想法有改觀。倘若你對這個作品感到有興趣不妨去問一下當事人,去了解一下作品的內容是什麼,最後一定會從中領悟到一些道理。

記者 黃俊軒
澳門仔
編輯 何浚捷
洗衣籃是垃圾桶
記者 黃俊軒
編輯 何浚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