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5期

意外之後 宣洩底下的溫柔

一名年輕女子慘遭姦殺,鎮上的警察卻遲遲未抓到兇手。女孩的母親如何面對喪女之痛?一切都要從三塊廣告牌說起。

意外之後 宣洩底下的溫柔

記者 蘇嘉薇 文  2018/09/30

《意外》(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是一部由馬丁.麥多納(Martin McDonagh)自編自導的電影,他的創作靈感來自於真實事件。此片贏得了第74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編劇獎、第75屆金球獎中的最佳影片與最佳劇本等多個獎項。

以下含大量劇情,請斟酌閱讀。

鎮上一位名為安琪拉.海耶斯(凱瑟琳.紐頓飾)的年輕女子慘遭殺害。她的母親蜜兒芮德.海耶斯(法蘭西絲.麥朵曼飾)在案發的七個月後租下了三塊廣告牌,上面寫著:「強姦致死」、「仍未逮到兇手」、「為什麼呢,威洛比警長?」,以宣洩她對警方遲遲未破案的不滿。威洛比(伍迪.哈里遜飾)是鎮上公認正直的好人,非常受到鎮民們的敬重,此舉顯然讓鎮民們對蜜兒芮德的行為感到不滿,但個性倔強的她依然我行我素。後來威洛比警長舉槍自盡了,他在給蜜兒芮德的信上道歉,說明自己很在乎這個案子但卻無能為力。他告訴蜜兒芮德:「有些案子就是找不到突破口,可能在幾年後的某一天,某個人在酒吧或牢房裡吹噓,然後整件事就被這樣愚蠢的方式解決了。」

法蘭西絲.麥朵曼在電影中飾演倔強的媽媽,並榮獲了第90屆奥斯卡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的獎項。(圖片來源/FoxSearchlight

酒吧的吹噓暗藏多少真相?

導演馬丁.麥多納早前在接受訪問時,曾提及自己的創作靈感來自於18年前的某天,他搭公車到南部,途中在公路旁看到了三個譴責德州警方的廣告牌,從文字間可以看出刊登廣告人的悲憤與無奈。這樣的場景深深烙印在他腦海裡,究竟是什麼樣的傷痛可以讓一個人這麼做?

真實事件是1991年發生在德州維多市的一宗姦殺案,當時34歲的死者佩奇(Kathy Page)被發現陳屍於一台墜溝的汽車內,案發至今27年來仍未破案。佩奇的父親富爾頓(James Fulton)堅信女兒的丈夫史提夫(Steve Page)是兇手,而且明明有證據顯示殺人兇手就是史提夫,但卻遲遲無法破案。就像片中一樣,父親受夠了等待,一舉租下了三個廣告牌對當地警方作出控訴,一租就是20幾年。現已86歲高齡的他,仍每天都到女兒墳前祈禱,只盼望案件能沉冤得雪。

導演馬丁.麥多納的靈感來源—譴責德州警方的廣告牌。(圖片來源/DailyMail

根據美國聯邦調查局(FBI)所公佈的數據,2014年美國的謀殺案件破案率只有64.5%;而強姦案的破案率更低僅有39%。由此可見,這類情形在美國每天都在上演,馬丁導演在片中反映了現實,那些破不了的案件,或許真的只能在某一天某些人的吹噓中才能得到解答。

仇恨 憤怒的惡性循環

毋庸置疑,「憤怒只會招致更多的憤怒(Anger begets greater anger)。」是貫穿整部片的中心思想。當租下廣告牌時,蜜兒芮德就注定與鎮上的人為敵。首先是面對上門勸阻的神父、再來是惡意拔牙的牙醫、將飲料罐丟向她車子的同學等等,但她都以一貫衝動、憤怒、我行我素的態度去面對。即使後來兒子羅比.海耶斯(盧卡斯.海吉斯飾)生氣的對她說這些廣告牌逼使他想起那段痛苦的記憶,蜜兒芮德依然沒把它撤下來。她就是這樣,以自己的方式對抗這個世界,捍衛著這些廣告牌。

然而,這些憤怒並沒有讓蜜兒芮德得到解放,她種種的行徑讓其身邊的人都受到了傷害。威洛比警長的離開更是將她與狄克森警官(山姆.洛克威爾飾)的衝突推向最高點,他們分別開始了脫序行為,然而等著他們的卻是場災難。狄克森因為濫用公權被開除,而蜜兒芮德面對的是廣告牌被人惡意縱火。

顯然的,憤怒只會衍生更多憤怒,就像蜜兒芮德與她女兒最後的對話一樣。反觀威洛比警長雖然被牽連在此事之中,但他的應對方式卻不像兩人那樣偏激,而是抱持著理性且富有同理心的態度去處理這整件事。雖然他最後選擇了自殺,但一直到人生中的最後一天他依然是快樂的。

蜜兒芮德與狄克森憤怒的對質。(圖片來源/FoxSearchlight

願為你與世界為敵 卻忘了愛要及時

當初蜜兒芮德租下廣告牌,除了是要表達對警方辦事不利的憤怒之外,還有一點是出於自責。意外發生的當晚,她與女兒因為用車上發生爭執,「我希望你在路上被強姦!」成了兩人最後的對話。她當然不希望女兒被強姦,但盛怒之下人總會衝動地說出傷人的話語,最後反撲成為自己最大的痛苦與遺憾。或許對她來說,找出兇手並讓他受到法律制裁是她為安琪拉討回的公道、彌補錯誤的一種方式,但實際上那是她為自己的痛苦找出口,只有達成之後,她才能放過自己。

蜜兒芮德在廣告牌周圍放了幾個盆栽,讓它們看起來特別溫馨,每當她思念安琪拉的時候就會來到這裡,宣洩自己七個月以來的懊悔、自責與思念。這就是為什麼蜜兒芮德寧可與全鎮人作對也要捍衛那三塊廣告牌,因為她在捍衛的是來不及對安琪拉表達的愛。

蜜兒芮德坐在廣告牌下思念女兒。(圖片來源/Youtube影片截圖

當廣告牌被燒時,蜜兒芮德拼了命的想要滅火,羅比擔心媽媽有危險,只好對她說:「媽,放棄吧,來不及了!」這句話猶如針刺痛著她的心,說明了現在所做的一切終究是太晚了,既無法保護自己的女兒,也來不及滅掉廣告牌上的熊熊烈火,只能任由它燒成灰燼。

蜜兒芮德終究來不及撲滅廣告牌上的火。(圖片來源/IMDb

故事背後的重量 憤怒完結了然後呢?

《意外》是一個令人心碎的故事,但導演馬丁.麥多納卻用了相對輕鬆與諷刺的方式來講述,反而讓它更有分量了。除了讓觀眾無法預測劇情發展的走向外,實際上他也安插了許多黑色幽默。

電影中反映了時下的美國對於黑人、侏儒、同性戀的歧視,神父的表面高尚私下齷齪、警察公權遭到濫用等等的社會議題,播出後獲得了很大的迴響,在某種程度上也促成了社會運動。例如:今年二月在佛羅里達州爆發的校園槍擊案讓控槍議題受到了各界關注,有人效仿電影中的情節,租了三台卡車並把它漆成廣告牌的模樣,上面寫著:「校園屠殺」、「還不控槍」、「為什麼呢,Marco Rubio(『持槍派』的代表人物)」。廣告牌不再只是打廣告的工具,透過廣告牌傳遞訊息成了一種能引起權力階層注意的新手段。對此,導演馬丁提出了正面的回應:「你不可能要求比『一部憤怒的電影被抗議活動所接受』以外對這部電影更好的肯定了(You couldn't ask for anything more than for an angry film to be adopted by protests)。」

威洛比警長站在質問他的廣告牌下,顯得格外諷刺。(圖片來源/IMDb

表面上,電影的最後導演給了觀眾一個開放式的結局,實際上卻只是兇手仍逍遙法外。這樣的結局與很多電影相似,如《殺人回憶》、《青蛙少年失蹤事件》等,但《意外》相比之下卻沒那麼沉重,至少蜜兒芮德與狄克森某種程度上是得到解脫的。事實上我認為導演給了觀眾一個最好的結局,人生很多的無奈、傷痛與無能為力,唯有透過歷練與人類善忘的天賦,才得以藉由時間慢慢沖淡。

縮圖來源:HBO

記者 蘇嘉薇
想當一隻每天睡20小時的無尾熊。
編輯 梁書瑜
我好想去——天空之鏡
記者 蘇嘉薇
編輯 梁書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