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期

遊戲電影 台灣民俗鬼題材正夯

城隍爺、紙錢、香爐,在台灣隨處可見的傳統民間信仰碰上電影、恐怖遊戲,竟成為了一種另類的熱作題材?

遊戲電影 台灣民俗鬼題材正夯

廖庭歡 文  2018/10/07

隨著全球文化迎面而來的侵襲,蔓延至市面上的各式電影與遊戲,台灣的娛樂產業逐漸被一股名叫國際化的浪潮給淹沒,但近期台灣娛樂本土化的呼聲卻不減反增,有越來越多的娛樂產品朝向展現台灣特色、文化為出發,其中台灣民間信仰便成為許多娛樂產品的題材。

台灣民俗題材崛起 「鬼」也本土化

當有外國朋友向你問起,台灣的特色是什麼,你會怎麼回答?原住民文化、客家文化?還是繁華的夜市景象、美味的可口小吃、多到滿出來的人情味?又或是台灣的環境議題、獨特的政治歷史背景?其實能表達台灣特色的素材真的很多,但其中,台灣的民間信仰更是獨一無二的文化特色。

相信許多人小時候都有看過於1998年上映的《魔法阿媽》,劇中的一句名台詞:「我要把你阿媽賣掉」,成為現代人共同的回憶,其故事就是以台灣民間信仰為主題,電影中的阿媽擁有靈異體質,並擅長超渡亡者與除魔,影片中也出現如中元普渡、放水燈、牛頭馬面等傳統習俗。但魔法阿媽其實只呈現了一小部分的台灣信仰文化,真正的民間信仰除了宗教的分類,還有地方的傳統生活習俗、鬼神信仰......等多重面向。

而正因為台灣的民俗文化如此多元、獨特,便有許多希望重振台灣娛樂產業的有志人士,開始從這方面挖掘題材、發揮創意,如2015年上映的紅衣小女孩,利用台灣本土出產的魔神仔為題材,並加入民間信仰的虎爺,成功地賣出破一億的叫座票房,還入圍多項金馬獎獎項,票房、口碑雙重成功之下也促使續集的誕生。還有如2015年的《屍憶》採用台灣冥婚習俗為素材,雖然成本不高,卻也賣出不錯的票房。而台灣民俗題材的崛起,不只反映在電影上,還擴及至恐怖遊戲。

台灣民間信仰,作為鬼片和恐怖遊戲的素材。(圖片來源/廖庭歡攝)

民俗題材 台灣恐怖遊戲的重生

你有聽說過或玩過任何台灣的恐怖遊戲嗎?曾經台灣的恐怖遊戲就像是一塊荒地,只有五個指頭算得出來的遊戲產量,也鮮少人接觸,但自從《返校》的出現,讓我們見證台灣民間信仰作為創作種子的可能性,並開始在台灣恐怖遊戲的發展歷程中萌芽深根。《返校》為赤燭遊戲於2017年發行的一款結合白色恐怖歷史與台灣民間信仰的恐怖解謎遊戲,遊戲中,我們可以看見豐富的神鬼信仰,如榕樹所化身的「樹王公」、土地公廟、城隍爺、黑白無常、魍魎,破關道具的使用也與民間信仰有關,如腳尾飯必須給孤魂野鬼食用、紙錢可以拿來賄賂陰間鬼神,還有諸多如擲筊、神龕的文化。

《返校》遊戲裡充滿濃厚的台灣民間信仰文化。(圖片來源/《返校》官網》

《返校》不單單只是將遊戲場景加入民間的元素,故事的解謎也圍繞在信仰的精神本質下進行,許多習俗或意象甚至是需要去查資料才能理解,如此精細且創意地重現台灣民間信仰,吸引一票忠實粉絲,並在Youtube上掀起實況主試玩、解說劇情的影片風潮。根據SteamSpy上公布的數據顯示,《返校》的使用者分數高達95分,並有5萬多的粉絲量,其在社會上也引起廣泛迴響,如改編成小說與翻拍電視劇和電影。

《返校》的成功為後續其他即將發行的恐怖遊戲奠立起了基礎,我們可以從下方圖表發現從2017到2018年,短短不到兩年的時間,迅速竄起多部以台灣鬼神信仰為主打的恐怖遊戲,《夕生》、《打鬼》、《冥夏之途》、《還願》等,這些遊戲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呈現台灣傳統文化,如《打鬼》將台灣三大知名鬼屋作為遊戲場景,玩家可以扮演降伏鬼怪的官將首或是兇悍的厲鬼,進行對戰,而《夕生》則在遊戲場景添加神桌、三合院等傳統場景,還使用台語配音,來增強台灣文化氛圍。

台灣近幾年恐怖遊戲發展。(圖片來源/廖庭歡製)資料來源:《夕生 Halflight》官網、《冥夏之途》官網、《打鬼》官網、《赤燭遊戲》官網

台灣民間信仰之所以吸引人

以台灣的民間鬼神組成的恐怖遊戲?為什麼吸引人? 一直以來,台灣人對於神鬼的想像力都是異常豐富的。這要追溯至來台開墾先祖的故事,當時先祖來台,台灣尚未開發,大自然的環境與人類密不可分,大自然的力量也遠遠勝過人類,山崩、地震、風災水患,被視為危及生命的存在,面對這些不可控的威脅,先祖便產生極大的恐懼,於是將這些現象編造成妖怪的作亂行為來安撫自己,「魔神仔」因此誕生了。所以魔神仔其實可以視為人類想像下的產物,例如著名的本土魔神仔「紅衣小女孩」就被說成是專門在山林裡蠱惑人心,讓你迷失方向的魔神仔。而且漢人相信「物久而成妖」、「物老而成精」的觀念,所以大自然的萬物都可以成為妖、化為精,如石頭精、樹妖......等,而這些不同的因素造就了台灣擁有豐富的神鬼故事。

對於台灣人來說,民間信仰早已是文化的一部分。(圖片來源/廖庭歡攝)

而除了想像外,魔神仔的意象還與人類的集體潛意識有關,根據《魔神仔的人類學想像》一書指出,人類對於魔神仔會把人帶去洞穴,並餵人吃草、樹根、甚至蚱蜢昆蟲的想像來自於人類的集體潛意識,因為早期人類還不會建造房子,都是居住在洞穴石壁,而且還經歷過一段生食到熟食的飲食過程,所以人類對魔神仔的想像,說明人類一直保留對古老生活的記憶。

鬼神信仰題材 能信仰多久?

隨著都市快速發展,人與大自然的距離被拉開了,我們也開始將地震、風災水患視為正常現象,虎姑婆的故事,越來越少的小孩聽過,民間鄉野傳說、鬼神信仰漸漸從我們的日常生活中被遺忘,但我們無法否認台灣的民間信仰早已處處生根的事實,無論是因為先祖編造的故事而流傳下來,或是人類學的觀點,他們正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台灣人,成為文化不可或缺的部分,恐怖遊戲或是電影採用此題材,不但可以讓台灣人產生文化的熟悉感,而信仰帶來的神秘色彩,更添加體驗的刺激感。如果台灣娛樂產業需要在國際化的浪潮下生存,就必須開發本土化的題材,如果能好好善用台灣豐沛的神鬼故事、傳統元素,融入虛構的電影、故事中,那便可以幻化為台灣獨有的創意武器。

雖然近幾年台灣電影和恐怖遊戲因為民間信仰的題材而大受好評,但我們不得不思考,這短短幾年冒起的成功,背後潛藏更多的不確定性,加上台灣娛樂產業本身結構脆弱,國產鬼片也是從2005年的《宅變》,醞釀了整整10年,才又有《紅衣小女孩》這樣的國產作品。台灣國產的恐怖遊戲尚處於獨立工作室開發的狀況,目前仍需募資平台或是代理商幫助,缺乏開發資金和自行發行的管道。而且單憑台灣市場規模,是無法支撐整個產業的,如何讓海外市場買單台灣民間信仰的創意,也是未來需要考量的因素。

記者 廖庭歡
常常因為看劇荒廢寢食的女子
編輯 黃淳妤
喜歡涼涼的天氣,所以最喜歡秋天  
記者 廖庭歡
編輯 黃淳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