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期

路不轉就「待轉」 路口藏危機

台灣機車密度極高,設有許多特殊的交通規定。其中「機慢車兩段式轉彎」自施行後一直飽受爭議,如何完善相關配套措施及取得朝野雙方共識,目前仍是一大難題。

路不轉就「待轉」 路口藏危機

陳希妍 報導  2018/10/07

全台灣有2300萬人口,卻有超過1300萬輛機車。

現今,便捷又經濟的機車已成為許多學生、上班族群的生活必需品。然而,在人們享受機車所帶來的便利之際,同時也面臨著其附加的危險。不管是四輪族、二輪族或路人,皆共同使用一條馬路。道路交通安全關乎到每一個人,沒有人能置身事外。

地上和地下皆四通八達的台北車站交通系統。(圖片來源/陳希妍攝)

全球機車與汽車的交通規則大致相同,僅有少數國家存在差異。根據交通部最新公布的機車調查報告,台灣機車密度居亞洲之冠,平均每平方公里的機車數量高達378輛,且每年以幾千、幾萬的單位持續增加。在這樣的環境下,台灣擁有許多特殊的交通規則,「機慢車兩段式轉彎」,俗稱的「待轉」便是其中之一,並於前年納入機車路考新制。但自從該規定實施以來,大大小小的爭議如同尖峰時刻的車流量般接連不斷。究竟機車待轉是為保障駕駛安全?還是增加風險因子?

何謂機慢車兩段式轉彎?

根據《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9條規定,機車於交叉岔路口轉彎時,駕駛需遵循標誌或標線規定。若內側車道標示禁行機車,或行駛於三快車道以上的單行道道路,應依兩段方式進行轉彎。簡單來說,當機車駕駛在路口看到機、慢車兩段左轉標誌時,即使紅綠燈顯示綠燈直行,也不可以直接左轉或在內側等待,而是要先行駛至右前方路口的待轉區,與橫向的車輛同時前進。

機慢車兩段式轉彎標誌為一藍底白圖案的圓形,此為兩段式左轉示意動圖。(圖片來源/陳希妍製)

兩段式轉彎標誌規範的車種包含排氣量250cc以下的機車,及只能行駛於慢車道的車輛,如腳踏車、獸力車。違者將依《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第48條規定,處新臺幣一千二百元以上三千六百元以下罰鍰。同時,依《違反道路交通管理事件統一裁罰基準及處理細則》裁罰機車駕駛人新台幣六百元罰鍰,並記違規點數一點。

相同模式 兩國法規卻大不同

除了台灣,在日本的《道路交通法》中也有類似的規定,稱作「二段階右折(にだんかいうせつ)」,且早我們好幾年實施。兩國法規最大的差異在於適用對象,日本僅要求排氣量50cc以下的輕型機車須兩段式轉彎。因其速度較慢,行經大路口時可能無法跟上車流,主要是以「車速」作為分流依據。

台灣與日本的兩段式轉彎規定比較。(圖片來源/陳希妍製)資料來源:埼玉県警察

官民無共識 反對聲浪大

去年底,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發起「待轉大富翁」,在全台各地募集多名機車騎士於路口不斷繞行,以實際行動表達廢除待轉的訴求。該組織現任執行長林詠軒表示,行車狀況因人而異,規則並不符合個人的當下情況。政府應放寬兩段式轉彎的強制性規定,改為「選擇性」的方式,由駕駛人自行判斷是否要進行待轉。

林執行長也提到,台灣兩段式轉彎的規定缺乏邏輯及系統性規劃,「它被濫設了,有一些是單線道也被兩段式左轉,甚至同一條路不同的路口有一些要兩段式有一些不用。」每個路口標誌未統一,騎士需在路口附近切換車道。除了造成駕駛判斷混亂,也增加危險性。機車騎士黃小姐也說到:「待轉區不知道能不能統一點,有時為了要找待轉區,反而很危險。」而日本會在每個路口標明需待轉或禁止待轉的標誌,解決這種模稜兩可的狀態。

「你可以養成你自己安全的習慣。」林執行長說道,他認為直接左轉之所以會危險在於駕駛人的不小心。因此,該組織除了爭取機車路權外,也在臉書上積極倡導安全駕駛的觀念,並籌辦多場道安講習講座,希望透過教育來導正機車族的壞習慣。

2017年台灣路權促進會舉辦的待轉講座。(圖片來源/FB粉絲專頁【野青社】授權)

由於台灣待轉法規的不明確性,也衍生出許多問題。如進行待轉時並未規定是否需打方向燈,造成打右轉燈的駕駛被誤認為右轉車。且若為多種運輸工具的使用者,不同車種規定的差異將增加違規的可能性。

待轉安全性 專家、數據來解析

國立交通大學運輸科技與管理學系副教授吳宗修解釋,直接左轉的風險來源在於自己的行車路線,將會與對向車的路徑產生交集,因而容易發生事故,運輸學理上稱作潛在衝突(potential conflict)。然而,改為兩段式轉彎及搭配紅綠燈管控後,將可有效避免此風險。

直接左轉路線將與對向車道車輛產生交集。(圖片來源/陳希妍製)

吳教授也對待轉格的爭議做出說明,如待轉格繪製於橫向車道的邊線以內,因此並不會與橫向的車流交會。而針對待轉格空間不夠的問題,他表示這牽涉到交通的尖離峰時段。若一味增大待轉格,以理論來解釋,在車流少時,將會過度投資(over-investment),即浪費空間的情形。因此,在特殊時空下,必須讓車流量呈現過飽和(over-saturated)的狀態,充分利用所有車道空間,才符合最佳大效率。

「國家政策要顧全大部分人,不會因為少數人都會轉而犧牲多數人。」自稱與台灣機車路權促進會「交手」多次,吳教授認為兩段式轉彎規定目前仍有存在的必要,因社會上大多數人對直接左轉的安全性仍抱有疑慮。「我會遵守這個制度,雖然有時候會不習慣,但車多的時候有比較安全。」機車騎士許先生說道。另外,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交通警察大隊事故處理組分隊長張書豪表示:「機車事故裡面,在待轉區被撞的事故,在去年大概有0.1%。」相較於其他機車事故,數量偏少。

待轉格標設位置也是待轉爭議中之一。然而,2017年機車駕駛於待轉區遭撞事故僅占所有機車事故的0.1%。(圖片來源/陳希妍製)資料來源:臺北市政府警察局交通警察大隊事故處理組分隊長張書豪、警政統計通報

因地置宜 邁向雙贏

儘管兩段式轉彎規定是由中央政府所訂定,但各縣市政府有權根據實際情況決定其管轄的各個路口號誌。且若當時有警察正在進行交通管制,也會優先考量警察的指令,為看似強硬的法規加上幾分的彈性,落實「因地制宜」的理念。如新北市交通局在本月4日(10/4)於淡水區淡金路二段北向外側增設「機慢車左轉專用道」,以藍色油漆鋪面引導用路人。該措施將大幅改善此區域待轉空間不足,並有效防止違規情形,確保騎士行車安全。

新北淡水區淡金路二段外側增設機車左轉專用道後對照圖。(圖片來源/陳希妍製)

民眾亦可透過政府設立的線上「公共政策網路參與平臺」向交通部提議,藉由與民間交流,提升政府治理效能。待轉爭議雖一時之間無法快速改善,但這項已實施幾十年的規定,至今仍是政府單位與學界高度關注、討論的對象。期望未來能在正反兩方聲音之間取得平衡,消除「不便」,共創「方便」。

縮圖來源:陳希妍攝

記者 陳希妍
Too old to cry, too young to die.     —《 變了好多》
編輯 黃淳妤
喜歡涼涼的天氣,所以最喜歡秋天  
記者 陳希妍
編輯 黃淳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