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期

為同志議題歌唱 最迷人的綻放

用聲音傳遞情感,以歌曲訴說故事,特洛伊(Troye Sivan)將竭盡一切,用音樂,為LGBTQ而歌。(LGBT是女同性戀者、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與跨性別者的英文首字母縮寫字,Q指的是性身份疑惑者)

為同志議題歌唱 最迷人的綻放

林奕廷 文  2018/10/07

「So I'm counting to fifteen  熬到了十五歲
Counting to fifteen, counting to fifteen  我才接受了真正的自我
So I'm counting to fifteen 熬到了十五歲
Counting to fifteen, counting to fifteen 才終於勇敢讓別人看見真正的我」

這首〈Heaven〉,道出在特洛伊15歲那年,向家人、向這個異性戀仍為主流的社會,宣告自己是一名同性戀。這對於他而言,是人生中一個相當重要的轉捩點。

內心的矛盾與糾葛 使他快速成長

特洛伊在15歲時就意識到自己是一名同性戀者,然而這段過程對於他來說並不容易。成長於一個信仰猶太教的家庭,宗教之於他而言,是個不可撼動的存在,因此性別認同與性向這些不得不面對問題,對當時的他而言,是不斷的拷問與折磨。害怕與其他人不一樣、害怕這份秘密曝光,因此他小心翼翼地守護著這份在心底最柔軟、脆弱的一塊。

但也因為這個身分,使他更早開始認識自己,從最初的小心探索、畏懼,到否認、逃避,最後理解,甚至是坦然面對。這些一般人可能要花一輩子才能明白的事,特洛伊在15歲,這個尚嫌稚幼的年齡,就將自己隱瞞多年的秘密說出。而他也知道一旦這個祕密曝了光,可能需要承受風險,或許會受到他人不理解的輿論和撻伐,或許會對現在的生活造成巨大的改變,但他還是決定坦然面對,向自己坦承。

提早歷經內心這些反覆糾葛與審視自己的過程,使特洛伊比起一般同齡的孩子成熟。在接受自己是同志這個身分後,他開始為同志,甚至是LGBTQ發聲。這是他一直以來秉持的音樂信念,也被特洛伊視作一生的使命。

特洛伊常在社群媒體上公開支持LGBTQ。(圖片來源:特洛伊Instagram

擁有藍色眼珠的憂鬱少年

2013年,特洛伊以歌手的身分與唱片公司簽約,2014年8月首張迷你專輯《TRXYE》的誕生,宣告特洛伊正式進軍主流樂界。他迷幻而憂鬱的音樂魅力快速感染了樂壇,更在2015年發行第一張錄音室專輯《藍色年少》(Blue Neighbourhood),而著名的「禁忌三部曲」便是收錄在這張專輯。在禁忌三部曲中特洛伊將同志議題真實化、故事化,象徵它是會在每個小鎮上會發生的事,也是會發生在你我身旁的事,更有不少人臆測,這或許就是特洛伊的親身經歷。

而這三首歌分別是〈Wild〉、〈Fools〉、〈Talk me down〉。三者組成一個完整的故事,訴說在年少時,兩個小男孩間萌發的情愫,長大卻被父親發現,因此這份愛情被狠狠地扼殺、抹滅。三首歌皆緊扣著抑鬱、壓迫的氛圍,藉由MV中劇情及色調,透過鏡頭將灰藍色的沉鬱、刻骨的愛情以及難以言喻的心痛,完整的呈現了出來,更讓人能陷入歌曲所要表達的情境當中。

在聽這三部曲的時候,我特別喜歡在《藍色年少》三部曲當中情感的層層堆疊。〈Wild〉的旋律輕輕的、慢慢的,參雜著一點悲傷、一點懷念,像是在你耳邊說一個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這份回憶很美,但回想起來卻痛苦得讓人撕心裂肺。這份苦痛與無奈在〈Fools〉被放大,他可以奉獻所有,但在最後卻全是一場空,只因為傳統社會保守的成見與不諒解,比起〈Wild〉,〈Fools〉很明顯的將旋律變得更慢了,似乎象徵這份痛將永無止盡的啃蝕著他。〈Talk me down〉是三部曲的最終章,是個悲傷的結局,雖然在故事中阻礙戀情的父親過世了,但他的愛人最終也選擇了自殺。

《藍色年少》的專輯封面。(圖片來源:特洛伊Facebook

在這個社會上恐同、歧視的眼光至今仍然存在,且不在少數,這對於同性戀者來說,是無力,更是無奈。這樣不公平的處境卻仍在世界的各處上演,多數人選擇不張揚,或是隱忍。然而,為什麼同性戀者卻總是被社會逼迫,到最後需要藏匿,甚至是改變自己的性取向?讓人不禁想問,為什麼他們需要承擔這些?這件事本身是如此自然,就像人類的本能一般,他/她們有權利去愛,而愛不分性別。這不是能被控制、被強迫,就能輕易改變的。

只為你綻放

如果說《藍色年少》講的是青澀男孩的初戀與青春,那《綻放》(Bloom)描寫的便是更大膽、赤裸的成人之愛。這張於2018年8月31日發行的《綻放》被譽為「性愛專輯」,無論是在歌詞,或是MV的意境上相較於特洛伊先前的音樂,嘗試了更大的突破。

從最先釋出的〈My My My!〉到這張專輯的同名單曲〈綻放〉,特洛伊帶著更加成熟、強烈的Electropop(電子流行)風格回歸,除了在音樂風格上的轉變,在MV中我們也可以發現特洛伊對這張專輯的用心。在〈綻放〉的MV裡,特洛伊畫上大膽的紅唇,搭配浮誇且鮮豔的服飾,盡展誘惑風貌,亦運用強烈的視覺色彩表達澎湃的內心情緒。我們在MV裡更能看到許多赤裸上身,以及花朵恣意綻放的鏡頭,象徵跨越性別的情慾渴求、性愛歡愉。

〈綻放〉MV中的特洛伊。(圖片來源:特洛伊Instagram

特洛伊正在用自己的音樂感染力,使這個世界慢慢改變。

存在於同志間的性愛,與交歡後心靈上的解放,是一件再自然不過的事,可是多少人有勇氣,願意成為那個將它說出來的人?面對同志議題,表態支持或反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要讓世上的更多人理解甚至是認同,是存有一定難度的。而特洛伊在做的,正是藉由他的音樂,帶領聽眾去感受多元面向的同志議題,更大聲唱出了身為LGBTQ的自信與驕傲。

將人生故事寫進音樂 釋放最真實的情感

有人迷戀特洛伊的憂鬱魅力,或為他特殊的嗓音沉醉,但要論什麼是特洛伊最吸引人的地方,我會說是他的歌聲的渲染力。因為他唱的是自己的故事,那些透過音樂傳遞出來的,是他最真實的情緒。

以收錄在最新專輯《綻放》中的〈the good side〉為例,這首歌說的是特洛伊的上一段感情。當時他的音樂上開始得到關注,有了一定的名氣,但兩人的感情卻開始出現了分歧。在事業獲得成就的同時,卻失去了愛情。藉由這首歌,他想告訴前男友,過去在這段戀情中的無奈、悔恨與不理解,此時將全數釋懷。與多數的分手情歌不同,這首歌聽起來一點也不悲傷,更多的,是惆悵。伴隨特洛伊呢喃似的唱法,看似平淡的旋律,卻重重的打到每個聽眾的心底。

我想這就是特洛伊令人著迷的地方,他將音樂作為記錄生命的一種方式。發生在人生中的每一個故事,每一齣插曲,都是他創作的來源。從自我認同上的心路歷程,到每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特洛伊用音樂替世界帶來改變,更成為人們心靈上的寄託。

一直以來,特洛伊的音樂理念都是堅定且明確的。每張專輯的推出,除了不同的聽覺享受,從歌詞、從MV,我們總能看出特洛伊想表達的,遠遠多於眼睛所見,更多的是內心的體會與感受。

相信無論是現在還是未來,特洛伊的音樂路上一直都不孤單,因為在他身後總有耀眼的七色彩虹相伴,替他的音樂增添更多絢爛的色彩。

縮圖來源:特洛伊Twitter

記者 林奕廷
立志做一個能活得隨心所欲的大人
編輯 蘇嘉薇
想當一隻每天睡20小時的無尾熊。
記者 林奕廷
編輯 蘇嘉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