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期

星期幾的愛情

在一個星期裡,人會有很多種狀態,憂鬱的禮拜一,放鬆的禮拜五。我們都在愛情裡浮浮沉沉,七個不同的故事,象徵了不同的愛情狀態。

星期幾的愛情

洪蜜禪 文  2018/10/07

星期一 問候親愛的最恨的你

今年是我和芯認識的第十年,她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朋友。不過中間有兩年的時間,我們很少聯絡,但我隱約知道她和一個叫做紹祺的男生在交往。有一天半夜,我突然接到芯的來電,我聽出她的聲音是哽咽的,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她大哭,我知道這是芯的極限了。

紹祺和芯幾乎天天吵架,灼熱的巴掌打在芯白皙的臉龐上,手臂上的抓痕是新的還是舊的好像也不重要了。隔日,芯最愛的水仙花又擺在桌上了,一切又是新的開始。這是一個無盡的循環,芯的靈魂在這段感情裡死了一半。

最後芯是不告而別的,和紹祺在一起的日子,她就像是蜘蛛網上的獵物,拼了命掙扎卻徒勞無功。

「如果你再遇見他,你會對他說什麼?」我問。

芯點了一根菸,想了很久很久,最後說:「我會問他,你這些年過得好嗎?」

「我希望他過得不好,那麼我便過得好。」我認為芯始終對他是帶著恨的。

星期二 寫一首歌給第三個願望

晴凱在我的印象裡,他是個總是撥弄著貝斯的憂鬱男孩,總是給人活在另一個世界的感覺,我沒想過他竟願意與我分享他的故事。

晴凱有躁鬱症,從國中到大學他總是定期去找輔導老師約談,是一種例行公事,讓世界知道他在努力活著。「我從國小就相信,不論發生什麼事,人即便什麼都沒有,仍能擁有死亡。」悲觀和樂觀每天都在拉扯著晴凱,如同彈性疲乏的橡皮筋一般,等著斷線的那一天。

極度樂觀的一面,偶爾會跑出來跟他說「會有那麼一個人,在等著你,還不能死喔!」即使那時候的他是個性單戀者,只能愛人卻無法被愛,但他還是抱著那麼一絲希望。

直到遇見雨涵,她是晴凱真正的「晴」,他的心跳恢復了。「從小到大我總是被留下來的那個,生母、父親、姐姐……對我來說家不是家。」雨涵去車站送他上台北的那天,晴凱忍不住在客運上大哭,這一次,他終於不是被留下來的那個。

晴凱第一次這麼想幫一個人慶生,望著她吹蠟燭的臉龐,晴凱忍不住輕輕在耳邊問:「剛剛第三個願望裡有沒有我?」雨涵點點頭。但再問「那第三個願望裡有我們嗎?」她只是默默流下淚。

「以後即使我們分開了,你也不准自殺喔!打勾勾。」晴凱多麼想跟她說「我已經辦不到了。」最後他們分開了,晴凱卻也再也找不到自殺的勇氣。

「我明白,我要帶著第三個願望活下去。」我發覺晴凱已經不是以前的他了,現在的他,是有顏色的他。

星期三 想和妳在海裡當一隻魚

在一個夏日,我與安娜約在一間咖啡店,今天的她散發著不一樣的氣場。我看見她的欲言又止,她向來是藏不住情緒的人,於是我問「你是不是有什麼事要告訴我?」

「我愛上了一個人,終於。」安娜的眼角是藏不住的笑意。
「很好阿,是怎麼樣的一個人?」我攪了攪杯中的奶昔,真是甜得不可思議。
「是一個女生,你會很驚訝嗎?」

安娜是第一次愛上一個同性,黛安在她毫無防備的時候闖進她的生命,在她決定休學到北京流浪的時候。安娜帶著黛安去了她最愛的蘭嶼,兩人赤裸的在無人的秘境比賽游泳,一起喝酒到天亮再跑到東清灣看日出。

安娜和黛安談了一段夏日戀情,如絢爛的煙花一般,美麗而短暫,她們都明白,誰也不會為誰佇足。後來安娜還是去了北京,我是為她高興的,或許只有隔著大海,才是最美的距離。「至少在我最好的年華裡,遇見了她。」安娜這麼說。

星期四 我們之間隔了半個台北

我一直覺得懋是一個自由自在的人,他有一種無拘無束的氣質,像個長不大的小孩。

淓是懋的同班同學,和我有過幾面之緣,他們後來在一起了。淓在我眼裡是個文靜穩重的女孩,和懋就像是天秤的兩個極端,我不知道淓是否也被他自由自在、放蕩不羈的氣質吸引,但愛上這樣的人,註定有許多孤獨的夜晚。

「有一次,我忘記我跟淓有約,直接睡到下午,她居然自己跑去電影院看了我們原本要一起看的電影。」懋一定沒發覺提到淓時,他臉上總是滿滿的笑意。

「不要看淓平常這個樣子,她在愛情裡幼稚到不行。」我心裡想,一個女孩的這一面,只有和她戀愛的人才看的到。

有一年冬天,淓出了車禍腳骨折了,那三個月裡,懋不管天氣多冷,還是每天騎車跨越半個台北去接淓下課,因為他不想讓淓覺得自己是一個人。我知道懋在這段感情裡,用自己的方式愛著淓。

星期五 點一杯瑪格莉特給自己

這是一個星期五的夜晚,我走在黑夜漫無目的遊蕩,一間橘紅色氛圍的酒吧彷彿在呼喚著我。

點了一杯瑪格麗特,是漂亮的檸檬色,輕輕啜飲一口,酒的味道從舌尖蔓延到喉嚨,微微帶點灼熱感。我讓自己進入放空狀態,杯緣的水珠提醒我時間的流逝,忽然間,掛在門上的鈴鐺發出聲響,有一對男女走了進來,男生是個大約五十歲的外國男性,女生可能更年輕一些,穿著黑色長裙跟優雅的高跟鞋。

他們同樣點了一杯「海風」,這是一種令人感覺溫暖的酒,他們一直緊靠著彼此的身軀,不時低語相視而笑。像是熱戀中的情侶,卻又顯得更加成熟穩重,如一杯醇厚優雅的葡萄酒。

在你心中四、五十歲的愛情是什麼樣子的?被生活磨光了熱情,濃情蜜意成為一種奢侈,步入中年的人難道沒有熱戀的權利,生活只剩下柴米油鹽醬醋茶嗎?我想,愛情是有很多種面貌的,你永遠都有熱戀的權利。

星期六 想和你看一場演唱會

晨毅實習的時候,愛上了一個叫做羽凝的女孩,大晨毅三歲。從晨毅敘述的故事看來,誰都會認為羽凝對晨毅是有精神出軌的,只是最後的最後,羽凝仍然沒有選擇晨毅,而是回到陪她度過六年青春的男人身邊。這樣的決定,晨毅又怎麼忍心責怪。

晨毅只認識羽凝的十分之一,卻義無反顧的愛上這十分之一,也痛的刻骨銘心。我想這十分之一,是最裸露也是最完美的羽凝。

「如果有機會和她談一場戀愛,你最想做什麼?」
「和她聽一場演唱會,我只能想像我身旁坐著的是她。」晨毅回答得很快。

即使過了很久,晨毅仍然會把她的名字拿出來曬一曬,再小心翼翼的藏到抽屜最深處。

星期天 記得給自己一個擁抱

有許多時刻,柏修會感覺自己的靈魂和身體分離,思緒飄在空中,所有情緒隔絕在一片毛玻璃外,什麼人都無法進入他的世界。

柏修從來沒和誰在一起過,他無法理解愛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他討厭遷就,也討厭改變。

「『伴』這個字不就代表,要把一半的自己與別人分享嗎?我覺得我做不到。」

「這樣有時候不會覺得很孤獨嗎?」我問。

「我很習慣擁抱孤獨。」柏修回答。

不過柏修的眼睛洩漏了他的落寞,我想他的內心深處還是渴望,有那麼一個人,可以看穿他眼裡的孤獨倔強,再輕輕給他一個擁抱。


創作理念

人的一生都在學習如何愛人,這是一種循環,如同周而復始的星期制。七個故事象徵了不同的感情狀態,希望大家能在這些故事裡找到一些共鳴。

縮圖來源:洪蜜禪攝

記者 洪蜜禪
喜歡貓咪,希望成為自由自在的人類。
編輯 蘇嘉薇
想當一隻每天睡20小時的無尾熊。
記者 洪蜜禪
編輯 蘇嘉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