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期

街角的書店 悄悄開張

在箝制思想的保守社會裡,店內到底藏有什麼神奇魔力能與之抗衡?藉由電影《街角的書店》與《濃情巧克力》,喚醒心中那渴望被聽見的聲音。

街角的書店 悄悄開張

汪彥彤 文  2018/10/07

閱讀的能力在人類的細細琢磨後,成為時間洪流裡不可或缺的美麗,就像擺渡人一樣,閱讀帶著我們去思辨、去開拓、去改變。「閱」包含看、經歷及檢驗之意;「讀」則有念、看及專攻之解釋,若只有讀「書」才稱得上閱讀,那又何足掛齒?白紙黑字之外的人事物才更值得去閱、去讀。《街角的書店》(以下簡稱《街》)與《濃情巧克力》(以下簡稱《濃》)皆討論到這個生命課題,在思想被箝制的時代背景下,那些亟欲發出的聲音、亟欲叛逆的思維將透過閱讀開啟一個新的時代。

從街角開始 書香四溢

《街》描述了於西元1959年,佛蘿倫絲(艾蜜莉莫提梅飾)在丈夫過世後孤身來到英國小鎮哈博洛。喜愛閱讀的她視書本為精神糧食、心靈雞湯,因此期盼能在這裡開一間書店,將文字的溫度傳遞下去。然而,開店的過程並不如想像中容易,對於掌權者而言,它打亂了小鎮的秩序、衝擊地方文化且挑戰權威,各方質疑如雪片般飛來。開張後,麻煩與刁難接踵而來,在快要放棄時,是隱居森林的怪男人布朗蒂希(比爾奈伊飾)和店裡打工的小女孩克莉絲汀(奧諾科尼弗塞飾)作為黑夜裡的星子,引領她堅持下去。

街角的書店,小鎮裡的新氣象。(圖片來源/Transmission

故事跟著優雅的音樂慢慢推進,似比貓步還輕的調子卻能撼動人心。其深刻之處在於導演伊莎貝拉庫謝以較輕的力道勾勒女主角的形象,藉由其他配角的鮮明個性,烘托出佛蘿倫絲的淡雅以及蘊藏其中的強大信念。相比之下,《濃》裡女主角的個人特質較為深刻明顯,顯著的形象及個性成為貫穿全劇的關鍵。

巧克力 撫慰你的心

《濃》很巧地也將故事的時代背景設定在西元1959年。北風颼颼的日子裡,薇安(茱麗葉畢諾許飾)帶著女兒來到法國的小鎮蘭斯昆尼特,當時正值「四旬齋」,齋期必須禁食,然而薇安卻選擇在這個時間點開一間巧克力店。身為外來者的她不但未婚生子、不上教堂、穿著暴露且行為開放,種種舉止不被當時民風保守的小鎮所接受,更是觸怒了鎮長雷諾伯爵(艾佛列蒙利納飾)。出乎意料的,來自異地的神秘巧克力竟成為人們抒發情感、打破舊有觀念及重新思考人生的催化劑。

薇安的巧克力店正式開張。(圖片來源/官方劇照

雖然與《街》有著相似的大綱,兩者的敘事手法及偏重的元素卻十分迥異。《濃》的文藝氣息以及著墨在周遭自然環境的鏡頭少了很多,不過因為聚焦在好幾位鎮民與女主角之間的鏈結及故事上,所以劇情變化幅度大、節奏緊湊且高潮迭起。

英吉利海峽兩端 上演相似戲碼

《街》與《濃》雖是相差十餘年的作品,表面上看來題材也不同,但兩者卻擁有許多相同處。首先,時間點完全一樣,從英法兩國在地方上有權有勢之人,完全凌駕在市井小民之上的景象可見一斑。人物設定上,女主角都是在沒有丈夫陪伴的情況下到異鄉自己開店,不僅象徵女性獨立,更彰顯了她們想對小鎮有些貢獻、有些影響、甚至是想開啟一個新時代的決心。

另外,對於鎮民的描繪也是有異曲同工之妙,他們的想法多半保守封閉,透過以訛傳訛的方式來傳遞知識,你說我聽,我說你聽,一來一往之間沒有所謂尋求真相這回事。這樣的安排增加了女主角推動改變的阻力,讓故事更有張力地突顯改變的重要性。

不過,若以題材的吸引程度而論,《街》則略遜一籌。因為「書」比起「巧克力」來得嚴肅很多,與「閱讀」的相關性也比較高,所以可能不會特別好奇究竟文字是怎麼影響鎮民思想、如何改變傳統的。而又其敘事步調較緩,人物之間的情感較含蓄,詮釋方法走內斂優雅的風格,所以整體故事較無大起大落的波動。

相比之下,《濃》不僅先透過巧克力這個不起眼的零嘴帶進主題,更描寫人與人之間的各種事件,來滿足觀眾想要看更多故事的慾望,例如:被老公家暴的女子、被自己女兒唾棄的老奶奶以及婚後渴望卻得不到老公激情的女人,如何在薇安的店裡藉巧克力解放被壓抑的慾望、訴說心裡的不暢快和下定決心改變現狀。

薇安透過巧克力與鎮民相處融洽。(圖片來源/官方劇照

更引人入勝的是,薇安利用巧克力「閱讀」每一位顧客時,那真誠的雙眸足以將這份力量渲染給鎮民,他們懂得閱讀自己,閱讀內心真正的渴求,最後願意揮別傳統。這樣的感動,我想,是這部電影非常成功的地方。

新思想的撞擊 自由的美好

看似南轅北轍,卻不約而同地探討了新舊思想之間的拉扯與改變的力量。兩部作品皆清楚點出當時社會結構下,人民內心對思想解放的渴望。把電影拆解開來,會發現他們兩者都拋出了同樣的議題,即社會中少數有權有勢之人竟可以控制且洗腦大部分人民的思想行為,抑制言論自由的發展。同時間,故事也呈現了解決這個問題的方法,就是勇於挑戰。但勇氣怎可能憑空而來?

給自己勇氣前,得先覺醒。而我想以「閱讀」來詮釋整個覺醒的過程,因其是一個探究、理解、領悟的歷程。不是一味地人云亦云,跟無頭蒼蠅一樣盲從,而是找到自己後,再去找尋自己的觀點。那一剎那,會發現擁有自由意識的美好。我認為,這是電影試圖想帶給觀眾的。

到頭來是閱讀自己的內心。(圖片來源/Transmission

跳脫框架 享受閱讀

生活在21世紀的我們是否真的與故事裡大部分的鎮民有所不同?我們不再以訛傳訛了嗎?我們不再以表象排除異己了嗎?是不是有更多新的體制去限制了我們閱讀自己以及整個大環境的能力?又或者現在只是20世紀以另一種風貌呈現的樣子?佛蘿倫絲是這麼說的:「每當我融入一個故事之後,總需要走到海邊,享受淡出的感覺。」或許,先試著從體制、從框框中抽離吧,然後那無邊無際的大海就像心裡最深處的聲音,值得且需要被閱讀。最後,會找到答案的。

縮圖來源:Transmission

記者 汪彥彤
是不是有個烏托邦 裏頭種著土耳其藍的 仙人掌 還有 喝著抹茶的熊超人
編輯 蘇嘉薇
想當一隻每天睡20小時的無尾熊。
記者 汪彥彤
編輯 蘇嘉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