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期

那些埋在心底的愛情

我在心裡挖了一個很深很深的洞,將我們的愛情埋在那裡。也許最後我們都會淡忘,但請記得:我愛你。

那些埋在心底的愛情

郭玟妤 文  2018/10/14

守候

(圖片來源/手寫誌

他們在同一間公司工作,分屬兩個部門,平常沒什麼交集,除了偶爾在辦公室擦肩而過。某次會議的相鄰,兩個人的生活才開始有了交會。

起初只是會後的閒聊,到遇見對方時的相視而笑,後來他們開始會在茶水間偷偷抱怨上司、在午休時間相約出去吃飯、在週末時一起看場電影。下班後,他會陪她和狗狗,在月光下漫步。

兩個人的距離越挨越近,話題也從公事一路延伸到興趣、生活、價值觀、友情和家庭,但這一切一直停留在「朋友」的形式,又或者「同事」的關係。
這樣的狀態是兩人的默契,彷彿只要再近一些,就會傷到彼此。

一如繼往的夜晚,他們喝了幾罐啤酒,並肩在公園的長椅上呆坐著。
寧靜的夜空,搭配著都市的喧嘩。

今天的氣氛有點不一樣。

「欸,我問你喔」她開口,

「我條件不好嗎?為什麼到現在還是一個人?」

他知道,她的生活不需要感情滋潤,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輕鬆自在,但最近她的母親開始催促起她的未來。接近三十,老大不小的,會擔心也是在所難免。

光線的昏暗使他看不清她的臉,但他似乎能感受到那臉頰上些微的紅暈,不知是因為難為情、還是因為酒精的微醺。

「如果真是那樣,」

「大不了,我陪妳單身一輩子。」

試探

(圖片來源/手寫誌

女孩很燦爛,就像冬日和煦的朝陽,溫和不刺眼,卻依然迷人。
她坐在男孩斜前方兩三排的位置,他默默地看著女孩的背影,日復一日。

距離大考的日子越來越近,女孩是男孩心中唯一值得開心的事。

雖然同班已經一年多,但其實兩人一直處在「半陌生」的狀態。
直到有一天,他們兩人在學校自習室待了好久,女孩收拾書包準備離開時,男孩才問她願不願意週末時一起到圖書館唸書。

女孩想一想,答應了。

那瞬間,男孩覺得自己好像被什麼推入漩渦中,無法自拔。

他戀愛了。

後來,週末去圖書館報到成了他們的例行公事,男孩也想盡辦法參與女孩生活的每部分。

打掃時間故意找女孩打鬧、不懂料理還是厚著臉皮加入烹飪社、努力提升自己的成績,只為了和女孩上同一堂英文課。只要有女孩的地方,他都願意去。

雖然偶爾會聽到同學對自己的閒言閒語,但男孩根本不在乎。

女孩是他的全世界。

他們常常用通訊軟體聊到深夜,假日也會相約見面。電影院、遊樂場、動物園、美術館……他們真的去了很多地方,情侶去的地方。

有次兩人一起騎腳踏車,他差點對著女孩的背影大聲告白。

但最後什麼都沒發生。
當時他只任憑冷冽的風,使勁地往自己臉上砸。

在女孩生日那天說好了。

男孩已經先設想好對話情境,他想告訴女孩,她對自己有多重要,希望他未來的生活中,依然有她。

然而,女孩在生日前兩天不見了。之後她再也沒在學校出現。
世界一如往常地繼續運轉,恍若女孩不曾存在。

「她去比利時留學了。」

「她沒跟你說嗎?」

在男孩的詢問之下,女孩的朋友只以稀鬆平常的態度帶過。

她幾乎是他的全世界,她卻消失在他的世界裡。

男孩再也沒有收到女孩的消息。
「再見。」是他們最後的對話。


「我喜歡你,」

「妳曾經喜歡過我嗎?」

這句話一直留在訊息欄裡,發不出去。

承諾

(圖片來源/手寫誌

「你也入我家祖墳吧。」這是直人生命中,最深刻的一句話。

他們誰也沒想到,有一天「愛」會走進兩人的生活裡。

也許從直人踏進優馬家門的那一刻開始,感覺就不一樣了吧?

優馬自以為是又愛耍賴,卻意外地很堅強。
母親彌留之際,反而是優馬冷靜安慰不知所措的直人。

事後,優馬在處理母親墓地時,隨口向直人說了一句:

「你也入我家祖墳吧。」

開玩笑的語氣裡,似乎帶著幾分鄭重。

後來,直人突然發燒了。

原本就瘦弱的身形變得更加憔悴。

生病那幾天,直人始終蜷縮在床的一側,優馬則幾乎沒睡。
他天天提早幾個小時下班,回家陪伴直人。

「是因為彈性工時才比較早下班。」

「生病就離我遠一點!」

雖然嘴巴這麼說,卻還是夜夜擁著直人入眠。
裝模作樣的冷淡,老是因為實際行動不攻自破。

「我又不會跑去哪裡⋯⋯」

「可是我擔心你啊!」


「我擔心你死在我家裡。」

優馬總是用戲謔包裝著溫柔,
但這次直人的心境有些五味雜陳。

之後直人才知道,優馬那幾天根本沒有彈性工時,而是為了自己每天從公司早退。


不過,最近感覺變了。

「你不是問我,要不要一起入墳嗎?」

「是啊。」
「你家那邊感覺也不少狀況。」優馬笑了笑。

也許優馬無法體會,但這個問題對直人來說,再真實不過。

「即使不能一起,也希望能相鄰。」


走在回家的路上,直人沒來由地想起這段對話。
兩個男人的朦朧未來,他不是沒有想像過,只是不知道還能和優馬一起走過多少日子。

心頭忽然一陣抽痛,直人止不住地往下跌落,彷彿整個世界從他身邊極速抽離,一點也不留。

「優馬,抱歉⋯⋯」

總覺得自己就這樣離開有點不負責任,但的確沒有力氣再繼續下去了。

所有的承諾在生命面前,都顯得微不足道。


在闔眼的瞬間,他彷彿看到優馬慌張地跑向自己,

又或者那是他一閉眼,就會出現的身影。


創作理念

在朋友建議之下,開了一個放置手寫文字的Instagram帳戶「手寫誌」,專門蒐集有故事的文字,偶爾會有自己的創作,目前正隨性經營中。

這次從手寫誌挑選的三篇投稿,故事主軸都是愛情中容易被忽略、甚至被遺忘的部分,然而它們在一段感情裡,又是如此的不可或缺。我只保留故事的概念,內容已經全部重製,希望這樣的嘗試,是另一種紀念愛情的方法。

縮圖來源:郭玟妤製

記者 郭玟妤
慢條斯理的急性子。 最近是個走火入魔的日影痴。
編輯 李沛榆
想成為吃不胖ㄉ瘦子 是個不折不扣的弟控 喀報令人哀傷      
記者 郭玟妤
編輯 李沛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