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期

門後有什麼 密室機關師戚禎庭

當你身處小小的一隅房間時,你會想逃出來嗎? 密室機關師操控這些精巧的布置,那他的人生又是怎樣的呢?

門後有什麼 密室機關師戚禎庭

黃淳妤 文  2018/10/14

密室,彷彿是隱藏不為人知祕密的狹小空間,佇立在走廊最深處,從黑暗中幽幽探出頭,想把窺視它的人拖進黑色迷霧。謎團包裹著它,僅是靜待就散發異樣美感,聞風而來的人,無不想了解他的秘密,而造就出它的人,便是密室機關師——戚禎庭。

黑盒子的外表 密室藏鏡人

我和戚禎庭相約在他常待的密室逃脫咖啡廳Enterspace,剛坐定便聯絡他。他幾乎是馬上看到我的訊息,數分內,便從店內深處出現。穿著便捷灰色連帽外套的他,揹著同色後背包,像個大學生一樣,信步走來,隨手打招呼後便是一陣親切問候。戚禎庭是密室機關師,但與密室給人陰暗遮掩的感覺不同,他信心外向的氣質與泰然自若的神態,讓密室很難與他畫上等號。也因為這種天壤之別,讓他像個黑盒子。

密室對外人來說就是個黑盒子,機關師就身居在謎團最深處。(圖片來源/黃淳妤攝)

意外就是人生娛樂業

剛過而立之年的戚禎庭,已經是3個孩子的爸,從研究所研究探空火箭籌載回收艙到自學程式,人生紀錄已是厚厚一疊。退伍後,戚禎庭跟朋友聯手創業,研發婚禮專用平台,但後來兩人理念相左,戚禎庭認為朋友想法會是更好的發展出路,於是在友人做市場探勘時,幫忙穩定團隊,並準備另謀出路,也就在此時,遇到了密室逃脫。

當時密室遊戲剛起頭不久,工作室如雨後春筍湧現,市場卻一片叫好不叫座。就在那時,戚禎庭接到高中同學邀約試玩密室遊戲的電話,至此獲得打開密室大門的鑰匙。 「那時團隊有多的時間,玩後覺得很有趣,就變成每個月會撥空去玩。」 也因為這段時間培養出來的習慣,戚禎庭發現朋友的工作室還有空間閒置,一個念頭就這樣閃現。 「我們要不要合作?」

一個意外,戚禎庭把團隊帶進來,一是基於好玩心態,這樣新奇有趣的東西值得一試;再者,當時自己處在創業瓶頸,密室逃脫就像個轉折點向他招手,做遊戲對他更是一場休息。過程並不像是在工作,就覺得是在玩,有時戚禎庭覺得自己就是不務正業,自己選擇這條路是在偷懶。 「(做遊戲)讓你的人生一直在休息,可是它太好玩了就繼續玩下去。」

戚禎庭投入密室遊戲,原本不想花太多時間,卻引起他的興趣,投入更多。(圖片來源/黃淳妤攝)

生活雜學家 機關算盡從小做起

機關師像是電影、遊戲中才會出現的職業,精通各種學術、技藝出神入化。但現實中,機關師不是幻想世界裡虛無縹緲的存在,戚禎庭更像個生活雜學家,大學學到硬體、電路,當兵學到軟體,水電、木工就從修家裡的東西做起。 「機關師這個名字其實很有趣,因為我個人並不是很想稱呼自己為機關師。」 機關師稱呼的由來,原想找個幫忙設備維修的人,但因為這個工作要懂軟體、硬體、電路甚至是木工,最好還有點美感。具備這麼多技能的人,讓團隊不知道要開怎樣的職位稱呼,乾脆就統整到一個詞彙——機關師,而這個夢幻稱呼就這麼被安在戚禎庭頭上。

把玩各種小物的習慣,讓他累積更多,去把天馬行空化為現實。(圖片來源/黃淳妤攝)

「小時候喜歡摸東摸西,我覺得會變成機關師應該有很大的關係吧,本身就有那樣的慾望。」 孩提時代,戚禎庭就喜歡把玩家裡的工具,卻也做了不少蠢事,像是:把金屬夾子夹在插座上,整個人被彈飛;好奇電腦音效卡功能,就把音效卡跟耳掛式電話結合一起,做成變聲電話,到處打電話整人。

不過戚禎庭做東西都是為了特定目的,不管是整人、玩把戲,也有為了生活。大學時辦的卡拉ok大賽,當時想做出節目上切畫面換視角的裝置,就自己買一些電線、按鈕等,運用簡單原理,做出大螢幕上live又可以切換畫面的裝置。無中生有已經是他人格中重要的一筆,無法將它抽離出來,生活已是以創作為核心,一天工作12到15小時實屬正常。也因為生活節奏緊湊,他特別關注家人,當老婆忙著照顧小孩時,戚禎庭為她寫了一個成長紀錄APP做生日禮物,雖然不能時刻陪伴孩子長大,卻創造出自己的陪伴方式。

密室是想說的故事

機關設計需要一些Idea,而科技就是戚禎庭的興趣,他喜歡為家裡妝點高科技,聲控開關、數位化門鎖,最喜歡買一堆科技小物回來試用,也因此想把自己的喜好延伸到遊戲裡。戚禎庭知道市面上有很多科技玩具,腦波儀、LeapMotion等,《VICKY SPACE ESCAPE》這款科技風濃烈的遊戲,就是把他們機關化,讓大眾嘗試不曾碰到的技術。

戚禎庭很喜歡《全面啟動》這部電影,想像主角一樣把自己的想法傳達給別人。「我想透過遊戲去影響社會或是其他人,(密室)就跟電影一樣,有把想法塞到別人腦袋的能力。」密室已經不是說玩就玩,戚禎庭更希望自己做的遊戲帶給人思考空間,不只是來花錢消磨時間。他有很多理念與想法,在此他不僅僅是個機關師,更是個說書人,他想跟人談論抉擇,就將鐵軌上的生命天平實現在遊戲中;身為人父,他想跟人談親情,工作繁忙讓他無法陪伴家人,於是將那份爸爸對不起小孩的心情刻入機關中,想說的話,都已經嵌合在那一間間小房間。

他總是不自覺將生活與機關連結一起,說是工作狂,更像是把機關黏在身上走。(圖片來源/黃淳妤攝)

「密室製作者就是熱情創作者,本來就是吃食這份熱情、玩家的反饋活著。」 身為機關師,戚禎庭看不到玩家在房間裡做什麼,每當心情疲憊、缺乏動力,他會走近那些小房間,沒有做什麼,就是想聽聽聲音。笑聲、尖叫、大叫,聽起來是雜亂無章的音符,卻是這樣真實的情感,成為他的精神糧食,回到電腦桌前的步伐總是有力的。而當看到家長玩完遊戲後,想回家陪陪孩子的匆忙背影,行動就是最好的鼓勵,讓他的故事不只是故事,提醒別人的同時也滿足自己最大的渴望。 密室逃脫遊戲不該是要逃出一個小房間,而是塑造出一個故事,讓人去體驗這種只能在電影中看得到,現實中無法親身經歷的感受,讓聽故事的人,以最近的距離去聽到說書人的話語。

密室的出口 洩漏的心音

密室之於戚禎庭是個美麗的意外。它讓他參與到一個產業的萌芽,這是一般人很難去參與的。至少一般工作,不會讓你去跟文化部、經濟部長官開會,戚禎庭笑道。

他很希望密室遊戲最後能成長到跟電影一樣的高度。「剛開始大家也都很不看好電影,最後它卻成為一門藝術,給人深度的感受。」從他口中,我聽到了對所愛的盼望、不想假手他人的堅定,雖然是做商業經營,但出發點很不商業,反倒像個創作者,想讓自己一手帶大的孩子成龍成鳳。我想密室機關師並不是為了掩藏秘密而存在,而是等待一個人輕敲他的門扉,走進他的心房,傾聽房內那位說書人緩緩道出他心中的憂愁。

記者 黃淳妤
喜歡涼涼的天氣,所以最喜歡秋天  
編輯 李沛榆
想成為吃不胖ㄉ瘦子 是個不折不扣的弟控 喀報令人哀傷      
記者 黃淳妤
編輯 李沛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