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期

封印解除!庫洛魔法使再度出擊

卡通《庫洛魔法使》是許多人的回憶,是否對結局帶有一絲遺憾呢? 今年1月,小櫻回來囉!一同來編織童年未完成的故事吧。

封印解除!庫洛魔法使再度出擊

卓瑋哲 文  2018/10/28

「隱藏著黑暗力量的鑰匙啊,在我面前顯示真正的力量!跟你訂下約定的小櫻命令你──封印解除!」

1998年至2000年播映的動畫《庫洛魔法使》(カードキャプターさくら),是許多七、八年級生的童年回憶、經典之作,即使現在回顧,仍然有說不完的感觸。2018年1月7日,《庫洛魔法使:透明牌篇》(以下簡稱《透明牌》)再度出現螢光幕前,將20年前未完結的故事,接續呈現給觀眾。

《透明牌》宣傳海報。(圖片來源/《庫洛魔法使》官方網站)

女主角小櫻意外打開一本封印之書,導致裡頭被封印的52張庫洛牌掙脫枷鎖,飄散到各地。由於每張卡牌都有獨特且強大的魔力,若沒有主人掌管將造成世界混亂,於是小櫻繼承庫洛魔法使,踏上收集庫洛牌的使命。除了卡牌收集的主線外,小櫻與家人、朋友、封印之獸的相處陪伴與情感增溫,也是深受觀眾喜愛的關鍵。小櫻升上國中,原以為能平靜生活,殊不知一夕間所有卡牌變成透明,而男主角小狼也剛好從家鄉香港來到日本就讀國中,面對新的挑戰與心儀對象的到來,《透明牌》就此展開。

動畫續作 回憶湧現

將多年前的經典動畫續作似乎是日本近期的潮流,如何在傳承與創新間拿捏,是一大挑戰。另一部經典魔法作品《咕嚕咕嚕魔法陣》,也於2017年回歸,它不但更換製作團隊、採用全新的聲優陣容,在劇情上也並非前作的續集,不過由於其故事主要是以幽默詼諧的方式帶給觀眾歡樂,劇情是否連貫似乎沒那麼必要。相比於《咕嚕咕嚕魔法陣》,《透明牌》所採取的模式與其截然不同,除了畫風精緻度提升外,其餘部分都盡量比照前作,原先的人物設定與角色關係沒有改變,配音團隊也全數採用原班人馬。

《透明牌》畫風相比前作更加細膩。(圖片來源/卓瑋哲製)資料來源:《庫洛魔法使》官方網站

此外,《透明牌》不時還會穿插前作使用過的配樂或場景,像是水族館、公園、神社等曾出現庫洛牌的地方。令人敬佩的是,製作團隊巧妙地運用相似的分鏡,讓觀眾既熟悉,卻又因為劇情的不同而不會覺得乏味。看到每一個製作的細節,都會讓我浮現對前作的記憶,克制不住重溫舊作的衝動,製作團隊如此用心的安排,掌握的不只是觀眾對小櫻回歸的期待,更是我們對童年回憶的懷舊。

《透明牌》巧妙地運用與原作相似的畫面,來詮釋新的故事。(圖片來源/卓瑋哲製)資料來源:截圖自愛奇藝

不同流俗的魔法魅力

魔法題材一直是吸引小孩的卡通類型之一,《小魔女DoReMi》、《真珠美人魚》、《光之美少女》等,陪伴無數個童年。對於一個小男生而言要高談拓論變身、施法等情節似乎有點彆扭,然而,我卻相對可以自在地表達我對《庫洛魔法使》的想法,因為《庫洛魔法使》除了呈現魔法的魅力外,更多的是聚焦在小櫻面對挑戰時心境上的成長蛻變。另一方面,小狼同樣也有魔力,而魔力的樣態與小櫻不同,安排男性角色擁有魔力,亦是其他魔法少女動畫不容易看到的。

從最初的庫洛牌,到蛻變而成的小櫻牌,以及《透明牌》裡首度出現的透明牌,每一種卡牌搭配著不同的力量,有類似的元素但又各具特色,封印的過程就如同在欣賞一個藝術品的誕生般華麗,即使是類似的模式,卻因為這些變化而讓人百看不厭。

至於透明牌形象的刻劃,我認為是比較可惜的地方。在前作中,許多劇情都與當集現身的庫洛牌緊緊相扣,庫洛牌各自的性格鮮明,有待小櫻運用不同方法去解決,不過在《透明牌》裡大多數的透明牌,則缺乏收集庫洛牌時的鋪陳,對於原卡牌全部變成透明使我感到不捨,一時又無法對新卡牌產生認同,畢竟那些陪伴小櫻許久、充滿情感的庫洛牌,是誰也替代不了的。

由左至右依序為庫洛牌、小櫻牌、透明牌。(圖片來源/卓瑋哲製)資料來源:截圖自愛奇藝Printerest

愛,就是愛

對我來說,比起魔法動畫,《庫洛魔法使》更像是一部愛情電影,包容著許多形式的愛:異性之戀、同性之戀、忘年之戀、師生戀,甚至是非人類的戀愛。

小櫻與小狼在相愛之前,共同迷戀過男高中生雪兔,而雪兔其實和小櫻的哥哥桃矢是互相喜歡的。桃矢在國中時曾和實習老師觀月交往,後來觀月與前世曾創造庫洛牌、與小櫻同年紀的艾利歐在一起,無性別的封印之獸露比則單戀著桃矢。小櫻的閨蜜知世喜歡著小櫻、小狼的堂妹莓鈴也曾愛過小狼,此外,小櫻的父親是小櫻母親的高中老師、小櫻的同學利佳不斷地對班導師示好,甚至在《透明牌》中的新角色秋穗也暗戀著她的專屬管家海渡。

不同形式的愛。(圖片來源/卓瑋哲製)資料來源:《庫洛魔法使》官方網站

雖然關係錯綜複雜,但童年觀看時並不覺得突兀,我所了解到的,是主角們在追尋愛的過程中,如何確定自己的心意、如何在喜歡中學習。在對愛充滿好奇卻又一無所知的年紀,《庫洛魔法使》傳達「愛,就是愛」的理念,用含蓄的方式呈現不同樣貌的愛,留給我們想像與判斷。

時間推移 面對挑戰

事實上,動畫續作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尤其距離前作已經好幾年以後,首要必須面對的,是世代的改變。在這20年間,原先觀眾群可能早就成家立業,不再是當年守在電視機前的天真小孩,留得住的又有幾個?而現今主要觀眾群的喜好也不能與前一世代相提並論,再加上沒有對前作的記憶連結,很難形成主動觀看續作的動機。

許多人認為童年的小櫻回不去了,那個天真活潑的女孩笑得不再燦爛,似乎還帶著一點違和的做作感,此外《透明牌》的劇情發展緩慢、變得無趣也常被詬病。其實回過頭看前作,可以發現與《透明牌》一樣是循序漸進的步調,慢慢進入高潮,至於小櫻不過是多了一絲成熟。我想,改變的不是動畫本身,而是經過社會歷練的我們,已無法純粹地欣賞作品。

社會的變遷是另一個必須考量的前提,現代社會必然不同於20年前的模樣,在相同的故事時間軸,究竟要保留最初的年代設定,還是摻入當代元素?《透明牌》在這方面處理得不錯,雖然接續著前作的時間點,卻適當地將智慧型手機、無線遙控、視訊、空拍機等橋段融入其中,更能貼近現今觀眾的生活。

目前《透明牌》全22集已播映完畢,小櫻牌為何變透明、透明卡牌來源為何、海渡對小櫻的企圖、小狼隱藏的秘密等,重重謎團尚未得到解釋,對於突如其來的完結,似乎讓人無法接受。但按照前作《庫洛魔法使》70集外加2部劇場版的篇幅,以及還在連載的原作漫畫推測,《透明牌》的完結只能說是未完待續,但接著會以甚麼樣的形式呈現給觀眾,官方尚未有消息,只能靜候佳音。

在劇情的高潮迭起間,我的心情起伏更像是感嘆童年流逝的潰堤。

縮圖來源:卓瑋哲攝

記者 卓瑋哲
只要笑一笑,沒甚麼事情報不了
編輯 許家芸
生命自己會找到出路
記者 卓瑋哲
編輯 許家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