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期

說好的永遠 還有多遠?

當年的那一句「陪妳」,你還記得嗎? 曾經說過的「第一順位」,妳忘了嗎?

說好的永遠 還有多遠?

鄒典儒 文  2018/10/21


102年.秋天

「丁維,我爸死了。」陳筱的語氣很平淡,聽不出任何情緒。
「我聽說了……」
「我覺得他是我害死的。」她的眼神像是無底洞,裏頭承載著深不見底的莫大哀傷。
「妳明知道不是這樣的,陳筱。」
「如果那天我沒跟他賭氣,他是不是就不會半夜出門,只為了買點零食哄我。」
「妳沒有錯,錯的是那個酒駕的王八蛋!喝得那麼醉還敢開車回家,真的是社會敗類!」
丁維咬牙切齒地咒罵著。
「不,我也有錯,是我對不起爸……」陳筱的語氣裡滿是懊悔。
「別這樣,陳筱,妳爸不會希望看到妳這麼自責。」
空氣沉默了許久,短短兩分鐘卻走了將近兩小時
「那……你會陪我嗎?」此刻的陳筱像極了一隻受傷的小貓,大眼睛無神地望向前方。
「不陪妳還能陪誰啦!」丁維好氣又好笑地摸摸她的頭。
「謝謝你,丁維。」陳筱微微地挑起嘴角,揚起一個極小的弧度。
「不客氣。」看見她笑了,丁維這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媽媽,對不起。」陳筱低著頭,不敢看媽媽的眼睛,眼淚卻滴滴答答地落在跟前。
「寶貝,這不是妳的錯……」黃淑慧嘆了一口氣,伸手將眼前的女兒摟進懷裡。
「可是……對不起。」
「不是妳害死爸爸的,爸爸的死只是意外,知道嗎?」淑慧的這句話似乎也像是在提醒著自己。
「嗯……」
「好了,過來把眼淚擦一擦。要堅強一點,以後沒有人保護我們了!」
「媽媽,我會保護妳!」陳筱抬起頭,用天真的語氣說道。
「寶貝,還好有妳,妳是爸爸留給我最好的禮物。」
「真的嗎?」
「那當然囉!筱筱在媽媽心中永遠是第一順位,誰都不能取代!」
越過女兒小小的肩頭,淑慧的笑眼裡滿是淚水。

 

 

107年.春天

「丁維,你知道嗎?我媽好像交男朋友了……」
「真的?」
「嗯,她最近每天都很晚回家。」
「妳媽能找個依靠也好,一個人應該挺孤單的。」
「一個人?那我算什麼?我爸才去世多久,她憑什麼交男朋友?」
陳筱不以為然地說著,口氣冰冷的像是能把空氣瞬間凍結。
「陳筱,妳爸已經走了快五年了。」
「五年……五年又如何?五年過了就能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嗎?我做不到。」
陳筱的情緒開始激動了起來,纖瘦的身子無法抑制地顫抖著。
丁維見狀急忙安撫她:「好啦,先別想太多了,說不定你媽只是最近工作比較忙才晚回家的。」
陳筱沒有說話,她只是望著遠方,像是在思索些什麼。
「那……你會陪我嗎?」她突然轉過頭,大眼睛直直地望向丁維。
「當然啦!有煩惱的時候歡迎隨時打給我求救喔!」丁維的笑容暖得像是能擁抱一切悲傷。
「謝謝你,丁維。」陳筱忽然覺得心中踏實了許多。

 

 

107年.夏天

「寶貝,媽媽想跟妳說一件重要的事。」黃淑慧猶豫許久,終於下定決心開口。
「嗯。」
「張叔叔昨晚跟媽媽求婚了。」好不容易說出口,淑慧如釋重負地舒了一口氣。
「……」陳筱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了什麼,又或者說,她不願相信。
「他答應我會把妳當作自己的女兒一樣疼愛,他也一直很想要一個像妳這麼乖巧的女兒。」
「……」差點沒忍住地冷笑出聲,但陳筱不斷告誡自己:不要鬧脾氣,不要傷媽媽的心。
「等我跟張叔叔結婚了,我們就永遠離開這裡,搬去他在市區買的小公寓重新生活吧!」
「......」陳筱的拳頭緊緊攢著,任憑指甲肆意地在掌心咬下深深嚙痕。
「妳會祝福媽媽吧?」淑慧小心翼翼地等待女兒的答覆。
「祝福?祝福妳終於能名正言順地跟那個肥豬談情說愛?妳就這麼迫不及待離開這個家嗎?」
陳筱終於忍無可忍地大聲質問。
「筱筱,別這樣說妳張叔叔……」
「心疼啊?那妳怎麼就不心疼妳女兒?妳關心過我的感受嗎?」陳筱歇斯底里地向媽媽大吼。
「寶貝,我跟張叔叔結婚也是為了妳好啊!我一直想給妳一個完整的家。」淑慧連忙解釋。
「這個家,早就不可能再完整了……」
「我們可以重新開始的,筱筱,妳要相信媽媽!」
「相信妳?妳要我怎麼相信妳?當初爸走了,妳還哭哭啼啼地說有多捨不得,現在想想還真夠虛偽!」陳筱惡狠狠地甩下重話,絲毫不留情面。
「妳……妳憑什麼跟我提到妳爸!妳憑什麼?如果不是妳,妳爸根本不會死!留下我一個人面對這一切……」積累多年的負面情緒終於壓垮最後一絲理智,在那瞬間,黃淑慧甚至沒有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
陳筱愣住了,她瞪大雙眼,嘴巴開開合合地像是想辯駁些什麼,卻發不出半點聲響。
「寶貝,對不起……原諒媽媽。」這一刻,淑慧倒像個做錯事的孩子,留下一句道歉後便急切地逃回她那空蕩的雙人房,獨自靠在反鎖的門板後嚎啕大哭。
「是啊,如果不是我,爸就不會離開了……如果不是我……」陳筱將身體蜷在餐桌的一角,開始無意識地喃喃自語。

各種負面想法瞬間闖入腦中,呆愣地看著茶几上的電話,陳筱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她猛地直起蹲麻的雙腿,搖搖晃晃地跑向茶几,拿起話筒便熟練地按下那10個數字。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像是等了一世紀那麼久,她才終於聽見熟悉的頻率。

「喂?」
「丁維,救救我!」
「陳筱嗎?又怎麼啦?」剛換新手機的丁維,甚至忘記輸入陳筱家的電話號碼。
「我媽要跟那隻肥豬結婚了。」
「真的?」丁維擺了擺手,示意朋友們繼續吃飯,似乎不介意通話品質被碰撞的刀叉聲打攪。
「嗯。」
「張叔對妳媽也是一片真心,妳就祝福他們吧!」
「想、都、別、想。」陳筱一字一字斬釘截鐵地說。
「陳筱,人總得向前看的,別老是沉溺在過去。」
丁維無奈地聳聳肩,說出這些年來他一直不敢告訴陳筱的心裡話。
「……」
「有聽到嗎?喂?喂?……」
空氣再度陷入那段熟悉的沉默。
「那……你會陪我嗎?」
陳筱又拋出這個再熟悉不過的問句,但這一次,她空洞的眼神中似乎還帶著一絲焦慮。
「妳又在胡思亂想了,我們是最好的朋友耶!不管遇到什麼困難,我都會陪著妳的,永遠!」
電話另一頭的丁維,先是朝對面的朋友不好意思地笑一笑,爾後才漫不經心地開了口,預先想好的完美回應彷彿答錄機般一字一句毫無起伏地放送著。
「嗯。」淚水滑過陳筱的嘴角,她知道這一次,連丁維也要離開了。
「好啦!別想太多,我跟同學還有事要忙,下次找時間再約!別忘了有煩惱隨時可以打給我!」
丁維隨口編了個理由搪塞,便想儘早結束這沉重的話題。
「謝謝你,丁維。」語畢,陳筱推開紗門從家中的陽台一躍而下。

 

 

創作理念

嘗試用大篇幅的對話與少量主觀描述來說故事,希望不會太難懂。
這篇故事想探討的面向有很多,包含酒駕議題、創傷後壓力症、父母再婚、友誼關係等。
其實最終目的只是想請大家思考:一個社會案件背後,無辜受牽連的真的只有被害者嗎?

縮圖來源:鄒典儒攝

記者 鄒典儒
算是不太擅長自我介紹的類型,喜歡坐著,喜歡悠悠哉哉,差不多就是那樣吧。
編輯 卓瑋哲
只要笑一笑,沒甚麼事情報不了
記者 鄒典儒
編輯 卓瑋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