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期

未完的故事,繼續寫下去

在交大的第三年,總覺得有一些想法想記錄下來,也算是對自己的檢視跟期許吧。

未完的故事,繼續寫下去

許柏悅 文  2018/10/21

「欸完蛋,後天project要交,什麼時候要討論啊,我都忘記了!」
「欸我也忘了,可是我明天,啊不是,是今天要去跑影音,晚上才會從台北回來,這樣怎麼辦?」
「我滿堂還有約訪欸,時間排不出來了啊!」
「欸不要忘記這個週末有那個誰的片要拍喔,還要排一下誰去台北拿器材喔!」
「早知道不要接這部片了啦!超不想去拍的,要求一堆又沒多少錢,貼錢都不夠付器材,媽的拍片拍到吃土」
「算了,起床再想好了啦,明天早八的課,再不睡我都思考不了事情。」

生活不知何時起被各種大大小小的公事、私事、雜事塞滿,晚睡早起,熬夜變成常態,事情就像永無止盡的來,就這樣日復一日、週復一週。轉眼間我已經是個大三的學生了,當初喜歡電視電影,卻慢慢地對作業提不起勁,原先熱衷於拍片,卻因為時間的壓縮,變得不情願、快要失去熱忱。每過一陣子總會有一個時刻,懷疑起自己是不是真的衷於初心,還是我只是在漫無目的的晃蕩。

我從小受在電視圈工作的爸爸影響很深,很喜歡電視、電影,更愛拿爸爸的相機、攝影機亂拍亂錄,種下了我對大眾傳播產生興趣的種子,默默把它當成了長遠追逐的目標。一路到了高中,被老師認為是一個非常清楚自己志向的學生,學測申請也清一色都填了大傳學類的校系,沒什麼人質疑我的決定,更別說是自己。想想當時的自己還滿單純的,認為考了自己喜歡的校系就能闖出一片天,覺得這樣大概就能體會到老師們口中那種「完成目標」的喜悅吧!這是我喜歡的、我要的,既然都達成了,那還有什麼值得不開心的?雖然現在回想起來實在有點天真,但對當時的我來說,這些目標可能代表了一切,代表著我的生活重心。

可能因為爸爸的影響,小時候就對攝影機、相機頗感興趣,大概也是為什麼我現在在這裡的原因之一吧。(圖片來源/許柏悅提供)

現在忙得喘不過氣的同時,有時候偶然會想起高中那個心無旁騖卻又期待未來的自己,為了一個未知的將來打拚。雖然過程很苦,卻也能夠苦中作樂,因為在當下時刻銘記自己為了什麼而努力。不知道現在的我是不是失去了那種熱忱、那種願景?

人總是費盡心力去追求心中認為是對的、應該達成的事,卻又時常在盲目追求的過程中失去了自我,忘了自己真正愛的是什麼?是什麼動機引導著你?更多是在途中就放棄了自己的信念。

看著在交大這三年來留下的筆跡、照片,總能夠在最鬱悶煩躁的時候帶給我一些新鮮空氣,看著看著想起了一些過往、一些快樂,當然也有一些衝突、一些痛苦,但這些都是我成長的印記,失去了它們,就不會有我現在的模樣。我相信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它想教會你的事,也許過了十年二十年,熬夜坐在電腦桌前打喀報會是大學最值得回味的一件事,也是不無可能喔。

享受當下吧,未來的人生故事還得繼續寫下去。

創作理念

其實最初只是想用任何形式記錄下我在交大傳科三年來累積的心得,特別是在較不順遂時的一些心境轉變跟內心的徬徨,可以說是一份對自己的提醒。想了滿多種媒材,依然覺得文字大概最能好好表達出我想講的話;畢竟,這篇文章某種程度上是留給自己看的,算是留下一份筆記,這樣一來,文字也許比起其他媒材更能令我回想起撰寫的心路歷程吧。

記者 許柏悅
電影跟啤酒是精神食糧,缺點是會沒時間寫作業跟變胖
編輯 吳佳璘
無時無刻都在想家的熊少女
記者 許柏悅
編輯 吳佳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