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期

台灣網劇新型態 BL劇崛起

近年來台灣許多公司開始陸續製播同性題材的自製劇,《HIStory》系列的總體點擊率更是突破千萬。

台灣網劇新型態 BL劇崛起

陳盈璇 文  2018/10/21

2017年CHOCO TV的自製劇《HIStory》系列在網路上獲得了廣大迴響,同年,其他影音平台亦相繼推出類似同性網劇,企圖在「腐女」的市場分一杯羹。

其實早在《藍色大門》(2002)、《孽子》(2003)等影視作品中就已包含同性元素,那為什麽在20年後這些網路劇還能引起熱潮?答案是目標群眾(Target Audience)的選擇。早期因為社會開放程度等因素,同性題材相關作品多著重在「內容的探究」,對於目標群眾的定義並不明確,議題也較為沈重。近年來,台灣對於同性議題的關注、接受程度越來愈高,加上網路的蓬勃,同性相關題材的作品數量及尺度早已不可同日而語,著重內容也從議題取向轉向情感取向。這些發行公司相中其中商機,試圖打破傳統偶像劇的族群選擇,開拓另一潛在客群,腐女,也就是喜歡BL(Boy's Love)、喜歡男男愛情的女性。

網路時代來臨 客群選擇分化

現代人生活忙碌,能夠看電視的時間變少,多在通勤或是吃飯時利用手機觀看影片。在有限的零碎時間內,消費者會選擇自己更有興趣的主題,相較於傳統電視,客群的分化明顯,業者為了能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上存活,勢必得鎖定一部份受眾,腐女的市場因此被注意到。此外,隨著網路普及,接收影像的平台從電視機延伸至電腦、手機、平板,觀眾隨時隨地都能在網路上找到片源,觀看影片的地點不再侷限於家中客廳,也不再受限於播出時間。長篇電視劇已經無法獨佔優勢,集數少、長度短的BL網路劇反倒成為另一種選擇。

近年來台灣的BL自製劇。(圖片來源/陳盈璇製)

傳統市場飽和 BL演出新路

除了外部環境的變化之外,傳統偶像劇劇情趨近單一也讓BL劇本有了發展機會。現今偶像劇男女搭配的模式已根深蒂固在大眾心中,但其主流地位卻也導致閱聽人的審美疲勞,不脫俗套的劇情更難以引起觀眾的注意。BL劇中同性情愫的主線設定直接地對主流發起挑戰,姑且不論劇情內容的好壞,觀眾基於「好奇心」驅使,直接或者間接的接觸,讓BL劇的討論度一直居高不下。

雖然男男搭配的愛情故事,並非往常大眾所接受,但因為BL劇主要是透過網際網路做為播放平台的關係,審核標準相比電視台寬鬆許多,劇情內容以及尺度上更為吸睛,這種反抗傳統的禁忌戀曲所帶來的刺激反而開闢出另一條道路。

《HIStory》系列點擊率。(圖片來源/陳盈璇製)資料來源:CHOCO TV官網

「我們討厭傻白甜」

「因為看BL劇看不到傻白甜女主角,一樣個性和劇情,男生演我就覺得很可愛,女生我就不行。」接觸真人BL劇三年的小陳說道。

在傳統的偶像劇中,多為男強女弱的搭配,男生多金而女生平凡,「傻白甜」更是一種典型的女主角人物設定。什麼是傻白甜?通常這類型的女主角膚白貌美,但是智商不高、處事能力不高,卻總是「傻人有傻福」,有一個會替他解決任何事情的「男朋友」。這樣的劇情之所以能在主流社會受到吹捧,是因為主流社會受到父權體制影響甚大,藉由矮化女性能力的人物設定,來鞏固男性的地位與權力。實際上,這類型的女主角在現實生活中根本不合理,要求女性能力遠低於男性,卻又對於外表有高度要求,種種設定皆是為了滿足男性的自尊心。

BL劇將目標受眾鎖定在女性(腐女),女性在觀看BL的過程中不再是只客體,而是可以自我帶入,甚至可以從全知者的角度出發,反客為主,因為男性與男性的戀愛並不存在先前男女上的生理差異,在相同的起跑線上,給予女性一個更理想的戀愛方式,一個暫時逃脫不平等的方式。此外,BL劇的鏡頭多半聚焦在男性身上,開始以女性的視角凝視男性,進而讓女性得到更多的愉悅感,因此,觀看BL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一種對於父權社會的反抗。

發展尚未成熟 有待改進

《HIStory》系列的推出雖然帶動台灣BL網路劇的發展,也引起了高討論度,但是從2017年發展至今不過短短兩年,仍處於正在摸索的階段,難免有一些缺陷。在拍攝手法上有時過分刻意營造「腐味」,著重於肢體上的接觸而忽略了內在情感,此外,為了讓主角間的愛情在短時間內迅速增溫,在劇情設計上面常常缺乏邏輯,跳躍式的情節讓觀眾搞不清楚狀況,出戲甚至棄劇。再者,即便刺激的吻戲、床戲是吸引腐女觀看的重要元素,但「為了賣肉而賣肉」,反而會造成反效果。互通心意後的親密行為,自然而然的心動才能真正使觀眾內心有所波動。

另外,台灣製播商自製劇所面臨的另一問題為資金上的不足。為了降低成本上的支出,故多啟用新人演員。這種作法雖然可以拉拔新人,改善目前台灣演藝圈斷層的現象,對於觀眾而言也因為新人演員尚未被定型,能更容易帶入角色,但是相對地製播商必須冒著新人演員演技生疏,以致於觀眾投入劇情程度降低的風險,再加上沒有高收視率口碑的卡司助陣,在宣傳上必須另尋賣點,才能成功製造話題性。因此,相較於發展BL劇較久的日本、泰國,台灣的BL劇仍有許多可以改進的地方。

鞏固舊有客群 開拓新市場

台灣BL劇處於起步後的上升期,熱度與話題度一直居高不下,但若是吸引觀眾觀看的動機只剩下「好奇心」,那這份熱潮總有消退的一天。如何鞏固現有客群,甚至拓展新市場,是目前最大的問題。只要演員足夠投入,要讓腐女們因為情節產生正向情緒並不困難,但是如何將這個正向情緒繼續延伸呢?戲劇的品質提升、劇情的完整度是首要任務。日本劇本多改編自漫畫,比起台灣自製劇,劇情完整度高出許多,與其利用鏡頭刻意製造「腐味」來彌補台灣BL劇劇情的不足,不如從改善劇本下手來解決根本問題。製播商如何擺脫經費不足、集數不夠等劣勢,鞏固現有客群,值得我們期待。

另外,有部分腐女並無法接受將BL真人化,由於這些BL作品中的台詞通常較為漫畫化,單純利用文字所產生的曖昧距離可以引發讀者想像。但當這些東西搬上銀幕,漫畫化的台詞詮釋並不容易,拍攝成這些腐女想像的樣子更是困難。與其強硬地打入這些持負面意見的族群,將目標鎖定在採取中立立場的閱聽人是另一種選擇。在發展逐漸開放的社會,多數人雖然不會主動找尋BL網路劇觀看,但仍舊持著中立客觀的態度,反倒是另一潛在的市場值得去開發。只要BL劇的劇情吸引力及話題度夠高,就有機會讓更多人主動去接觸。

喜歡就是喜歡 無關性別

最後,不論這些BL劇的劇情主軸如何,這些年來,它們都若有似無地傳達了一個概念:「性別從來不是愛情的休止符」。在《HIStoryII》第二部《越界》中台詞提到:「喜歡的重點在於喜歡本身啊,不分性別。」期待不只是在戲劇中,這些友善也能夠藉著劇情中的美好一起傳達到觀眾心中。

《越界》官方海報。(圖片來源/CHOCO TV官方紛絲團

縮圖來源:CHOCO TV官方粉絲團

記者 陳盈璇
喀報人生,我想吃人參。
編輯 卓瑋哲
只要笑一笑,沒甚麼事情報不了
記者 陳盈璇
編輯 卓瑋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