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期

長篇連載漫畫 時間是一種語言

長篇連載漫畫透過長時間的故事連載,讓作品長時間曝光、跨媒體宣傳,使各年齡層的讀者們有了共通話題,甚至成為跨時代共通語言。

長篇連載漫畫 時間是一種語言

黃淳妤 文  2018/11/18

長篇漫畫連載超過十餘年,讀者跨越數個時間鴻溝,不少漫畫成了年長者的童年回憶,也為新生世代構築新篇章。《航海王》、《名偵探柯南》等漫畫滲入讀者生命歷程,同樣劇情在不同年齡層重複上演。當年的孩子長大紛紛進入職場後,並沒有停止閱讀漫畫;年輕讀者也不斷加入追漫行列,長篇連載漫畫用長期連載的形式提升故事價值與深度,更提供一個跨世代溝通渠道。

長篇連載 不分男女老少  

連載,意味尚未走到結局,每周、每月在雜誌上刊登最新故事進度,短短幾十頁的黑白格子乘載主角驚心動魄的冒險,每當讀到本話最後一頁,總斷在最精采之處,硬生生將人心懸著,「好想知道下一步是怎樣。」成了讀者共同心聲以及連載延續的動力,也造就許多作品連載十幾年的景況。

漫畫無疑是迷人的,特有的分鏡、對白、人物帶給讀者很大的想像空間,透過圖片、文字交織出一則則驚奇有趣的故事,《讀漫畫:讀者、漫畫家與漫畫產業》一書中提到,漫畫毫無例外的都是由成年人編劇、繪畫,卻設定讀者為兒童、青少年,產製過程本身就已經預設了一層世代間的「價值溝通」。

漫畫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各個年齡都可以看漫畫。(圖片來源/黃淳妤攝)

長篇連載漫畫更是將世代跨幅拉大,直接以十年起跳,讀者年齡層從十幾跨到四十幾歲的例子並不少見。「我從小五、小六就在追漫畫。」已是30出頭的黃先生從小看漫畫且是《航海王》、《獵人》等長篇大作的忠實粉絲,從漫畫剛開始連載到現在、身分從小學生轉變成上班族,依舊定期追蹤。儘管閱讀屬於個人行為,讀者卻可以通過漫畫跟他人分享,而長篇連載耗費數十年寫故事,讓一家子都成為同個作品讀者群的可能性拉高。「我看柯南時會跟我家人講劇情,或是他們也跟我一起看。」有10年追漫經歷的門小姐常跟家人討論作品劇情,當作與家人聊天的話題。

一般來說,與不同年齡層對話常會發生無話可說或價值觀衝突的情況,但作為一位讀者,無論是誰,在作者前都是平等的,作者不會因為誰的地位高而更改故事。而為了預測、討論劇情走向,讀者群經常會忽略各自背景,以一顆單純喜愛的心去跟別人交流,長篇連載因此築起不同年齡層間的溝通橋樑,可見用時間打入人心的策略成效極佳。

長期宣傳 不容忽視的消費力

學者萊恩(Bill Ryan)在其著作《Making capital from culture》提及,文化產業常利用系列作承襲過去商品名氣,藉此讓後續發行的相關商品節省許多行銷成本。長篇連載漫畫以同一刊名持續且頻繁地發行,在累積口碑與固定讀者群上相當有力,形成流行上也具備優勢,並根據改編、發行周邊商品等方式享受品牌效應。近年漫畫產業盛行媒體混合(Media-mix)的經營方式,漫畫改編小說、電影等不同媒介已成為常態,周邊商品也從玩具、文具等小型商品,擴展到高單價名牌,甚至展覽、遊樂園等大型設施。以《名偵探柯南》為例,連載超過24年,發行量超過一億五千多萬本,改編小說、電影的例子不勝枚舉,2018年上映系列電影第22部,全球票房上看100億日圓,20多年的時間讓身價年年翻漲,光電影的價值至少翻升9倍多。

而從最簡單的經濟因素考量,孩童的消費力可能僅限於購買零食、玩具,而當讀者群年齡增長,擁有工作能力後,消費聯名香水、衣服等高單價商品已經不成問題,甚至當讀者步入家庭,跟孩子看喜歡的漫畫也是自然的。當了連載漫畫迷十多年的陳小姐說道,爸爸、妹妹都會看漫畫,聊劇情是很稀鬆平常的,也會跟家人去參加相關活動,「我跟我爸都會看《火影忍者》,會一起聊劇情,他也會跟我去動漫展。」雖然聯名展覽、遊樂園等活動要價不斐,但對家庭來說是個很好的共同體驗,也透過周邊商品加固與連載漫畫之間的情感連結。

然而,一旦連載完結,其所造成的經濟效應,會隨時間消退,做為源頭的主角不會有下一步動作,讀者也沒有繼續追蹤的動力,熱情驟降。作品曝光度下降,讀者注意力很快就轉向其他連載、新興作品上。陳小姐也提到目前最喜歡的是其他漫畫,對完結作並不像以往關注,「我以前超愛《家庭教師reborn》(已完結長篇漫畫),有買過他的鑰匙圈,但現在就還好。」而以《火影忍者》來說,2014年結束15年來的連載,雖然故事結束讓許多讀者感到不捨,發行量因此突破2億本,但隨著其連載所在的雜誌刊登更多新銳作品,一代經典逐漸淡出讀者視野,相關周邊產量也逐漸走衰,影響力下降。

改編電影隨連載時間漸長,票房也隨之增長;由於《火影忍者》完結,作品吸引力下降,在2015年推出最終電影後,相關電影也不再產出。(圖片來源/黃淳妤製)資料來源:名探偵コナン.com映画DONDON!

有生之年系列 無望還是長情

長篇連載漫畫,藉由數十年的連載在讀者心中占據不小分量,用情節感動讀者,建立情感與回憶,藉著對作品的喜愛付出時間、金錢表達支持。然而,讀者們癡癡等待下次更新,而等待無疑是磨人的,有些人耐不住,將拋開漫畫轉向別的作品,甚至有讀者笑稱長篇連載是「有生之年系列」,感嘆能否有朝一日看到結局。

「目前在追的漫畫家都比我老,應該等得到。」即使漫畫持續更新,黃先生仍覺得自己能等到結局是因為作者會在死前把故事結束。雖然讀者有時間、信心等到那天,但對作者仍抱有不安感,如此煩惱的原因,是人世間總有意外,作者棄坑、出版社經營都可能影響故事存續,如:2009年意外驟逝的《蠟筆小新》作者臼井儀人,即便作品後續由助手協助連載,但小新的故事注定是未完成的遺作,成為無數讀者難掩的遺憾。

有生之年系列因為各種原因無法完結,故有讀者戲稱需要子孫於自己死後燒結局給自己看,打趣自己及作者。(圖片來源/黃淳妤重製)資料來源:KOMICA

在有生之年內,能否看到結局已成了讀者心中的無解謎團,數十年吊著胃口,卻又捨不得它結束,「故事可以陪伴我的生活。」陳小姐超過一半的人生都有連載陪伴,每個月看故事,持續地帶給她對未來的期待,如果故事很快結束,就會覺得一直在身邊的東西怎麼不見了。

長篇連載陪我們走過多年歲月,定期閱讀的習慣已經不是說改就改,而「期待」便是我們給予作者最長情的陪伴,長期不休刊的創作消耗作者身心,有時一封粉絲的感謝信,就能讓裹足不前的主角踏出下一步。而連載打的是時間戰,但作者與讀者並不是敵人,更像是父母,一起培養主角成長,雖然兩方不曾長久共處,卻能為對方的一言一句牽動心腸。即便主角終將獨當一面,離我們而去,故事依舊等待讀者們哪天想起,不是隨時間淡忘,而是永存心中,陪伴我們。

記者 黃淳妤
喜歡涼涼的天氣,所以最喜歡秋天  
編輯 汪彥彤
是不是有個烏托邦 裏頭種著土耳其藍的 仙人掌 還有 喝著抹茶的熊超人
記者 黃淳妤
編輯 汪彥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