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期

掙脫深淵 綻放新生——陳慧珠

「人生就像寫故事一樣,上半部寫得非常非常地爛,但我下半部人生是越寫越精彩!」

掙脫深淵 綻放新生——陳慧珠

王允妍 報導  2018/11/25

在人生才剛起步、擁有大好青春的19歲,她跌入萬丈深淵,被毒品囚禁長達11年。30歲那年靠著信仰成功脫逃後,18年間她不斷向那深不見底之處拋出一根根救命繩,希望能夠憑一己之力,救出為毒所苦的受刑人。她,是陳慧珠。

深淵 墜入與掙脫

因家裡經濟狀況不富裕,國中畢業的陳慧珠打過不少工,之後也去學美髮,而當時,常有與她年紀相仿的小姐們天天來洗頭、穿得漂漂亮亮,讓她非常羨慕。透過這些小姐們的介紹,她進入八大行業(也稱特種行業,多為出入較複雜之場所),在piano bar(鋼琴酒吧)裡賺錢。而18歲奉子成婚的婚姻並沒有維持很久就破裂,兒子的扶養權也沒能取得。一連串的不如意再加上對毒品的無知,19歲那年,在輕飄飄的一口後,往後11年間,安非他命如影隨形。

之後的交往對象與第二任丈夫也都有接觸毒品,陳慧珠更是因此染上一級毒品海洛因。甚至為了買毒而開始販毒,人生陷入無限的惡性循環。29歲時首次入獄勒戒沒能讓她脫離毒品,二度入獄後受到福音感召,她成為基督徒,出獄至今18年再也沒碰過毒品。

陳慧珠在監獄受洗後,成為虔誠的基督徒。(圖片來源/王允妍攝)

機緣 繫懷信仰

當時在監獄受洗成為基督徒後一個月,陳慧珠出獄了。親近的藥頭姐姐找上她,問她要不要「來一口」,「這種東西開始沒有辦法吸引我,因為我不想要再回去過那種爛日子,我就是要從頭開始,再怎麼苦我都願意!」她堅定地說。陳慧珠回想在監獄聽到詩歌不自覺流下眼淚時的情景,「這可能是我唯一改變的機會」,她決定抓住機會,努力地往上爬。之前想了11年卻怎麼也戒不掉的毒癮、即使短暫地戒了卻依然存於心中的頑強癮頭,好像突然間被拔除一般。陳慧珠認為信仰是她的機會,但或許是她藉著信仰堅強了自己的意志,更是讓信仰取代毒品,成為生活中的依靠。

出獄後沒有錢、沒有工作,卻意外懷孕的她,只得住進馨園女性中途之家。中途之家安排她每天早上到教會晨更(在清晨起床,禱告、讀聖經),但即使已經信了教,由於陳慧珠過往買毒、販毒等較陰暗面的經歷,以及沒有開口禱告的習慣,導致她並沒有在每日晨更的幫助下獲得心靈上的慰藉。之後在生活輔導員的安排下,她來到台中錫安堂。某次的晨更,不知怎麼的,突然一陣暖流流入,促使她開始不停禱告,眼淚撲簌簌地流下,而在那次之後,心靈上的舒緩與放鬆讓她愛上晨更、期待上教會。

陳慧珠至今仍在台中錫安堂進行禮拜。(圖片來源/王允妍攝)

「我不相信命運,我只是單純地相信這個信仰會改變我。」面對命中注定般轉變的人生,她淡淡地說道。在監獄舉起手決定受洗的那一刻,她認為或許這個信仰能夠幫助她戒掉心中的毒癮、或許那是她最後一次能夠改變自己的機會。而她真的改變了自己,這也使她更加緊握上帝的手,「如果離開祂,我可能會跌得粉身碎骨。」

轉變 學會真心付出

曾經,她傷透母親的心,母親再怎麼協助她戒毒、甚至是以死相逼,陳慧珠拋棄友情、親情、愛情,還是選擇與毒品為伍。當陳慧珠開始從事反毒宣導,她的第三任丈夫卻在更生後重回吸毒舊路,以往是吸毒者的她,如今成了吸毒家屬,「被害者」的身分讓她十分痛苦,更無臉面對宣導對象。她深感對毒品的痛恨:「我一定要讓毒品消失在我的家族裡面,而且要滾出台灣,這是我最大的一個願望。」在成為母親的角色後,她終於了解當時母親對她多麼失望、看到沉淪的她又是多麼地心如刀割。

相同的「被害」角色下,陳慧珠選擇離開丈夫,回想母親對她卻是始終不離不棄。母親的那份愛,讓陳慧珠既是愧疚、又是感恩。除了母親的那份愛,教會弟兄姊妹們對她的愛與關懷,也化解了她因過往經歷而築起的厚實防衛心。過去,她和親近友人皆終日沉淪毒品,沒有人談論過「愛與關懷」,更沒有機會「被愛」。因此,起初她在教會中持續地接受不求回報的愛時,她認為大家的關懷「有詐」;但是,日久見人心,「當我知道這份愛是真的的時候,我願意把這份愛給出去」,她也開始用愛去包容、照顧他人。

陳慧珠每周固定去監獄上課,更長期寫信給監獄裡的同學(在監獄裡稱受刑人為「同學」),即使從未謀面,有些信通訊來往便是十幾年,直到受刑人出監。雖然信上總有受刑人信誓旦旦地說不再碰毒,但出獄後走回頭路的人仍不在少數,這使得陳慧珠的熱情曾有被消滅的一刻,沮喪的心情,她透過禱告得到慰藉,並且說服自己繼續傳遞愛的能量:「畢竟我之前也是個罪人,但上帝祂愛我。」既然她沒有被放棄,她也不願意放棄任何一個受刑人,「能救一個就是一個吧!」對受刑人持續地傳遞愛與關懷,是她堅信不疑且認為必須要做的事。

責任 指引生命的方向

陳慧珠的一生,好像都與毒品有關。一般更生人並不喜歡去提起往事,不希望被揭傷疤,「I don’t know(我不知道),我覺得……我還是會跟毒品結合在一起。」陳慧珠語氣稍有猶豫卻又略顯堅定。於她而言,反毒是一種責任,她擁有著一般人所沒有的經歷,因為和毒品糾結過、知道它的可怕,她認為若能以自己深切的經歷去提醒眾人,將更能服眾。「它(毒品)的名詞跟我存在,但是實際上它在我心裡是沒有任何地位的。」

這樣的一份責任感,也讓她在反毒18年的過程中體會到「生命可以影響生命」。「你踏出這個監獄的門,才是真正挑戰的開始。」她經常這樣跟在監獄中的同學們說。只要有意願改變,有中途之家可以去;如果願意跟她連絡,不論有多遠,她都願意去家裡探訪。「我們其實不知道我們可以影響誰,可是當人家看到我們……欸怎麼你會跟人家不一樣的時候,有可能你就莫名其妙地成為被崇拜的那一個。」雖然陳慧珠並不想做被崇拜的那個人,但是許多同學認為,她是一盞明燈,能在伸手不見五指、波濤洶湧的大海中照亮眾人,看見她,彷彿是能在自己顛簸的生活中看見希望。因為,陳慧珠也是這麼走過來的。

陳慧珠曾著書《重生》,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傳遞勇氣與力量給正在與低潮期搏鬥的人們。(圖片來源/王允妍攝)

夢想 未完待續

遭啃噬的前半生,陳慧珠落入深淵之中,內心在毒品的侵占下永遠無法得到滿足;而精采的後半生,如同上帝對她的愛一般,她也給予沉淪於毒品的受刑人,自己的那份愛。

「我只想要把我的生命投在公益的部分。」看著我,陳慧珠堅定地說。或許就現況來看,要讓毒品滾出台灣的夢想稍嫌遠大,但看著如同無數個過往的她一樣,仍在深淵中掙扎的人,這樣的夢想就算再艱難、再遙遠,她也在所不辭。

記者 王允妍
我想要一個座右銘
編輯 陳子與
冷凍庫一定要有三色蔬啊
記者 王允妍
編輯 陳子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