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3期

胡子睿 用手語編織的夢想

胡子睿拍攝了兩部手語舞蹈影片,分別是《成全》、《半島鐵盒》,在網路上造成廣大迴響,手語對他來說,是生命無法減去的熱愛。

胡子睿 用手語編織的夢想

廖庭歡 報導  2018/11/25

胡子睿畢業於世新大學圖文傳播系,曾是亞洲瑜伽的創立人之一,現為小宇宙視覺的負責人,年僅23歲就營運過兩家媒體公司,去年才當完兵的他,忙著讓新創立的公司快速進入軌道,平日的工作裡,他總忙碌地追趕我和其他同事的工作進度。

還記得第一次聚餐,他匆忙地結束用餐,並向我和其他同事們告知他要趕回去社團高中教「手語」。

教手語?是興趣嗎?當時我心中默默地升起疑惑,而這個疑惑也成為一把好奇心鑰匙,開啟我們平日工作以外的話題,而在這過程中,我想我默默地翻閱了他人生故事最精彩的一個篇章,手語。

胡子睿談到手語時,臉上總是掛滿笑容。(圖片來源/廖庭歡攝)

每天叫醒他的是 手語

胡子睿從小就不愛讀書,高中3年來,六學期的數學都被死當,家裡也不太強求他的成績,每天的例行公事就是睡到下午一點,才到學校上課。不過這3年來,喜歡手語的熱情卻也是從來沒變過。

「高一看到手語社迎新的表演,有幾秒鐘覺得手語真的很美,竟然可以配著歌,把文字具象化,當時就想著加加看好了」,但這個決定卻被學長調侃:「加那個娘炮社要幹嘛」、「手語社又不是什麼大社團」,不過他認為手語有很多很好看的字,如天空、河流(對談的過程中,胡子睿打了一些手語做示範),結合歌的時候很美,他笑道,或許這就是他被手語吸引的原因。

每天在社團練手語,一練就是到晚上9、10點,從高一開始,一直到大考前,都是如此。而在練手語的過程中,他也練舞蹈,在社辦中和同學一起看影片學習舞蹈動作,請老師來教韻律,自己編舞蹈動作、劇情,而這些努力都是為了讓手語表演更加豐富、專業,因為本來的手語,是沒有什麼舞蹈成份的,一般人也認為如果要精進跳舞技術的話,加熱舞社就好,不會加手語社。

但他認為手語和熱舞不一樣,手語可以將意義具象化,如我愛你的歌詞,就能以手語呈現,但熱舞社在跳到我愛你的歌詞時,可能就只是一個wave(一種舞蹈動作),好看但無法表達意義,而且手語的優勢在於能傳遞訊息,還可以配合舞蹈,彼此間是不衝突且融合的,手語的動作軌跡也較能呈現中文的慢情歌,而手語結合舞蹈後來也成為他拍攝的手語舞蹈影片《成全半島鐵盒中中的一大特色。

手語舞蹈創作 文化的推動者

手語幾乎佔據他青春最精華的時刻,從高中到大學,到出社會,編織手語的夢網不曾停過,2017年8月,他拍攝了第一支手語舞蹈影片,拍攝團隊是他大學創立的OHOH Studio工作室,而歌曲是他最喜歡的偶像,周杰倫的〈半島鐵盒〉,影片中大批的舞群,在教室、走廊、學校的屋頂,整齊劃一地跳出手語和舞蹈,使人感受到手語和舞蹈彼此融合的美感,影片中學生上課偷看漫畫,而被教官追著跑的畫面,讓觀看的人不禁也聯想起自身的高中回憶。「我的表演內容一定都跟我的經歷、感覺有關」,他表示,這支影片就是他的高中生活,不管是手語還是其中描述的愛情故事,他想利用作品告訴大家自己的經歷,也希望引起青春的共鳴,而這支影片成功在Youtube上達到22萬次以上的觀看次數,更曾被周杰倫分享影片,讚嘆道自己當初MV應該要這樣拍。

今年9月初出來的《成全》,是他第二支創作影片,大學感情上遇到的不順遂,反而幻化為他創作的靈感。裡頭的愛情題材,成功引起廣泛的迴響,更有聾啞人士在影片下方留言:「好感動」,胡子睿表示,《成全》不只是想讓大家看到手語的美,更多的是改變學手語只是做愛心或公益的想法,讓一般人也會想去學習手語,或許也能間接幫助聾啞人士。我問及是否有籌劃的下一部作品,他毫不掩藏地說,下一次的創作會是孫燕姿的〈天黑黑〉,而且會以同志議題的角度切入,雖然不是他的故事,但他覺得這是近幾年來十分重要的議題。

今年九月初,發佈的手語舞蹈作品成全〉。(影片來源/YouTube)

從他的作品中可以看到,手語和大量舞蹈的融合、故事劇情的描述,歌曲也都是台灣人十分熟悉的經典中文情歌,不過最大的特色應該莫屬於影片所動用的龐大舞群。

大學教手語 一教就是五年

「我大一就帶指蝶(和平高中手語社團)了,我帶了5年,我有超多學生」,胡子睿大學時,因為對於高中手語社團的熱愛,使他興然接下和平高中社團指導老師的職位。「我大一的時候,就要跟學生的家長溝通,我還不敢講我幾歲,還有溝通的方面啊,教學啊,都在想怎麼讓大家變更好」,不過也因為這五年的教學經驗和栽培的學生,促使〈半島鐵盒〉和〈成全〉的成功,他回憶剛開始在拍〈半島鐵盒〉時,曾遇到學校場地的問題,而且其實這樣動用大批人力的影片拍攝成本很高,不過慶幸的是,拍攝團隊是他大學的朋友們,舞群們都是他曾教過的學生,大家都願意把時間、心力全力投注在拍攝上,所以拍攝還滿順利的。

胡子睿擔任和平高中指蝶共舞手語社團老師已有五年的時間。(圖片來源/胡子睿提供)

而大學手語的教學經驗也帶給他不同的想法,「當你接觸手語越久,你會越想要了解這個文化的根本」,他嘗試改變以往高中手語只翻譯字面意義的打法,將每一句歌詞的意思以自然手語的方式呈現,也就是聽障人士的理解思維來翻譯歌詞,比如「我愛上讓我奮不顧身的一個人」這句歌詞,自然手語會只比我愛上這三個字,然後比一個全部都給你的動作表示自己愛的程度,他認為這與翻譯字面來比,有了主客體,不但深刻,也多了情緒的厚度,他認為當瞭解一個語言怎麼構成,就更知道語言的情感在哪裡,了解細節後,表演就會變得更好看。

除了手語教學,他也教導學生處事態度。因為〈半島鐵盒〉和〈成全〉的相繼成功,當年被認為是娘炮社的手語社,現在每年不用招生,就有幾百人要參加,熱舞社還倒了,他其實滿感慨的,不過他認為就算成為大社團,也不該有大社團的驕傲感。他教導學生做事應該要更客氣且低調,不要變成當年歧視其他社團的人,他語重心長地說,手語社如今的變化,對他來說很有意義,感覺到一個文化正在改變。

胡子睿利用他的作品讓更多人知道手語的文化,也改變了大家對於手語的異樣眼光,雖然很多人可能曾經在高中瘋狂的玩過手語,但卻沒有人能像他一樣,將高中手語文化推廣到外頭的世界。

後記

訪談結束後,已經是快晚上九點的時間,他跟我說,他等等可能會回去學校看看學生的成發排演,我心想他真的是很喜歡手語。

 

記者 廖庭歡
常常因為看劇荒廢寢食的女子
編輯 蘇嘉薇
想當一隻每天睡20小時的無尾熊。
記者 廖庭歡
編輯 蘇嘉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