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期

「旺旺」守護者 楊穎蘋

面對流浪狗的「不忍心」,讓楊穎蘋努力二十幾年,每天舟車勞頓,只為了讓狗兒們能夠有更好的環境,也希望牠們未來可以跟人們共生共存。

「旺旺」守護者 楊穎蘋

蔡佳妤 報導  2018/12/02

「我姪子跟我說他再也不敢跟我搶浴室,因為洗完澡不到十分鐘,我就睡著了,他怎麼也叫不醒我。」楊穎蘋笑說著與姪子排隊洗澡的經歷。當了祕書四十幾年,除了在公司上班的時間外,其餘全部都花在流浪狗相關的事情。每天都在跟時間賽跑,在身心俱疲的情況下,也無法擊敗她對流浪狗的「不忍心」。

單純的心 仁慈的人

第一次遇見楊穎蘋是在假日的花市送養,她帶著親切笑容歡迎我拍照。當時的我單純的認為她只是眾多志工裡其中一位愛心媽媽而已,殊不知她就是「旺旺流浪動物協會」的總幹事。後來注意到她待不到30分鐘就離開花市,一位愛心媽媽莊太太告訴我,楊穎蘋匆匆離去是因為要把民眾通報的流浪狗帶去結紮。此外,莊太太也跟我描述,楊穎蘋有空的時間都拿去救助流浪狗,晚上也都會在寶山鄉附近餵流浪狗。聽著種種她為流浪狗無私奉獻的事情,種下了我想要更深入了解楊穎蘋的契機。

與楊穎蘋正式面訪的日子是在她公司的家庭日,她掛著溫暖的笑容,向我走來,扶著我的肩,向我簡略地介紹家庭日的活動,接著帶我去會議室進行採訪。至今為止,她從事秘書的工作已經四十幾年。這二十幾年來,她也常會去餵流浪狗。直到15年前,一個契機,才真正讓她開始接觸動物保護(簡稱:動保)的相關資訊。2003年楊穎蘋在回家路上遇到三隻從山坡下爬上鄉間小路的小狗,「那天下著大雨,三隻小狗突然闖到我的車前,牠們都是皮包骨,全身冷得瑟瑟發抖,我不忍牠們繼續受凍,就把牠們接回家洗澡。因為牠們的身體太髒了,我洗了三次,洗到牠們的毛都快掉光了,才發現牠們並不是黑狗。」愛狗心切的她,將牠們安置在自己家,有空時便帶去各地送養。這件事讓她開始與公司的社團密切合作,並更積極地接觸動保相關的事物,開始走向「救助流浪狗」的這條血汗路。

重重困難 阻礙前行

過去只是想要送養小狗的她,單純地以為加入動保的行列,就可以提升自己的能力,去幫助到更多的流浪狗。沒想到待在動保圈後,她逐漸認識到人性的黑暗面,像是有些動保團體考慮人力和資金上的問題,所以不願意救援流浪狗,或是有些人會在背後造謠來中傷她。

「我們應該盡力去做,應該盡力去救,有些人未必這樣想,所以我決定自己出來創一個協會。」楊穎蘋發現她的理念跟原本所處的動保團體不一致,所以她與公司的同仁將社團申請成一個團體,成立「旺旺動物流浪協會」。

這二十幾年來,楊穎蘋在放棄與堅持之間徘徊,每當想到自己的辛苦,加上他人也不願給予協助而絕望;但當看到救回來傷痕累累的狗時,她的心中的勞苦、對於人性的絕望就被「憐憫」所填滿。她不忍這些流浪狗在外受苦,也不忍牠們如此親近人類卻被人毒死,更不忍牠們的小孩如果出生,以後可能會受到生命危險,種種的不忍讓她沒辦法拋棄牠們。以流浪狗為第一優先的她,某次在公墓為了尋找居民通報的流浪狗,忍住害怕,從早等到晚,對著裡面的「好兄弟」一直道歉,希望它們可以諒解她所做的事。

在我們夢想的路上,都很希望自己所愛的人可以支持自己。但在楊穎蘋夢想的路途中,她的家人並不認同她做這件事,卻也擔心她將所有事都一人獨自承擔。而四周鄰居嫌棄她家的狗吵,以過渡激進的手法,如投訴和毒狗的方式來表達他們的不認同。為了不讓別人趕走和毒死她家中的毛小孩,也為了讓自己有更多心力放在牠們身上,她選擇搬到更偏遠的地方,遠離塵囂,遠離人群,一個人與大約50隻流浪狗住在一起。

剛救回來的小狗,協會帶來公司送養。(圖片來源/蔡佳妤攝)

除了心理層面、家人不支持的困境外,協會甚至被龐大的資金壓力困擾著。每個月為了狗舍裡300至400隻的狗,都要花上至少30幾萬,其中包含救援狗所需的醫療費、結紮費、飼料費、人事費等等。楊穎蘋說道,資金來源是非常缺乏的,大部分是她自掏腰包,其餘都是低下頭來跟朋友借錢和民眾的捐款,得以支撐到現在。

楊穎蘋對著我說:「就像救人一樣,當你深入到那些底層,就會很痛苦,但是你的能力有限,我只能幫到我周遭的流浪狗。」這二十幾年,即使她覺得從事動保很辛苦,甚至多次受到外在壓力和內心累積的疲勞下而想要放棄。但她知道不能就這樣輕易放手,因為那些狗需要她。

不忍狗兒流浪 全心投入動保

努力了這麼多年,她對於流浪狗的情感也從「不忍心」,逐漸轉變成一種「責任感」。只要一天沒辦法照顧家中的狗和路上的流浪狗,她腦中就會浮現牠們坐在那裡,眼神殷殷期盼地等著她的模樣,想到這裡她就更不可能離牠們而去。今年6月時,楊穎蘋出差到美國,只待了短短兩天,同事罵她傻,罵她不知好好待自己,多放鬆幾天。然而她卻不以為意,因為她的腦海只充滿對於狗孩子們的抱歉,也因兩天沒見到牠們而焦慮。

採訪當天是星期六,楊穎蘋還是要處理工作上的事物。(圖片來源/蔡佳妤攝)

平常楊穎蘋都會隨身帶著兩台手機,她很害怕如果手機沒電,很多重要的公事或是通報需要救助流浪狗的資訊就會沒有接收到。在訪問的途中,只要停下來她都會不自覺地看向她的手機畫面。我想對於楊穎蘋來說,她是沒有休息時間的,有太多的毛孩子們等著她去救,而長期處在這樣緊繃的情況下,她已經會不自覺去確認是否有重要的訊息或是電話沒有接收到。

此外,她笑著與我分享,在她的認知裡,人類會傾向於幫助人類,比較不會花費心力在動物上。基於對於人性的體悟及長期與毛小孩培養出的感情,讓她更是拚盡全力,希望她所擁有的力量,可以幫到這群弱勢的流浪狗,她清楚地知道必須更努力才能達到理想。

無盡歲月 繼續堅持

「我做這些事都是為了求個心安,就是想要幫助他們,我並不是說要得到別人的掌聲和肯定。」在接觸動保後,她發現有更多弱勢生命需要去幫助,這個想法也一直提醒著她要繼續幫助流浪狗。

楊穎蘋皺著眉,看著小狗,眼裡的情緒在波動。(圖片來源/蔡佳妤攝)

對於未來,楊穎蘋明確地說出目標是減少新竹縣市的流浪狗,希望可以讓未來的流浪狗不用再受苦。但以她目前缺乏人力和資金的情況下,她不敢去想將來的規劃,只希望將當下的事情做好,並全心全意地去救助眼前的流浪狗,創造出三贏的局面,政府贏、動保團體贏和流浪狗不用再受苦。

在訪談完之後,楊穎蘋為了繼續處理協會跟政府申請補助的事情而離去,我看著她匆匆走遠的背影,腦中充滿她看著我述說流浪狗時,那鏗鏘有力的聲音和那堅定的表情。

記者 蔡佳妤
希望能有一個恣意地笑著的人生
編輯 顏筱娟
愛吃、愛睡 自然醒是我的好朋友,但卻許久未見,希望能在這年偶爾見面幾次
記者 蔡佳妤
編輯 顏筱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