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期

你的同志世界 不是你的同志世界

有沒有想過你熟悉的同志世界是一群人操控後的產物?而這群人就是你最熟悉的網路媒體。

你的同志世界 不是你的同志世界

何浚捷 文  2018/12/02

同志間的肛交好噁心哦!同志很容易染上愛滋病吧?同志就是不正常啊!以上對同志族群不友善的言論在這幾個月間因同婚及同志教育公投不斷出現在網路上。這類言論最常出現在反同志的粉專,他們試著散佈對同志群體不利的貼文與影片,期望人民能反對同婚與同志教育。身為閱聽人的我們應該思考的是為何會出現這些言論?他們認為的噁心與不正常,到底是從哪裡得知?

在討論這個問題以前,我曾經問過身邊的朋友對同志的想像畫面是什麼?大部的人告訴我說:「是兩個男生牽手」、「兩個男生在發生關係」、「兩個男生接吻」等等。這或許也是你心中的答案。然而,這些答案都擁有一個相似的地方,那就是都是男同志。女同志呢?為何女同志常常在這個話題上缺席?到底是誰建構了同志的世界?是朋友?是親人?當我們追根究底會發現,這一切的一切,不管是刻板印象還是負面言論,媒體撇清不了關係。

男同志當道的影視作品

從影視角度而言,我們不難發現「同志」早已不是陌生的題材:從早期電影《藍色大門》、《女朋友。男朋友》到今年台灣本土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網路劇《紅色氣球》、《越界》、《上癮》故事內容都環繞在男同志的愛情身上;而唯一談及女同志的故事就是大陸的《錯了性別不錯愛》。除了影視,就連多數描述同志族群的音樂錄音帶(MV)都是男同志的故事,如是元介的《偕老》、Hush的《同一個答案》。媒體長久下來建立的框架,讓觀眾潛移默化的把同志族群與男同志產生非常強的連接。從正面的影響來看,這樣的框架使媒體日後產製同志作品的可以更快速、更容易讓觀眾買單。但從負面的角度來看,這也導致許多同志族群的負面言論都與男同志扯上關係。

台灣本土電影《誰先愛上他的》的故事背景依舊環繞在男同志身上。(圖片來源/誰先愛上她的臉書粉專

新聞媒體 同志負面標籤來源

當我們再深入觀察每一則有關同志的負面言論時,其實不難發現,人們所謂的噁心、容易染病或者不正常其實都與男同志的生活有關:如性行為。當分析完新聞媒體內容,會發現男同志永遠是新聞的焦點。《中時電子報》以及《自由時報》於2017年11月同時報導一則性愛趴的新聞,除了新聞標題非常戲劇化,也直接把男同志與毒品、濫交等放在一起,試圖明示或暗示同性群體與毒品和濫交的關係。新聞業都十分偏好報導這類新聞,有關異性戀參與此類不正當聚會相關的新聞數量較少,即便有,標題也不會寫上異性戀的字眼,反而只是寫某姓氏的人做了什麼。

在2014年《臺灣性學學刊》發表的《媒體訊息對男同志刻板印象與態度影響之探討—以某大學醫學院學生為例》也證實了社會對男同志的負面標籤以及網路媒體的負面影響。文章裡提及了普遍大眾對於男同志的刻板印象,如以女性特質居多、容易染病等。此外,也提到媒體是造成大家對同志不友善的第三壓力源,而媒體中的不適報導,更加深大眾對於男同志群體的負面想法。

到此,我們可以發現媒體以異性戀角度行塑同志族群的世界,但其實媒體同時也建構了同志腦海中的同志世界。

異性戀框架底下的同志世界

我們從上面的影視例子不難發現,縱然是同志電視或是電影,卻依然擺脫不了異性戀的影子。以《上癮》為例,劇中顧海是擔任男性的角色,在同志圈子則成為1號或者攻方,其角色性格較陽剛,符合異性戀男性的性格特質;而白洛因則是擔任女性的角色,在同志圈子被稱為0號或者受方,其角色性格較為溫柔、被動,是異性戀中女生的角色。

透過影視的影響,讓同志們的世界偷渡了異性戀的概念。在同志的交友圈很明顯的就可發現這一點,每一位同志在成長的過程中,一定會被問到說是一號還是0號?是屬於男生還是女生?此外,當一位女生剪了短髮,就會被標籤為女同志。又或者當一位性格較為陽剛的人就會被認為是擔任男生角色的1號,或者性格較為溫柔的,就會被斷定為是擔任女生角色的0號。這樣看來,同志眼中的世界,除了角色變成兩位同性別,生活模式都與異性戀無異。

上癮劇照。左方為擔任受方的白洛因(許魏州飾),後方為擔任攻方的顧海(黃景瑜飾)。(圖片來源/微博

每個人都是獨有的個體

在這個網路發達的時代裡,我們可以更自主、更便利的接受訊息、產製訊息。但殊不知,媒體卻深深地影響了我們,我們時常身處其中卻不自知,跟隨著他們指引,照單全收,誤以為他們描述就是真實的世界。

當我們認為同志就是以男同志為主要群體,卻忽略了身邊有許多女生也許也是同志。當我們在他人身上看不見我們認為社會所認定同志或異性戀該有的樣子,就任意猜測對方的性取向。在同志的圈子也是如此,當你以為身邊的朋友較為陽剛時,就斷定對方就是屬於1號,或者去健身房的男生都是男同志。異性戀到底要是什麼樣子?同志又要符合什麼條件才叫做同志?在我看來,我們需要重整看待身邊事物的方式。其實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個體,更不需要「像」一個標準才能稱為個體,每一個人都擁有活出自己面貌的自由。

媒體很方便,卻也很恐怖,期望在吞噬我們的理性思考以前,我們能正視這個現象,並盡力的去調整自己的思考模式。世界很大、很美麗,不要因為只相信眼前的景物,而讓自己卻步於更美好的未來。

記者 何浚捷
洗衣籃是垃圾桶
編輯 李沛榆
想成為吃不胖ㄉ瘦子 是個不折不扣的弟控 喀報令人哀傷      
記者 何浚捷
編輯 李沛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