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期

蔡佳璇 特效化妝之路

在特效化妝師蔡佳璇細膩的妝點下,無論駭人的屍體或是精緻的妝容都栩栩如生。

蔡佳璇 特效化妝之路

林芷懷 報導  2018/12/09

2016年植劇場劇集《天黑請閉眼》,除了台灣少見的懸疑驚悚劇情,毛骨悚然的「屍體對話」更是經典橋段。一具具橫躺在地下室的屍體,面無血色、渾身僵硬,偌大的瞳孔直瞪著前方,彷彿能夠瞪穿螢幕,令人一陣頭皮發麻。而這些駭人的屍體,以及劇中刀傷、子彈穿孔、斷手指等等妝效,都出自特效化妝師蔡佳璇的巧手。

從惡作劇開始

留著俐落短髮搭配一身率性穿著,初次見面蔡佳璇給我一種「酷酷的」感覺。然而談及化妝,她總是兩眼發亮、表情生動。蔡佳璇說,自己學生時期就喜歡用原子筆、鉛筆和白膠在在手上製造假的小傷口,老是嚇到老師和同學,屢試不爽。「從國中騙到高中,到後來沒嚇到的都是已經被我嚇習慣了。」她笑著說。

就讀復興商工美工科的蔡佳璇直言,自己對於憑空創作出一個抽象的事物並不在行,她喜歡寫實的東西。高三之際她非常徬徨,參訪了很多藝術大學,始終找不到心目中想要的。直到在電視上看到特效化妝師的報導,「我一看到就知道,這是我要做的事情。」

特效化妝師蔡佳璇,綽號CC。(圖片來源/林芷懷攝)

於是,蔡佳璇一畢業就飛往溫哥華電影學校,學習特效化妝。在電影學校裡,一切從基本的素描開始,學立體感、色彩學,再進階到彩妝、髮型,以及一般的傷妝。隻身在異地求學,蔡佳璇的適應力強,反應和學習能力也快。「我從小就常常被丟到野外求生。」說起童年記憶,她曾參加過森林夏令營,不能洗澡、沒有馬桶,揹著跟自己一樣高的背包走三、四個小時到深山裡紮營。還有個高難度的訓練必須在湖面上漂浮五分鐘,不扶任何東西。這教了她如何想辦法讓自己存活下來。

電影學校中,有一名同學令蔡佳璇印象深刻至今。年屆四十,這名同學原本是公司的老闆,連一點美術底子都沒有。「老師每講一個東西,他下一秒就要問我一遍。」蔡佳璇當初不耐地心想:「都四十歲了,還來學這個做什麼?」沒想到,這名同學非常努力學習,直到學期末時,程度已經與蔡佳璇並駕齊驅。「我現在反而覺得,他這個年紀還願意追求自己的夢想,很勇敢。」

天黑請閉眼 經驗累積

學成歸國後,蔡佳璇進到一家大公司,接了幾部戲的化妝助理,《天黑請閉眼》是她離開公司後,第一部挑大樑的電視劇。談到如何臨摹屍體和傷口的狀態,蔡佳璇說就是多觀察,例如劇情需要一具浮屍,她就大量研究浮屍的照片。「一開始會覺得噁心,現在已經麻痺了,反而會覺得:『欸,這個顏色還蠻好看的。』」

緊湊的拍攝行程,加上整個劇組僅配有一名化妝師和一名助理,負責所有演員的妝髮和特效妝,讓蔡佳璇坦言壓力非常大。在預算有限下,也必須做出變通和取捨。以浮屍為例,屍體在泡水過後理應是腫脹的,但礙於假皮價格,她決定改以顏色變化來呈現效果。雖然辛苦,但劇組的感情很好,拍攝那段期間,蔡佳璇的爺爺離世,演員們也都體諒有加。《天黑請閉眼》的初試啼聲,蔡佳璇認為是非常值得的經驗,她於重重限制下殺出一條生路,同時也在時間的衡量、細節的掌控上,受益良多。

《天黑請閉眼》中的一具浮屍。(圖片來源/Facebook

一個人的能力終究有限,特效化妝還是需要一個團隊。蔡佳璇語帶可惜地說,在特效化妝這一塊,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團隊。反倒是入行三年後,在一般彩妝的領域遇見了貴人,也就是現在工作室的前輩。先前從來沒跟過師傅的情況下,讓蔡佳璇從助理晉升化妝師後,一時之間陷入茫然,像是無頭蒼蠅。因為「成師」後,便很少人會去指正她哪裡做的不好,相對地失去許多學習機會。與這名前輩幸運的相識,是在一次偶然的合作下。當時,他十分客氣地詢問蔡佳璇:「請問你這個睫毛是怎麼化的?」接著又提出更好的化法:「不好意思,那我用一下我的方法給你看。」很一針見血,蔡佳璇這樣形容。前輩不只呈現的作品是真的優秀的,他會用很謙虛的方式傳達意見。這樣的特質與能力讓蔡佳璇完全地信服,「從此就認定他了。」

堅持細節 讓導演自己想拍特寫

雖然現階段重心偏向彩妝居多,特效化妝的底子是蔡佳璇的一大優勢。即使是一般電視劇,在彩妝之餘也會需要一些傷口的鏡頭。而比起劇情和表演,傷妝通常是比較不被重視的部分,也不會有特寫。但蔡佳璇提到,以往電視劇中有些車禍畫面會直接潑一桶紅色鮮血,看了就很「阿雜」(心情鬱悶)。不希望觀眾覺得那是假的,因此即使是小擦傷、瘀青,她都要把它做到完美,「做到導演會自己想拍特寫。」

訪談中,蔡佳璇不只一次強調「細節」的重要。「不論是彩妝或是特效化妝,很多細節真的需要花時間去做。」例如傷妝,她說,遇到毛孔或微血管的部分,以前不懂的時候會覺得單純就是戳洞和畫線條。隨著工作經驗累積,她發現這些不起眼的細節,是需要一個層次、一個層次由內往外慢慢堆疊的,否則觀眾終究看得出來,那不是一個真的東西。也因此,蔡佳璇堅持,一定要擁有充分的時間來做作品。

蔡佳璇在拍攝現場細心地替演員上妝。(圖片來源/蔡佳璇提供)

作為化妝師,蔡佳璇認為,每化一個不同的人,都是一種學習,因為每個人的膚質和條件都不盡相同。像是有些演員的黑眼圈就不容易遮蓋,多次經驗之後,她始得以完善地處理。即便是固定合作的演員,曾經化到最後似乎一成不變,但經過前輩指點、改善幾個小細節,成果看起來就像是變了一個人,截然不同、更深邃了。而蔡佳璇現在的目標,是把妝容學的更細緻,成為藝人指定的專屬化妝師。

追夢 晚一點也沒關係

除此之外,蔡佳璇其實還藏有一個表演夢。從小就對表演感興趣,儘管家人反對,她並沒有打算因此作罷。工作因緣際會而得到過幾個小角色的演出機會,她也很享受其中。雖然蔡佳璇自嘲是大眾臉:「有人說過像張娜拉,有人說過像陳喬恩,就是沒人說過像我自己。」但這絲毫不影響她的表演欲望。對於表演,撇除光鮮亮麗的一面,蔡佳璇憧憬的是專業、穩扎穩打的演技路線,就如同化妝師細心的鋪陳每個細節一般。她的心底知道,自己有一天一定會實現表演的夢想,或早或晚都沒有關係。「就算我到了四十歲才去演戲,我也可以演一個四十歲的媽媽啊。」蔡佳璇不急不徐地說著,堅定不已。

「不管是什麼工作,就算是跟一個人相處、聽他的想法,還是會學到東西。學東西只是看你想不想學。」蔡佳璇謙虛地說自己仍然非常需要修煉,因此每一檔戲劇、每一段相遇,她都視為學習的良機,並為任何最細微末節之處盡心盡力。不著急,慢慢來,只要做的是打從心底喜愛的事。

記者 林芷懷
手指的芷 腳踝的懷
編輯 唐承安
可不可以就讓我靜靜的拍照
記者 林芷懷
編輯 唐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