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期

照亮女孩的魔髮師 Ann

「我覺得髮型設計師是客人的光。」Ann一邊幫客人上髮捲,一邊說著,對她來說幫客人變漂亮就像給他們光一樣,照亮他們,帶領他們自信地面對人群。

照亮女孩的魔髮師 Ann

黃齡萱 報導  2018/12/09

 一頭棕橘色長髮,穿著已經破洞、斑駁的舊圍裙,一邊為客人上髮捲、處理染劑,她是新竹小有名氣的年輕髮型設計師Ann。在Instagram上搜尋「新竹燙髮」、「新竹染髮」等關鍵字,能看見被設計得很漂亮的捲髮、有著時下最流行髮色的女孩們,這些都出自Ann之手。

個人頁面放了很多作品,吸引1萬6千多人追蹤,且喜歡她的客人一直增加中。(圖片來源/截圖自Instagram

採訪當天,Ann也沒閒下來,一邊幫客人燙頭髮,一邊回答我的問題。這一年來,預約她設計頭髮的客人越來越多,有時也會忙不過來。

Ann會了解客人想要的模樣,為客人做出她自己配色的染劑,再親自為他們上色。(圖片來源/黃齡萱攝)

七年美髮之路 修練成創業正果

「我要自己開新的店了,明年過年前。」嘴角隱藏不住內心的興奮,Ann一直夢想能自己開店。接觸美髮七年,才二十出頭的她,已經可以在新竹鬧區擁有一間屬於自己的美髮店。

從國二那年暑假開始,在其他孩子去學校上暑假輔導課、假日在家睡到飽時,她已經在髮廊當學徒了。

是從什麼時候喜歡上這個行業的,要追溯到小時候,「以前媽媽常去美髮店裡面洗頭,我就在旁邊看,然後有時候也會給他們洗。他們會幫我綁頭髮,以前還會撒亮粉,弄得很像公主,就覺得很有趣,好像很好玩,想自己試試看。」將這份興趣的種子埋藏在心土,到了國二有能力打工的時候,就找了家裡附近的美髮店,踏上髮型設計師修練之路。

當學徒的第一個月薪水才三千元,她記得非常清楚,「要做很多事情,比如掃地、幫客人洗頭,就是要做所有事情就對了,然後只給三千,不能問為什麼。」當年還沒有最低薪資的保障,但Ann是認命的,還是學生,又是人家的學徒,認為別人教給她技術,沒收她學費就很好了。

高中時,理所當然讀了美髮相關的科系,但對於早就在美髮店當學徒的Ann來說,高中的課程已經不足以滿足她,「外面學得比較扎實,校內教的就比較少。」所以,最後她高中沒畢業,選擇美髮店的客人作為她的教材。在十七歲時,便成為一位全職的髮型設計師,「我學兩年就升設計師,還沒滿18歲就是了,所以都沒跟客人講真實年齡,怕他們不敢給我弄。」說這句話時,有點像偷穿媽媽高跟鞋被抓包的小女孩,露出難得的笑容,本來一邊工作一邊採訪的嚴肅氣氛也因此輕鬆、緩和許多。

Ann很幸運,有著疼她的父母親,「我爸媽都是大學老師,他們沒有說非常支持。不過,與其逼我做我不想做的事,他們寧願我做我想做的事情,然後認真去做。」父母知道她很努力上進,常為了練習早出晚歸,本來希望她好好讀書,也逐漸認同她是認真想做好一件事情。這幾年累積了很多經驗、很多人的回饋,在自己的努力、家人的援助與客人的支持下,明年就能搬進裝潢好的新店面。

不斷學習 才對得起客人的信任

剛開始沒有客人認識時,就找自己的朋友、親戚來弄頭髮,「當時的老闆比較機車,都得另外偷偷用,還要自己負擔材料費。」其實,這七年Ann換過不少工作地點,「換店能讓我知道自己有不足、不好的地方,不然不會一直換。」以前,她不認為學習新知識有多重要,且能進修的課程也不多。這幾年來,有越來越多專門為髮型設計師們開的課程,教導新的技術、毛髮學、藥水染膏的知識、相關配色的教學等。即使一堂課要價兩到三萬,她還是很重視這份學習的機會,「以前沒上課都沒有學新的東西,客人就會去找別的設計師,有在學新東西的設計師。」

曾經,也有因為客人對自己的技術質疑而感到難過,「被客人留負評、把客人頭髮燙壞啊,這一定會嘛!不可能你一生都很完美,一定會有錯誤的,那個時候一定會很挫折。」即使自己有了名氣,客人量也變得穩定,她還是會為了避免犯錯、為了更好的技術,而去進修。

Ann在幫客人上髮捲時,是很仔細、用心的。(圖片來源/黃齡萱攝)

隨著時間一年年過去,接觸到的客人越來越多、形形色色的都有,除了學習態度外,Ann在心態上也有不同的轉變。「以前滿在意客人的負評,只要客人一留負評,就會非常難過,連帶影響其他的工作表現。後來,看到其他設計師也被留很多負評,他明明很厲害,就覺得自己應該還好,沒那麼糟。」

曾經也有因燙到客人的額頭,被老闆開除的經驗,「當時我超難過的,都快放棄自己了。」經歷多次換店、面對不同的客人,Ann漸漸學會自我調適。現在的她,注重的是客人正面的回饋,因為客人的稱讚,是她繼續走下去的動力,即使是小小的讚許,看到客人說她燙的頭髮很好整理,也會非常開心!

天賦與努力 「我只能做這個工作了」

「現在大家都是看網路上的照片被吸引來,不會因為路過就隨便燙頭髮,所以一定要把作品用得很好看,而且自己要喜歡。」Ann在客人的身上,下了很多功夫,會盡力理解客人期望的是什麼,做出客人喜歡、她自己也喜歡的作品,這是她堅信的原則。

「還有,美感很重要,染劑顏色都是我自己調的,都是靠直覺,所以是需要一點天賦的。」她很注重美感的表現,除了髮色好看外,也相當注重社群媒體上的照片呈現。Ann成功利用網路行銷,在競爭激烈的美髮行業裡,贏得自己的一片天。

「我好像除了做美髮,其他事情都不能做,可能是太早就接觸這個工作,沒什麼做過別的。」她覺得做其他工作很吃力又沒興趣,所以不想從事。儘管她是個熱愛美髮工作的人,但做任何行業都會有低潮的時候。「學習一個東西一定有過渡期,就會覺得自己好像不上不下,不知道要幹嘛,當時有離職過,然後去做別的工作,例如有去發傳單,但我沒辦法做其他工作,不知道為什麼。」做一件不喜歡的事情,一定無法持之以恆,更不可能毫無怨言地做好它,能選擇自己做喜歡的工作,是多麼幸運且難能可貴!

自己創業開店除了是她的夢想,還有一個原因是覺得自己跟別人合夥開店一定會吵架,「我其實是很怪的人,可能耐心都花在客人身上,不喜歡跟同事解釋我做的事,所以常常被誤解,就會被討厭。」加上她是個很有主見的人,也曾因為跟同事不合而離職換一家店,所以她認為自己開一間店是再適合不過。

了解客人的髮質、髮色,染出最適合他們的顏色。(圖片來源/黃齡萱攝)

「我覺得髮型設計師是光!」

Ann認為髮型設計師是照亮客人、溫暖客人的光,「長得再好看,髮型不好看,還是不好看;長的普通,但髮型很好看,妳整個人就會看起來很亮眼。所以客人需要我們來照亮的!」

保持著對客人的用心、傾聽客人的需求,繼續保持著熱情,照亮客人的同時,也照亮自己的心。

記者 黃齡萱
我喜歡龍貓、喜歡喝奶茶、喜歡認真的人
編輯 唐承安
可不可以就讓我靜靜的拍照
記者 黃齡萱
編輯 唐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