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期

陸片配額爭議 政治藝術難分割 

為什麼金馬獎入圍的陸片無法在台上映呢?配額爭議在金馬獎過後總會引起一番討論,政治和藝術始終無法切割。

陸片配額爭議 政治藝術難分割 

洪蜜禪 報導  2018/12/16

「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一個台灣人最大的願望。」第55屆金馬獎的頒獎典禮上,台灣紀錄片導演傅榆這麼說道。隨後中國演員涂們擔任頒獎人時,以「特別榮幸再次來到『中國台灣』金馬獎頒獎,我感到了兩岸一家親」為開場,引起台下ㄧ片譁然。

這場意識形態之爭,引起兩岸民眾熱烈的討論,不少網友表示應讓「藝術歸藝術,政治歸政治」,但這兩者事實上難以分割,金馬獎跟中國電影產業的關係十分微妙、複雜,陸片配額問題就是一個例子。

金馬變革 禁演陸片受金馬肯定

金馬獎創立於1962年,「金馬」二字本身就脫離不了政治,金門、馬祖為中華民國與中共政府軍事對峙的最前線,為了鼓勵國語影片發展,效法前線國軍開創新局而設。

在意識型態及統獨議題的爭議下,金馬獎一路走來其實並不容易。這幾十年來,金馬獎歷經多番改革,1996年時中國電影才正式納入參賽範圍,2016年調整後,只要導演和其他主要創作人員中有7名以上為華人,即有角逐資格。

金馬逐漸從「台灣的電影獎」轉成「華人的電影獎」,在兩岸關係停滯的狀況下,扮演藝術橋樑的角色。大陸導演張藝謀在擔任頒獎人時說:「這麼多年輕導演的作品,代表著中國電影的希望」,因為有許多電影在中國嚴格的審核制度下被禁演,題材受到諸多限制,如不能「宣揚消極人生觀」、「夾雜情色庸俗內容」等。

金馬獎是許多電影人展現作品的平台。(圖片來源/截圖自YouTube

然而被中國禁演的電影中,不乏優秀之作,這些電影只能到港台地區尋求播映機會,金馬獎就是一個很好的平台。如1998年的《天浴》因涉及政治及情色,被大陸禁演,此片卻創下金馬獎史上唯一一次大滿貫紀錄,獲得七項大獎。近期許多大陸青年導演也透過金馬嶄露頭角,如畢贛的《路邊野餐》、《地球最後的夜晚》都頗受評審青睞。

今年金馬獎被稱為陸片的「豐收年」,包辦61項提名,勝過台片的43項,最佳劇情長片僅有《誰先愛上他的》為台灣製作,其餘四部皆為大陸製作。然而為什麼許多我們在入圍名單上看到的大陸電影,卻沒有在台灣戲院上映呢?

陸片配額限制 難在台上映

根據大陸地區影視節目得在臺灣地區發行映演播送之數量類別時數,大陸電影進入臺灣映演一年以10部的為限。2014年增加「菁英外卡」條款,若在坎城、柏林、威尼斯世界三大影展、美國奧斯卡獲獎,或金馬獎最佳劇情片、導演得主,將不受此限,可直接上映。

早期申請在台上映的陸片不多,按送件順序決定,但隨著大陸影視業蓬勃發展,申請的電影逐年增加,因此2013年後改以抽籤制,沒抽中的電影,只能等待替補或明年再來。2019年申請在台上映的陸片多達71部,抽中的機率不到兩成。

今年金馬入圍影片《撞死了一隻羊》、《你好,之華》等都未抽中配額。(圖片來源/洪蜜禪製)資料來源:文化部影視與流行音樂產業局

許多金馬入圍的影片沒抽中配額,無法在台上映。雖然會有官方影展場次,播映入圍影片,但熱門的電影常常供不應求。影迷張恆瑞說:「搶票這件事,每年都還蠻心驚膽顫的。」像是今年的《你好,之華》、《地球最後的夜晚》,開賣不久就被秒殺,張恆瑞也提到能入圍的作品有品質保證,觀眾無法看到這些電影,蠻可惜的。

另外,電影具時效性,每年都有許多入圍的優秀作品無緣與觀眾見面。第53屆金馬獎奪下雙影后的《七月與安生》,當年早就在大陸、美國上映,卻因未抽到配額,遲至2018年初才在台灣映演,此時早已退了討論熱度,錯過黃金上映時機。

配額問題引起許多網友討論。(圖片來源/截圖自PTT

陸片配額的制度出現不少反對的聲音,認為這已經「不合時宜」,今年金馬獎主持人陶晶瑩也向文化部喊話「大家都很想看到所有入圍的電影」,盼能有所改變。

保護路線vs.開放路線

配額制其實是許多國家為了保護國片採取的政策,分為「進口配額」,與「銀幕配額」。進口配額就是以數量管制外國片,像是中國一年只能開放60部左右,銀幕配額則是保障國片有一定的映演時數,韓國就曾經實行且達到不錯的效果。

我們需要思考的是,台灣究竟是為了防止文化統戰還是保護國片?若是前者的話,不免太低估觀眾的自主思考能力,而且怎麼不擔心美國、韓國的強勢文化呢?如果是後者的話就有點矛盾了,為什麼不全面實施配額制,而只針對陸片,好萊塢電影可能更會壓縮國片生存空間。

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教授魏玓表示:「無論是競賽或映演,我都認為應該要開放。」在網路時代,在特定的環節阻擋,並沒有太大實質意義,民眾也會透過網路觀看。他認為如果台灣要走保護路線就該全面性、有系統,不用只針對大陸。如果走「開放路線」,要先從提升電影的質量做起,讓國片更有市場競爭力,否則觀眾一樣不買單。既然現在已經開放金馬獎讓大陸參與,顯然要朝向「開放路線」,配額限制是否又有其必要性有待商討。

兩岸開放真的對等嗎?

2010年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實施後,台灣製的電影不再受中國大陸對外國電影每年配額之限制,等於被視為「中國片」。這個轉變雖然對於台片的市場有正面的影響,但也不免有一種在政治上被佔便宜的感覺。要成功上映得取得公映許可證,即俗稱的「龍標」,也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文化局長鄭麗君曾在接受訪問時提到大陸雖然表面上沒有配額限制,但有「審批制度」,等於是雙重把關。

電影需要通過「內容審查」,取得龍標,才可在大陸上映。(圖片來源/截圖自小鴨影音

威秀影城公關經理李光爵認為「大國與小國的開放是不對等的,中國電影的年產量是我們的十倍以上」,實際上並沒有真的完全開放台灣電影,某些敏感題材可能被封殺,是否拿到審批還是充滿「人為變數」,台灣對陸片配額限制無非還是用來牽制對岸的一條防線。

陸片配額仍是政治問題

李光爵認為「配額制度有維持的『必要』,但也有變通的『必要』」,比如入圍金馬獎就取得上映資格,或必須要「當年」上映的電影才能參與抽籤,避免舊片占名額。對於未來是否放寬規定,讓入圍片也能上映,文化部電影產業組的傅俊貴表示一直有在朝這個方向努力,會進一步與業者、專家開諮詢會討論。

陸片配額的問題,更大層次來說,是政治問題,不只涉及兩岸影視經濟,更與動輒得咎的兩岸關係息息相關。一旦全面開放陸片,對觀眾來說當然是利多,有更多觀影選擇,但在政治考量面向,10部配額的窄門是否放寬,分寸拿捏尚須全盤考量。

記者 洪蜜禪
喜歡貓咪,希望成為自由自在的人類。
編輯 黃齡萱
我喜歡龍貓、喜歡喝奶茶、喜歡認真的人
記者 洪蜜禪
編輯 黃齡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