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期

不再只有輪椅和束縛 自立支援

隨著醫療技術的進步,台灣已經邁入老年人口達14%的高齡社會。在2026年,也將邁入老年人口比例達20%的超高齡化社會,而面對未來的老年生活,我們想要怎麼過?是只能坐在輪椅和病床,吃飯、飲食都需要旁人協助,晚上被束縛帶捆綁起來不能好好翻身?還是想要可以自己吃飯、走路、和別人聊天,過一個有尊嚴的老年生活?

不再只有輪椅和束縛 自立支援

林侑萱 報導  2018/12/23

原本沒有生氣、坐在輪椅上奄奄一息的老人,在經過一段時間的調養和訓練後,竟然慢慢地恢復體力,開始可以自己吃飯、甚至是練習走路,再過了一段時間後,就可以走出去和其他鄰居閒話家常,不再只是坐在輪椅上需要別人照顧,這是自立支援可以做到的事。

自立支援,是由日本的竹內孝仁教授提出,提倡三不:不包尿布、不臥床、不約束。透過每天徹底執行日常生活活動(ADL)四件事維持長輩健康:給予長輩一天1500cc水分、1500大卡的食物、每天運動2公里、3天以內自然排便一次。沒有足夠的營養、喝足夠的水,慢慢地讓長輩失去精神和力氣,也逐漸無法自己去廁所;沒有運動訓練肌群,身體會慢慢地無力,沒辦法自理生活,最後倒臥在病床,變成需要別人照顧的狀態。若長輩已經在需要人照顧的狀態時,也盡可能鼓勵、協助長者自己在可以做的範圍內,給予長者生活的自尊心。

自立支援的四項日常生活活動。(圖片來源/林侑萱重製) 資料來源:《介護基礎学 : 高齢者自立支援の理論と実践. 新版》

日本自立支援制度

東吳大學法律系研究生王鼎棫的研究論文提到,日本厚生勞動省在2007年從原本的地域福祉自立擁護事業,改成日常生活自立支援事業。自立支援為協助行為能力不足之失智老人、智能障礙者、精神障礙者能在自身所處地域中自立生活,由「都道府縣」(都為日本唯一一級行政區東京都,府和縣相當於台灣的縣市)之社會福祉協議會(以下簡稱社協)提供相關支援服務事業的總稱。轉換老人與身障者被置於需要協助的境地,並尊重當事人意願,積極從旁協助。

自立支援由社協專門員訪談、擬定支援計畫並開始援助之後,主要從財產和社會兩個層面著手。財產是只提供相關金錢管理資訊,並幫忙處理必要的存款等等業務,協助老人和身心障礙者遠離經濟虐待,經濟虐待意思是親人妨礙老人獲得經濟資源以及使用金錢的權利,迫使老人在經濟上在經濟上依賴親人。例如:控制老人如何使用金錢,或是在老人不知情的情況下盜領老人的退休金...等。社會的自立意思是結合相關團體,例如家人、朋友、社區團體等等關心個案真實的需求,讓老人在身體、心靈方面都變得更健康。

日本自立支援流程圖。(圖片來源/林侑萱重製) 資料來源:《厚生勞動省社会・援護局,福祉サービス利用援助事業について》

自立照護當中一個重要的精神是讓老人和身心障礙者不覺得自己是「依賴者」,只是需要他人幫助的人。長久下依賴他人會喪失自信心和自主的能力,也會讓人害怕去尋求幫助,認為是自己的不好才需要別人幫忙。自立的精神是讓老人擁有對自己生活的自主權,旁人只提供協助,並不會過度干涉老人的生活。透過讓他們自行完成自己能做到的事情,建立他們的信心,讓他們日後不再需要照顧服務員(以下簡稱為照服員)協助之後,也能有自信地繼續他們的生活。

根據愛長照的報導,雲林縣同仁仁愛之家董事長林金立在2006年首度接觸到自立支援制度,2011年,赴日學習自立支援的理論和技術,並在炎炎夏日中體驗包著人工排泄物五小時,深刻體會到被照護的老人心情後,決定正式導入這套制度,返台在雲林鄉間一間老日照中心開始了長照革命的實驗。過去裡面的老人們奄奄一息,但在實施自立支援一段時間之後,原本倒臥在床上或輪椅上的長者,慢慢地可以站起來、自行活動。目前台灣已陸續有照護機構引入自立支援制度,坊間也舉辦許多推廣自立支援的講座。

自立支援的疑慮

自立支援的價值獲得許多人的認同和支持,但現實中也面臨不少阻礙,其中之一就是剛開始引進自立支援時,照護機構需要負擔更多的人力成本,一位經營照護機構的業者質疑,自立支援會花費更多的時間成本,讓老人家自己來會花更多時間,也會連帶增加人力的需求,那是不是應該要有更合理的收費?屏東縣私立照護中心托媞園主任吳惠瑩表示:「經過一段時間後,因為老人家身體變得更健康,從原本需要搬動8名老人,但現在可能只需要搬動2名老人,照服員工作也能減少。」托媞園執行自立照護已2年多,並沒有增加照服人力。另外她也表示自立支援的推行,負責人的支持、長輩本身,與家屬觀念的改變都很重要,大家對自立支援有共識之後,才能更順利進行。

有些民眾認同自立支援立意良善,但還是不敢讓家中長輩接受自立支援照護。例如:三不中的「不約束」觀念,是很多民眾和照護機構的爭執之處,家屬擔心老人家可能會摔倒,有安全上的疑慮。一位與老人家共住的陳小姐表示:「我很怕我爸摔倒,很多老人家一摔倒之後,骨頭就很難恢復到跟以前一樣。」有些民眾會很擔心長輩可能摔倒,而建議照護機構用束縛帶將老人家綑綁起來以策安全。但其實就算是身旁有人照護,老人還是有跌倒的可能,配置好照服人員,加裝好把手等輔助設施,做好看顧長輩的工作,就不必太擔心長輩會摔倒的問題。

政策須提供自立支援誘因

另外在老人返回家園之後,照護機構應該如何持續獲利?對此吳惠瑩認為,負責人要勇於承擔相關後果。往好處想的話,這些老人在返家後可能會推薦周遭的親朋好友,可能在未來會帶來更多客戶。但除了照護機構自行承擔風險外,政策也應支持自立支援制度。在《失能老人接受長期照顧服務補助方法》第4條中,老人失能程度越嚴重,補助時數越多,重度失能的老人每月最高補助50小時,輕度失能則是最高25小時,乍看之下是合情合理的決定,但對於實施自立支援的機構來說,老人恢復的程度越好補助越少,實行自立支援制度的意願反而會降低。

根據報導者的報導,林金立表示政府希望老人減緩失能速度,但在政策上背道而馳,不針對實施自立支援機構的照護成果,例如拔掉一根插管、使恢復成較健康狀態老人人數增加等加以補助的話,便難以鼓勵機構推動自立支援。目前台灣開始推動自立支援的縣市有台中市屏東縣台南市嘉義縣彰化縣,台中市政府除了將自立支援正式納入市府相關政策外,實際在仁愛之家試辦自立支援制度,也證實自立支援的成效。但中央政府針對自立支援制度目前尚未有一套完整的法規。

對林金立而言,照護不是讓老人家過完最後人生的地方,而是讓老人家有機會過著自己作主的生活。每個人總有一天會變老,你想要過怎麼樣的老年生活?讓我們將心比心,一起在現實和法規、產業上達到平衡,尋找解答。

縮圖來源:Pixabay

記者 林侑萱
努力把之前打混的時間補回來
編輯 殷顗霖
愛貓和霜淇淋。可以的話,想要無所事事地度過一天。
記者 林侑萱
編輯 殷顗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