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期

國際志工與服務汙染的平衡

擔任國際志工能讓我們運用擁有的能力,幫助需要的人們,但只有短短的服務期間,我們真的幫助得到他們嗎?是否反而不小心,將難以回收分類的垃圾、不適宜的觀念,帶到較純樸、資源單純的服務地區了呢?

國際志工與服務汙染的平衡

黃胤綸 報導  2018/12/23

當你有能力的時候,會願意幫助別人嗎?把眼光放向更遠的地方,在幫助與我們有著迥異生活的人時,我們可以用什麼態度或形式對待他們?若能短期到偏鄉協助也許是非常直接的方式,但真的有幫助嗎?

服務納入教育 國際志工興起

現今人們相當注重「志工服務」這件事情,《志願服務法》第三條提到,志願服務即民眾出於自由意志,不以獲取報酬為目的,以期提高公共事務效能,及增進社會公益所為之各項輔助性服務。如今甚至將志工服務與教育結合,許多大學因而有了「服務學習」的必修學分。教育部青年發展署服務學習網即表示,這讓學生不僅能在服務過程滿足被服務者的需求,也能從中進行反思、互惠,進而培養公民責任、成長學習。

教育部於2007年起推動大專校院服務學習方案,鼓勵大專院校成立服務學習推動單位,設計相關課程,或將原有的學生社團活動與志願服務結合。此一作法利用課程真正落實學生累積服務經驗,漸漸也讓越來越多人認識「志工」的定義、工作內容及其價值與意義。而越來越多人也觀察到國外的需求,進而協助衣食、給予基本教育、建置醫療機構等等,因此「國際志工」的角色在台灣誕生了。

2001年被聯合國訂定為「國際志工年」,台灣也在當年成立了台灣志願服務國際交流協會(IAVE Taiwan),積極引領台灣志工參與許多國際會議,例如高雄世界運動會、2013年亞太城市高峰會等。隨著台灣國際志工的制度越趨完善、機會愈加豐富,許多人備受鼓勵、走出台灣,到與我們擁有截然不同文化或是環境更惡劣的地區幫助他人。但是習慣了物質、科技產品、網路的方便,志工到了與我們生活水平迥異的地方,能夠回頭踩在與當地人一樣的起跑線,過著最簡單的生活嗎?而若不這麼做的話,是否會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呢?

服務致汙染引爭議 怎麼辦?

服務汙染有幾種面向,可大致分類為「被遺留的垃圾」、「生活的干擾」、「時間的浪費」。以偏鄉教育的志工為例,首先當志工在規劃課程時,大多採用講義、海報或者是道具輔助授課,這時材質的挑選便相當重要,而這必須從了解「服務地區垃圾處裡的方式」做起。

如果已經知道服務地區採用「垃圾掩埋法」,則必須挑選較易自然分解的材質,若選擇金屬,便會造成土地汙染;如果當地多將垃圾焚燒,則若使用塑膠,會導致其產生有毒物質,危害環境與人體健康,因此志工的每一步都應該思考如何將垃圾汙染降至最低。

若服務地區的垃圾皆使用焚燒,便不適合帶入塑膠、金屬等材質的產品。(圖片來源/國立交通大學印度國際志工團提供)

國立交通大學印度國際志工團團長羅安安分享了出團服務時的經驗,「不可能沒有服務汙染,但可以從小地方做起。」她便舉例團員們在服務據點工作的期間,會統一盡量將自己的垃圾全部收集起來,離開時帶到機場分類丟棄。而當志工踏上服務據點時,對當地人來說便是一群客人,雖持著熱心助人的心態,但無疑也打亂了他們原本的作息。對年幼的孩子而言,生活中突然出現一群熱情的人關心自己,因為好奇與新鮮有趣,更是難免開始依賴志工們,但大多的海外志工服務僅為短期,也許才剛混熟了,又要離開了。

「志工的任何行為一定要遵守團隊規定,才能將對當地的影響降至最低。」國立交通大學印度國際志工計畫負責人曾珮緁表示,「短期的服務計畫,或頻繁更換服務據點所造成的服務汙染會比長期經營的多。」

浪費時間? 柬埔寨的孤兒生意

志工們從服務的過程中,吸取經驗並成長,但最引人質疑的就是這些是否為互惠的。花了時間、金錢與力氣規劃了一系列的服務,如果沒有切合當地的需求,則將變成一連串的浪費,這也是近年越來越多人所討論的。知名作家李家同先生曾於2011年的演講中公開表示,大學生至偏鄉做服務是「白癡」,只會徒增孩童困擾。除了可歸因於前幾段所提的「干擾當地的生活」,另一個問題便是服務內容是否真為他們所需要的。

在不夠了解當地文化時,服務目標可能無法正中他們的需求,例如志工們連日排練歌曲、舞蹈,是否能引起當地人的共鳴?這項服務有滿足任何一項迫切的需求嗎?單純地陪伴、聊天是否更好?以上問題的解答見仁見智,不過成效最大化應為所有志工所追求的,所以最初想服務企劃時便為黃金時期,一旦方向訂定錯了,可能使整趟服務之旅價值減半。

《半島電視台》於2012年製作了一則〈柬埔寨的孤兒生意〉(Cambodia’s Orphan Business)的專題報導,其中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2011年發表的報告,柬埔寨的孤兒院數量在短短的六年內(2005年~2010年)成長了75%。而近1萬2千名兒童生活在269所孤兒院中,有44%是由其家人自行送到孤兒院,且超過70%的兒童並無失去雙親。

本篇專題報導中提及,柬埔寨的孤兒院就像個觀光景點,觀光客前來參訪,更有許多志工規劃服務,但值得探討的是,沒有人管控志工的專業素質,也並無要求其執教經驗,更沒有整套系統化的教育,那麼這對於孩童的學習真的有幫助嗎?是否會增加他們受害的潛在風險?此外,在柬埔寨的孤兒院成長的Sinet Chan曾於採訪中表示,經歷了許多大人在生命中來來去去,有時會覺得像暫時的被遺棄了。

許多國際志工至柬埔寨陪伴孩童。(圖片來源/截圖自YouTube

微客創辦人:沒那麼嚴重

從擁有數十次服務經驗者的角度來看,微客公益行動協會創辦人朱永祥先生表示,志工由三個元素組成:喘息服務(短暫的,主要讓當地人獲得喘息)、帶入新的刺激、感受異國文化,當三元素並存就沒有污染,而若眼光只著重於最後者時好像只有志工得利了,便容易放大服務汙染的問題,「那是只把焦點放在自己身上。但我其實沒聽過任何當地人反應這件事情。」朱永祥認為,實際上國際志工引入新的資源、知識等刺激相當重要,是使服務據點能夠進步的催化劑。

至於頻繁分離的問題,朱永祥笑說其實最放不下常常是自己,服務時志工要改變心態,成為當中的一份子,但不要把對當地人心中想法的揣摩、猜測放到服務據點,更別因為必須分離而否決了志工與接受服務者相遇、彼此學習的價值與需求。

總之,不論國內外的志工服務,皆須按照服務地區的需求量身規劃,並充分調適好志工的心情,否則容易造成服務汙染。另外,不可否認的,國際志工的每一個行為都可能對當地生態造成影響,除了環境,也可能因為帶入過於方便的技術,而搶了當地人的工作。因此,謹慎行事、完善的行前訓練,才能不讓服務成了氾濫,而是精準的給予協助。

記者 黃胤綸
伯爵茶的愛好者
編輯 呂奕廷
喜歡吃牛肉麵,但是吃不起只能吃沒肉的湯麵。
記者 黃胤綸
編輯 呂奕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