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期

大學英文畢業門檻廢存攻防

2018年1月,政大在校務會議上通過廢除英文畢業門檻。究竟英文畢業門檻的爭議點在哪裡、廢除的理由是什麼呢?

大學英文畢業門檻廢存攻防

翁邦晏 報導  2018/12/23

2018年1月,國立政治大學(以下簡稱政大)校務會議上以47:7懸殊的票數通過廢除英文畢業門檻,為英文門檻的廢存開第一槍。

提升英文能力制度卻爭議不斷

教育部於2001年為了提升國人英文能力,鼓勵各個大學設立英文畢業門檻,並自2002年開始針對大學的英文畢業門檻進行調查,在2004年最終達成於全臺大學設置英文門檻。實行十幾年來卻一直爭議不斷,究竟這個看來立意良善的政策,出了什麼問題呢?

財團法人語言訓練測驗中心(LTTC)於2000年受教育部核准辦理全民英語能力分級檢定測驗(以下簡稱英檢)。隨後在教育部《大學教育政策白皮書》中提及國人常因讀不懂原文而無法與國際接軌,因此須設立仿大學入學考試中心,成立專業的財團法人來做鑑定,也為之後英檢成為各大學英文門檻奠基。

然而,因為財團法人的身份,卻也使得英檢制度作為門檻一事飽受批評。在首推的前幾年,曾有國立臺灣大學教授周樹華投書媒體認為全民英檢不應作為畢業門檻。也有許多人針對以一個民間機構所辦理的考試做為畢業門檻,是否違反了大學自治提出質疑。

英文畢業門檻的另一個爭議點在於,門檻換算的方式。為了避免圖利特定廠商的嫌疑,英檢並非作為鑑定的唯一標準,民間還有引進像是TOEFL(托福)、TOEIC(多益英文測驗)等測驗方式供大家選擇。換算方式是由各大學之間自行訂定,門檻不一也造成學生選用測驗意願差異。

由以上幾點,政大學生會聯合其他學校學生會針對廢除英文畢業門檻發出新聞稿,提出其訴求及廢除理由。希望能透過廢除門檻,達成合理的大學自治及維護老師授課品質。

大學間的英文門檻差異。(圖片來源/翁邦晏製) 資料來源:交大外語實施辦法清大課務組網站台大進階英語課程施行辦法

各校英文畢業門檻之變革方向

政大學校網站中可得知,在現行制度底下,政大將會把上下學期原本各2學分的英文課程改為3學分,作為廢除英文畢業門檻後,持續強化學生英文能力的配套措施。

除了政大廢除英文門檻之外,近年還有許多大學也針對英文門檻進行調整,根據國立清華大學(以下簡稱清大)課務組資料,於102學年度加入零學分課程「指定英文」的制度,提供學生在檢定等考試未通過時,作為不想進行測驗的補救選擇。

是否會跟進廢除英文門檻,讓大學生們自行掌控自己的英文學習。國立交通大學(以下簡稱交大)語言教學與研究中心主任鄭維容表示,交大目前制度不會更動,但如果真的必須要改變,會參考其他學校的方案。「以交大的紀錄來看,(英檢通過人數)幾乎都是有逐年成長的趨勢,尤其是最近這幾年通過率都滿高的。」鄭維容也提到,交大近三年來在升大二時進行英檢團體測驗後,達到英文畢業門檻佔當年大一比例分別為64%、66%、71%,顯示出學生們英文能力的提升。

除了校方認為制度不必修正外,交大機械系學生王毓愷也認為英文門檻具有其存在的必要,但另一方面他說道:「因為我不想上學校的英文課,所以學校的免修制度會讓我去想要考過英文門檻,讓我不用去上課。」在交大現行的門檻標準下,為了達到標準而不斷強迫自己練習英文、避免自己英文變得生疏,並且針對未來出國及就業都能有優勢,這也是王毓愷選擇支持英文畢業門檻的理由。

不論是政大、清大還是交大,目前制度改變方向都是以校內正式課程為主、民間檢定為輔,並且提供不同的方式供學生選擇,盡量達成在大學自治的框架下,提供社會對大學畢業生們英文能力具有公信力的證明。

廢除門檻後制度仍有改善空間

在大學英文門檻的規範下,每一屆學生們的平均英文能力確實都有上升的趨勢。在門檻的壓力下,學生們以畢業為前提學習英文,使得在以中文為主流語言的臺灣,英文教育也能在大學受到重視。

除此之外,對於政大已廢除英文畢業門檻,財團法人語言訓練測驗中心全民英檢組則持樂觀的態度回應,認為評量是教學過程中不可或缺的一環,因此對於教學目標、學習目標掌握程度的檢定會更加地強調因時、地制宜,使「學習」、「教學」及「評量」相輔相成,並不需擔心廢除門檻的影響。

雖然英文畢業門檻當初設立的立意良善,但其如何在「大學自治」、「就業影響」等議題中取得平衡,對現下制度仍是個挑戰。舉例來說,清交兩所大學雖然有補救課程等類似的方案,但在大學入學時是否必須學習大一英文,仍是以民間機構的檢定成果為主。學生雖然能得到免修資格,但還是必須花費一筆額外的錢考試,這也是未來可以改進的方向。

門檻和學生英文能力?

在實行英文畢業門檻制度近二十年後的今日,由政大廢除門檻可見,制度仍尚未完善。但相較於制度面的問題,大學生們如何維持自己的英文能力,也是每一位大學生該思考的問題。

現行制度能強迫學生在達到畢業門檻前不斷的練習英文,但通過英文畢業門檻後,或甚至未來英文門檻消失時,沒有畢業壓力的大學生,在大學四年裡英文能力是否還能維持一定水平值得省思,而非落入許多人的刻板印象:「大一入學時的英文最好,之後就會開始變差。」也許大學生們在討論廢除時,也應該反求諸己,想想在大學四年中,如何自發性的訓練自己、打破刻板印象,告訴教育單位及整個社會不再需要以制度鞭策學生,或許這才是問題的根源。

不論英文畢業門檻存廢,學生還是應該努力維持自己的英文能力。(圖片來源/翁邦晏攝)

記者 翁邦晏
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於千萬年之中,喀報的無盡的輪迴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剛巧趕上了,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惟有輕輕地問一聲:「噢,你也在趕稿嗎?」
編輯 姚璇
喜愛音樂、大自然和人們 / 洗澡一定要配音樂啊  
記者 翁邦晏
編輯 姚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