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期

教育雙語化 拯救國人菜英文?

日前行政院長賴清德拍板「2030雙語國家政策發展藍圖」,目標十年後將台灣打造成中、英文並行的雙語國家,且將「兒童雙語教育」的實踐列為這項改革的重點項目。然而,這真的是拯救「菜英文」的根本之道嗎?

教育雙語化 拯救國人菜英文?

郭玟妤 報導  2018/12/23

行政院長賴清德日前宣布:台灣未來十年將朝「雙語國家」邁進,期望英語能成為台灣的「第二官方語言」,使國家更具國際競爭力。此項政策將從落實與外國人相關法規雙語化、培育公務人員英語溝通力等等策略著手,逐步邁向全國雙語化。

除了政府初步訂定的方向,「教育體系雙語活化」也被認為是整體策略的重中之重。配合行政院雙語政策,教育部已研擬鬆綁「國小三年級才能教英文」的法規,並計劃推動英語課程全英文教學、部分課程採英語授課等等相關措施,藉以強化國家英語實力。

新政不新鮮 民間已行之有年

事實上,在學英語風氣盛行的台灣,民間的英文教學早已超越雙語政策,教育部端出的新策略一點都不新鮮。

舉例來說,台南市從2017年起在八所小學試辦雙語教學計畫,以英語教授自然、體育等科目,今年再新增五校,而英語在桃園地區更被列為市定課程,小朋友從國小一年級就會開始接觸英文。以桃園市楊光國小為例,學校從低年級開始每週皆配有一堂英文課,且依照低、中、高年級,逐步遞增英語課程的堂數。同樣位於桃園市的私立大華雙語小學則是每週共有十堂全英語課程,其中一半採自編教材授課,另一半則是聘任外師教導學生自然、體育等等學科。無論是公立還是私立國小的英語教學,都已領先政府政策一大步。

楊光國小的英語課程規劃,在於讓孩子從小就接觸英文,楊光國小教務主任呂宇爵認為這樣有助於培養孩童的國際力:「我覺得英文是很重要的工具,因為現在已經是地球村的情況,未來孩子不論是升學或就業都會需要。」大華雙語小學教學組長陳玥彣也表示,大華小學的理念是希望小朋友用英文和國際接軌,雙語教育是學校的特色,同時也是招生主打。

民間的英文教學早已超越雙語政策,孩童在學校可以接觸多種類型的英語課程。(圖片來源/截圖自私立大華雙語小學

許多家長選擇讓孩子及早學習英文的心態,正好呼應賴清德「語言的學習,越小學習成效愈好」的主張,他們的需求已不僅止於在國小時讓孩子熟悉英文這個「國際語言」。而為進一步推動雙語政策,行政院也已指示教育部研議鬆綁「幼兒園不得教英語」的相關規定。

學習這條路 起步早就跑得遠?

根據現行《幼兒園教保服務實施準則》第13條規定,幼兒園不可進行全日、半日或分科的外語教學;《就業服務法》第46條也規範,幼兒園不得聘雇外籍教師。儘管當前法律明文禁止學齡前英語課程,坊間仍有不少雙語或全美語幼兒園可供家長選擇。未來法規若進一步放寬,代表「幼兒園英語教育」將正式浮上台面,以往只能低調進行的英語教學,將獲得法律保障。

國立交通大學英語教學所副教授林律君表示,目前這些以英語教學為主打的幼兒園,絕大部分都是以「補習班」名義登記立案,且主管機關為社會局,與幼兒園歸教育局管理的情況不同。此外,兩者適用的法規也有差異,補習班的規範相對於幼兒園寬鬆許多。因此,雙語/全美語幼兒園在師資、安全(消防、逃生)方面,現行之下對家長與孩童均缺乏相對應的保障。近日教育部研擬開放幼兒園英語教學,由政府教育機關監督其教學環境與師資品質,她覺得不是件壞事,但對學前英語教育的適切性存有疑慮,「開放限制和幼兒學習英語是兩回事。」

林律君認為,在台灣現今的英語環境之下,孩子發展好母語能力再接觸英語較為妥當,「目前在台灣,接觸英語主要是在課堂上,並非普遍使用的外語。」她曾研究台灣全美語幼兒園兒童的語言與早期閱讀發展,確實發現在全美語環境下學習的孩子,學齡前階段的英語口語表現、閱讀能力遠遠超越同齡小朋友,甚至超越小學階段的孩子。然而,他們的中文字彙與表達能力卻明顯有落差,不若其他以中文環境為主的小朋友豐富和明確。林律君也提到:仍處於發展認知能力與吸收知識階段的學童,以他們熟習的語言發展自我與學習新知,是比較理想與可行的作法。

其實,「越小學習語言,學習成效愈好」的觀念,在學界中一直是爭論不休、莫衷一是的論點。對此,林律君基本上尊重父母為孩子做的選擇,但她強調:「學習外語的關鍵不是When(時間點),而是How(如何學)。」學習英語的年齡不是決定性因素,反而是如何學習外語、是否有良好的語言環境、培養孩子的動機與正確學習態度才是重點。

私立喜兒幼兒園負責人方潔玫也表示:學習語言是一種需要,其中最重要的是動機,「語言只是拿來用的,當一個人有需要的時候,他一定會想辦法去學會它。」她主張,政府更應該關注當今許多「沒有人生目標」的學生,幫助他們找出生涯方向,而非只是一味地想加強英語能力。

借鏡新加坡 真的借對了嗎?

教育部「贏在起跑點、及早紮根」的英語教學方案,其實只是《2030雙語國家政策發展藍圖》的其中一環,政府期望透過各項政策的實施,將台灣打造成如新加坡一般,中英雙語並行的國度。但「新加坡經驗」真的值得借鏡嗎?在效仿新加坡以前,必須先瞭解他們的雙語政策。

首先,英語是新加坡的第一語言,舉國上下都是以英語作為溝通媒介。其他官方語言(華語、馬來語、淡米爾語)則被列為「母語」,只在各族群內發展。教育上,新加坡也一率以英語教授學生各項學科,只有成績排名前20%的學生才有機會,將母語同樣當成第一語言來學習。其他學生在學校接觸母語的時間只剩一門「母語」課,且程度最差的10%學生,母語甚至只需達到口說程度即可。另外,新加坡的英國殖民背景,也使整個國家的英語發展具備一定基礎。

新加坡與台灣的國情大不同,台灣是否能效仿新加坡的雙語政策仍是未知數,圖為新加坡幼兒園的教學情況。(圖片來源/截圖自Facebook

反觀台灣在歷史、教育制度、語言政策上與新加坡大相徑庭,如欲參考新加坡經驗,將英語拉抬成第二官方語言,台灣社會願意做出多少讓步?2030年台灣成為雙語國家,口號喊得響亮卻不切實際。

英語友善國家 台灣可努力方向

既然雙語國家的擬定欠缺周延思慮,政府想藉由語言政策提升國際力的想法,又該何去何從?林律君認為「英語友善國家」:台灣人民具備基本的英語溝通能力,能自然地以英語與非華語人士交流,是台灣可以努力的方向。現今英語作為世界通用語(English as a lingua franca),政府若欲提升國家競爭力,應是以實務為優先,積極創造台灣的英語環境,而不是貿然制定英語為我國官方語言,淪入殖民思維的窠臼。另外,英語教育也並非從小紮根,就能大大增進國人競爭力,擁有學習英文的「動機」才是關鍵。

縮圖來源:pixabay

記者 郭玟妤
慢條斯理的急性子。 最近是個走火入魔的日影痴。
編輯 鄒典儒
算是不太擅長自我介紹的類型,喜歡坐著,喜歡悠悠哉哉,差不多就是那樣吧。
記者 郭玟妤
編輯 鄒典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