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期

不只是電台DJ 李穎珍

表演者往往需要一個平台來展現自己,然而一旦擁有廣播電台這樣的平台後,又該如何去使用?李穎珍不只是電台DJ,也是表演藝術工作者,更是努力為社會發聲的年輕人。

不只是電台DJ 李穎珍

程安瑜 報導  2018/12/23

與我訪談前,李穎珍剛主持完天母的公益活動,晚點還要接著主持電台節目,生活十分忙碌。我曾聽過李穎珍兩場有關電台的演講,便直覺地認為她身為電台專職DJ,正當我以為公益活動也是電台舉辦的,她才連忙向我解釋,兩者是全然不同的工作,因為她不只有電台DJ這個身份。

斜槓青年 一輩子如何只做一件事?

李穎珍從小唸舞蹈班,高中唸戲劇科,當時有太多夢想,理所當然地認為自己未來要朝「表演」這個目標前進。但不服輸的個性讓她對自己從不設限,她曾參與很多舞蹈表演,也嘗試到舞台劇現場當志工,做過劇場的行政、前台、整理道具間,甚至幫老闆寫企劃案。豐富的工作經驗讓她提早走出學生環境,開拓視野,卻也給予她很大的衝擊。

當時她認識到崇拜已久的劇場設計師們,各個作品都是能進國家戲劇院等級的大師。然而問到薪資狀況時,那些設計師們甚至連保險費都是父母幫忙出的,可以看出經濟並不充裕。這也讓她看待事情變得更考慮現實面,藝術並沒有那麼浪漫。求學階段有家人能夠支持自己的生活花費,但出社會後,面對現實考量,還能夠接受藝術的不美麗嗎?為找尋一個生存之道,她決定成為一個斜槓青年。

李穎珍參與廣告片的拍攝,片中包含了舞蹈表演的元素。(圖片來源/截圖自Facebook

「屏風表演班的創辦人李國修曾說過:『人一輩子能做好一件事就功德圓滿了。』但我很想知道在這個世代裡老師要怎麼解釋這句話。」李穎珍開玩笑地說。

李穎珍沒有將電台視為主業,她將自己定位成表演藝術工作者,包含主持、劇場、電台,甚至會出演影像作品。許多的表演者因為接案子收入不固定,在初期都會需要一個較為穩定的收入來源,以便負擔生活花費,例如在咖啡廳打工等。對李穎珍而言,電台便是重要的經濟來源,且時間上較為彈性,畢竟斜槓青年最大的成本就是時間,如何在有限的時間內做最多的事是最重要的考量。我頓時也能夠理解她為何每天東奔西跑,過著行程滿檔的生活。

凡走過必留痕跡 造就如今自己

李穎珍相信每個機會跟機會之間都有所聯結,在學生時代嘗試很多事情,藉此也能發現某些事情未必適合自己。例如大學時學習特技舞蹈,但她發現這並非是她的強項,未來也不一定要走這一行。儘管如此,她將每個時期所得到的機會、每個過程都當成是一次經驗的累積。

經過體院的訓練,比起以前學習的藝術是相對理性的,進而影響她的思維模式,不會過於感性,能夠從不同角度謹慎思考,又或者因為曾擔任過劇場的導演或編劇,在電台報導時能夠迅速找到適當的切入點。電台節目中需要播報新聞,李穎珍必須強迫自己不斷接收新資訊,也讓她在主持活動時能夠闡述更多議題與觀點,從事不同工作的刺激也讓自己在主持電台時有更多的創意,這些都是機會與經驗相互影響而累積出來的。

或許在學習的過程中會遇到挫折,甚至從事著自己不喜歡的事。李穎珍總期許著自己,不要討厭任何一個時期,哪怕它不完美,都是自己成長的養分。即使處在一個不好的狀態,也有能力去扭轉它,並造就下一個不一樣的自己。

李穎珍總是面帶笑容。(圖片來源/程安瑜攝)

逃避 不如學習「接受」

李穎珍進電台後播報新聞、主持節目,同時在劇場工作,又面臨母親罹癌過世,在蠟燭多重燒的情況下,她經歷一段沉重的時期,但因為那段寶貴的心路歷程,讓自己學習如何「接受」這些生命的挑戰。

當時電台台長請她主持長照節目,她便邀約來賓談大體解剖與預立遺囑,藉由談人生、談道別,讓不同的經驗分享療癒聽眾、更療癒自己,而「接受」這個詞也是從來賓的分享中獲得的。面對至親的離世總難以放下,逃避無法解決問題,因此要學會接受。這段經驗深深感動了她,並給她前進的力量。

因為母親的病況,讓她重新看待死亡這件事,教導她最重要的是接受。對於這件事與其逃避,不如選擇擁抱,因為這是人生的一部分。她視死亡為一個很大的寶藏,在二十幾歲就面臨到這樣的事情,使得她變得更加堅強,也試圖將這些體悟帶給聽眾族群,讓大家學會面對這項人生課題。

創新 從根本做起

廣播電台被認為是夕陽產業,李穎珍也如此認同,然而電台仍有一定市場,不會從此消失,人們依然需要聲音的傳達,只是電台迎來更多的挑戰。因為接受這產業所面臨的挑戰,所以她選擇留下來,「沒有一個產業是完美的,任何工作都一樣。」李穎珍說道。

單靠聲音難以滿足現在的聽眾,DJ必須思考如何讓聲音做出變化,使用各種音效去豐富節目內容,也有些DJ會架設影像直播吸引觀眾,然而當大家選擇不斷創新的同時,卻常忘記根本:聽眾是誰?群眾是誰?

電台DJ們現在以為透過臉書便能跟聽眾互動,但李穎珍分享:「有一次,有老一輩的聽眾打電話進來說自己不懂臉書不會留言,能不能寄明信片?」這件事讓她反思跟聽眾之間的關係,在主流電台,受眾都是年輕人,視使用網路為理所當然,但在客家電台,擁有許多老一輩的聽眾,她看到不同年齡層的需求,試著在舊的環境當中找到創新點。許多祖父母輩的人不知道怎麼跟子孫們互動,她便會講一些年輕的話題讓他們了解時代的改變、現在流行的趨勢,又或者是藉由分享自己與外婆的故事,讓長輩聽眾用第三人稱的角度去看子孫們是如何看待他們的。

李穎珍與外婆富美子感情深厚,時常在電台提及,外婆的粉絲甚至比自己的還多。(圖片來源/截圖自Facebook

對從小在客庄長大的李穎珍而言,除了不斷地推廣客家文化之外,照顧與守護這些客家耆老更加重要,讓他們保有文化的記憶並能夠傳承,才是客家文化的珍寶。她總期許自己不是為了文化而工作,而是把這個文化回歸到生活,藉由生活中老一輩的人與年輕人的互動溝通,將文化傳承。

肩負「發聲」的責任

表演者總嚮往著有一個平台去發揮,而廣播電台給予李穎珍藉此發聲,但要「說些什麼」便值得去思考。她或許可以只說聽眾喜歡的內容,輕鬆錄完節目,然而李穎珍在做節目跟責任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不單只有在思考客家文化的傳承,或是在生死與長照上的議題,她未來甚至計畫做街友的報導。李穎珍會去思考社會的每一件事情,並真誠地跟大家分享。

「我不知道有誰會聽到,但是我盡力了,我覺得這是身為一個人,要去做的事情。」李穎珍堅定地說道,明亮的眼珠,彷彿散發著熠熠星光。

記者 程安瑜
是一隻生活依賴咖啡因清醒,靠酒精入眠的魚。
編輯 洪蜜禪
喜歡貓咪,希望成為自由自在的人類。
記者 程安瑜
編輯 洪蜜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