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期

《真愛旅程》 對虛假社會進行革命

真愛旅程 對虛假社會進行革命

《真愛旅程》 對虛假社會進行革命

張雅晴 文  2009/03/15

在他們還年少輕狂、懷有遠大夢想時,人們總認為自己是最特別的;總認為自己將會在這個醜陋的世界中出淤泥而不染。但隨著時間流逝,曾經偉大的夢想也漸漸衰老,最終只能在謊言的包覆下,走上他們當初所唾棄的那條路。《真愛旅程》試圖要打破這個可悲的命運,因本片而獲得此屆金球獎最佳女主角獎的凱特溫絲蕾,在睽違十二年後與李奧納多再次攜手合作,演出一對特立獨行的夫妻,在真實與謊言的交織下尋找自我、衝撞社會常規的故事。 

在童話故事中,婚姻是愛情最完美的句點。原片名「Revolutionary Road」的真愛旅程打破了這個句點,揭露婚姻生活中現實而悲哀的一面。(圖片來源/真愛旅程官方網站)


夢想與現實 環繞婚姻生活

本片改編自美國小說家理查.葉慈〈Richard Yates〉的同名小說,由拍攝《美國心 玫瑰情》的導演山姆曼德斯〈Sam Mendes〉掌鏡,再次挑戰婚姻議題。由於十二年前轟動一時的愛情悲劇《鐵達尼號》也是由相同的男女主角飾演,許多人將真愛旅程視為鐵達尼號的續集,期待看見王子與公主結合後幸福美滿的故事。但是真愛旅程中沒有王子和公主,有的只是一對住在革命路上,不甘平凡的夫妻。缺少了文字的輔佐,導演利用影像的力量加上男女主角的精湛演技,將婚姻生活中夫妻相處上的微妙變化展露無疑。

故事開始於一個小酒吧,April深深吸引了Frank的目光,在Frank幽默言語的搭訕之下,April笑了。這一笑,開啟了之後兩人的婚姻生活。婚後,他們擁有一兒一女、一部車子、一棟坐落在革命路山丘上的房子。一切都很幸福美滿,但是單調的生活和可預測的未來讓April感到空虛,她的演員之路走得並不順遂,幾乎只能算是位全職的家庭主婦。而愛好自由的Frank雖厭煩於日復一日的呆板工作,卻無力改變。某天Frank生日,April送給他的禮物從此改變了他們兩人的命運,她提議全家搬到巴黎,那個Frank念念不忘的城市。April願意在巴黎工作養家,給Frank一個機會找尋自己真正渴望做的事情。在做出這個瘋狂的決定後,面對眾人的質疑,兩人從一開始的堅定自負,到後來Frank突然升官、April的懷孕,劇情急轉直下。Frank最終還是無法拋棄自己的懦弱以及對名利的渴望,在這場革命中臨陣脫逃,留下妻子一個人在場上奮戰。爭執著不願意放棄夢想的April,在一次激烈的爭吵中曾對Frank大吼:「因為你知道,如果你什麼都不嘗試,你就永遠不會失敗!」,此話深深刺中Frank的心,也道盡社會上大多數人的心聲。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害怕失敗,將自己推離真實的自我,也與年輕時的夢想漸行漸遠。

夾雜著忌妒與不解的情緒,片中幾乎所有人都無法認同Frank夫妻即將要搬到巴黎的決定,只有房東太太生病的兒子John能理解。全片在Frank與April的故事主軸外,刻意安插了這一位精神病患來增加些不一樣的聲音。他跳脫於眾人之外,在瘋言瘋語中點出April的真正想法,鮮活了男女主角的性格。這個角色呈現了與一般大眾完全對比的強烈形象,讓社會的虛假更加鮮明諷刺。就如同John所說的,要承認自己生活在這無盡的空虛之中,需要極大的勇氣。當瘋子比正常人還要懂得面對真實的自己與空虛的生活時,到底是全部的人都瘋了,只有瘋子是正常的;還是因為身為瘋子,才有機會能衝破社會的常規?配合犀利的台詞,John的存在讓本片從家庭議題的狹縫中跳脫出來,變的更有深度。

不管人們生命終有多少謊言,沒有人會忘記真實,他們只是變的更會撒謊罷了。」Frank習慣性的隱藏自己,只能用說謊來說服自己與他人;大眾對於Frank夫婦是羨慕的,但是他們沒有這份勇氣,最後只能用批評、質疑的言論來隱藏心中對於瘋狂的渴求;房東太太不願面對兒子的精神病,在外人面前不停的用言語包裝這個事實。世界是由謊言構築而成的,在體制外批判這份虛假的人,就成了世人眼中的瘋子。當April被Frank指責不該為了成就巴黎的生活而墮胎時,她崩潰大喊:「到底是誰制定這些規則的?」,在如此悲悽又無力改變的哀號下,Frank卻認為她瘋了。為自己著想真的就錯了嗎?打破社會道德的規範真的就錯了嗎?在當時美國清教徒保守的社會氛圍下,這樣的確錯了。剛強好勝如April怎麼可能接受這種毫無希望的未來,一直以來她要的都是刺激與不平凡的人生,一個在正常社會體制下不可能存在的人生。羅馬不是一天造成的,悲劇也不可能突然引爆,April的性格設定在一開始就為結局埋下伏筆。

真愛的革命 為女性角色更顯鮮明

《真愛旅程》表面上看起來和真愛一點關係也沒有,加上結局又是悲劇導向,讓許多人質疑片名是否翻譯的不太恰當。但是當人們互相影響、甚至是爭執,很多時候就是太在乎對方。這整個糾纏又鬱悶的情結,就是建立在真愛的基礎上,沒有愛就不會有這段故事。April雖然對Frank不只一次的強調:「我已經不愛你了!」,但最後她還是因為Frank的一席話,決定自行墮胎,結果因失血過多而亡。這是一場革命,是April對Frank的革命,也是兩人對社會體制的革命。真愛還是存在的,April死後,這份愛的力量反而更堅強,Frank也從小男孩一躍而成為男人,守護著他們的後代。

好萊塢影片在討論男女議題時,通常都是圍繞著女人打轉,本片也脫離不出這個傳統。本片將女人抽離母親的角色,對於親子之間的關係沒有多加著墨,反而側重於女人與男人之間的相處,烘托出女性敏感又獨特的內心世界。配合女性角色的呈現,真愛旅程的配樂由負責「美國心 玫瑰情」的作曲家Thomas Newman接手,以弦樂為基礎,用略帶爵士味的唱腔營造出屬於女人陰柔纏綿的氣氛。各個女人在片中都是形象鮮明,遠遠超過了其他單調的男性角色。套一句片中鄰居太太的話:「給我們女人幾天的時間,我們可以克服任何事情。」,這句話似乎也透露出身為女性,凡事都要咬牙忍耐的無奈。導演試圖將這部電影塑造成一個以女人為主的世界,卻又在片中將女人們愚昧和喜愛說三道四的特質發揮的淋漓盡致。一方面替那個時代的女人感到不平,一方面大大嘲諷了女性虛偽的形象。

本片的時間點雖是設定在1950年代的美國,但每個時代都有著像是April這樣的女人,順從內心的騷動、挑戰現有體制;每個時代也都有著像是Frank這樣的男人,在猶如茫茫大海的社會中漸漸失去方向。生活中種種壓力所造成的婚姻問題、角色內心的自我衝擊是不分時代的。觀眾看了感同身受,也成為《真愛旅程》迷人的元素之一。影片最後,房東太太正在對先生叨叨絮絮,強調自己當初其實有多麼不喜歡Frank夫婦,老先生不以為然的笑了笑,慢慢將手中的助聽器聲音調小。任何言論在這時都是多餘的,April已經在革命路上留下一抹最獨特而美麗的倩影。

 

記者 張雅晴
  大城市的各個角落裡 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Miles Davis的激昂到現在仍存在 村上村樹那冷僻的文字也會長久流傳 我想拿起筆和相機 記下這一切一切 可能會被人遺忘的事物 不管是好是壞 讓留下來的人知道這個世界曾經發生的事 會是一件多美好的事                                        
記者 張雅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