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期

《她的故事HerStory》

她的故事:世界女性群像之一

《她的故事HerStory》

記者 張雅晴 文  2009/05/03

女性在世界各地受到不同的社會背景與文化影響,處境也不盡相同;但是當她們面對家庭的束縛和時代的變動,卻遭受到相似的考驗。來自十二個不同國家、不同成長背景的女人們,在《她的故事》中透過一張張相片與文字,除去了歷史加諸於女性的種種偏見,呈現出屬於當代女性的獨特魅力。

在以色列,根據猶太教的極端教義,女性必須不斷的懷孕來製造後代。                                                       攝影/彭怡平

 

Her Story 撰寫屬於女性的歷史

本書的攝影作品於今年二月開始在台灣巡迴展覽,之後也將遠赴北京、巴黎和里昂進行展覽。作者彭怡平利用書名《Her Story》向社會既定的價值觀進行反抗,History不再屬於男性,女性也有權利擁有自己的歷史。《她的故事》有別於過去描寫女性的作品,既非杜撰出的小說,也捨棄了嚴肅的專業論述。作者採用旅遊文學的筆法,將親身與各國女人接觸的經歷書寫下,配合故事性強烈的照片,企圖營造出一個更真實也更貼近讀者的世界。

書中十二個代表國家分別是印度、俄羅斯、埃及、法國、塞內加爾、韓國、台灣、西西里島、荷蘭、泰國、以色列及新加坡。除去亞洲與歐洲國家,許多地區對讀者而言是遙不可及的,對當地女性的想像也只能停留在既定的印象或是電影、文學的描寫。作者彭怡平具有電影與歷史學系的背景,幾乎每篇文章她都用當地的電影作為開頭,如印度之於寶來塢電影、法國之於侯麥的電影、韓國之於《我的野蠻女友》等等,點出大眾對於其女性的既有認知,隨後才用自身的經歷和電影中交叉比對,探討其中的異同。

世界正在快速的改變,電視電影中的安穩夢幻的世界不能再適用於全部的女人。彭怡平說:「對現代的女性而言,女性不再是唯一的人生選擇,這也意謂著,女性人生多元化與不確定、她們必須面對因不確定所帶來的危險與不安,以及承擔自己的責任。」對先進國家而言,女性教育程度雖高,社會對女性既有的價值觀卻沒有改變,導致女性在追求獨立生活時遇到更大的障礙。

 

各國女性弱勢面貌 細膩呈現

在荷蘭創立妓女資訊中心的瑪麗斯卡。攝影/彭怡平
以荷蘭為例,荷蘭的女性普便具有極高的教育水準,但是她們在結婚生子後卻紛紛辭職走入家庭,成為賢妻良母。原因除了社會大眾仍然認為女性具有大部分的家庭責任外,托兒所的缺乏、伴侶的不體諒,也都造成許多荷蘭女性選擇單身或是離婚。相較於荷蘭隱藏在社會價值觀下的女性弱勢問題,塞內加爾的雖然在各層面都有女性組織,並且擁有女性行政官員,但是這樣的觀念並無法延續到社會基層。宗教、文化傳統的束縛,讓塞國的女性在走入家庭後,終究必須為家庭而活,甚至還有部落保存割禮的傳統。如此明顯的不平等問題,就連擁有經濟自主的塞國女性也必須屈服於社會傳統之下。

不論是開放的社會還是封閉的小國家,家庭中「母親」的身分似乎永遠是女性追求獨立的絆腳石,也是各國共同的男女平等問題。除了家庭問題外,各國都有各自造成女性弱勢的社會文化,也許是顯而易見的歧視、宗教上對女性的規定或是各地既有的傳統習俗,如印度焚燒寡婦的「莎迪」;此外也有深植於每個人腦海中、難以改變的傳統觀念或是對於女性的刻板印象,如西西里島上不得不以家庭為重心的義大利女人、對婚姻異常重視的俄羅斯女人等。

種種的社會束縛都影響了女性的生活與未來,但是彭怡平表示,對於有叛逆精神與獨立思考的女性而言,社會的制約會激發她們的潛能。書中所講述的故事也許內容悲慘或是無奈,但照片中每個女人的眼神都是閃閃發光、充滿生命力。不論是包裹全身的貝都因婦女、荷蘭紅燈區的妓女或是受到塞內加爾父權宰制的少婦等,她們都用盡全力在生活。彭怡平說:「這些女性的追求是正面的,我只是透過鏡頭很誠實地表現出她們內在的力量。」當攝影師以正面的態度去觀看、拍攝女性時,呈現出的作品便展現了女性的另一種力量。不再是卑微、悽楚的,而是在困境下勇敢面對的堅強性格。

提到台灣女性,彭怡平認為台灣女性懂得要求與享有,卻不懂得何謂獨立與分享;

印度貧困母子。               攝影/彭怡平
面對不安與危險的智慧和責任的承擔,台灣女性明顯不足。智慧與責任感的缺乏也許可以代表台灣社會某部份的年輕女性,但是並無法代表整個台灣女性群體。本書對於台灣女性的部份描述不多,反而將觸角延伸至原住民的議題上。僅用台南、司馬庫斯、內灣、蘭嶼四地的女人故事將台灣女性的特質勾勒出一個模糊的輪廓。必須透過和其他國家女性的比較,這些特質才能更加鮮明。

 

藉文字與影像 期盼打破女性困境

大多數的國家對於女性的傳統刻化,都是柔弱而次於男性的。本書透過作者實地走訪各個國家,扭轉了社會對於女性的刻版印象。但是世界之大,少數幾位作者親身接觸的女性並無法代表整個國家的女人,而女性問題的複雜與各個社會的不同制度也極難透過薄薄的一本書完整講述。作者不在女性議題上大作文章,反而將一個個故事作為開頭,引出其他社會上更多除了性別之外的不平等問題,顯示出各個社會問題之間的關連性。

許多女人的故事並沒有說完,但是她們留下的影像與短短的故事卻是樸實而動人。作者利用十年的時間走訪各地,認識世界各地的女人,只是希望透過她們講述一種精神與生命力,並幫助讀者擺脫沒有經過反覆檢驗與思索的觀念,開闊他們的視野。十年後的今天,彭怡平認為社會的改變並沒有想像中大,女人的處境仍然遭受到許多困境,極需女性自覺並為自己努力。也許社會對女性的限制無法在短時間內改變,但是女性並不卑微也不柔弱,端看大眾是否可以拋棄過去的成見,以正面的眼光凝視她們的身影,閱讀她們的故事。

 

彭怡平的《她的故事》Her Story的攝影作品解說

記者 張雅晴
  大城市的各個角落裡 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Miles Davis的激昂到現在仍存在 村上村樹那冷僻的文字也會長久流傳 我想拿起筆和相機 記下這一切一切 可能會被人遺忘的事物 不管是好是壞 讓留下來的人知道這個世界曾經發生的事 會是一件多美好的事                                        
記者 張雅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