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期

親愛的小鬼

Q Q

親愛的小鬼

記者 黃惠琳 報導  2009/05/03

                             攝影/黃惠琳

 

親愛的小鬼,我真的要離開你了,不是像以前生氣或撒嬌時嚷嚷而已。


已經記不清當初跟你相識的情況。每次都是一群人熱熱鬧鬧地喝酒,沒有人醉就不會罷休。這些人也只有玩樂、喝酒的時候才會碰在一塊,因為平常生活沒有太多交集,不用顧慮才能放膽地瘋狂吧。
我好像沒跟幾乎總是靜靜在一旁的你講過話,你是朋友的朋友?還是朋友的弟弟?我竟然到現在都還沒搞清楚,哈。
我也不知道你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注意我的。我只記得,那個一如往常、宿醉的早晨,頭痛欲裂地醒來,看到你那擁有原住民血統、深邃五官的好看睡顏。


對於自己酒醒後不知身在何方,身邊躺在不一樣的人,早就見怪不怪。
跟著一群人在酒精的催化下尋歡喧鬧,可以幫助我度過失眠的漫漫長夜。毫不諱言,我沉迷於這樣的生活。
即使醒來後對於恍如雲煙的快樂感到一陣空虛,我依然滿足於在酒醉的當下,假裝或是真的忘記、無法思考那些惹人厭煩的一切。而且有一群人會給我依靠,就算他們不能給我實質的幫助,甚至他們醒來後根本不記得發生什麼事。
我在逃避。我知道喝酒無法解決問題。
但至少幫助我暫時躲開必須一個人面對恐懼、寂寞的難受無助。


如果不是這樣,我也不會認識你了啊。
那天之後,你為了我,開始使用MSN、BBS,異常地關心我的生活,企圖明顯。
四歲的差距,大學生跟高中生的差距,是我跟你之間的差距。
小鬼,我總是這樣叫你。但你漸漸以一個男人的姿態走入我的生活,那些狂歡夜晚之外的生活。
不知不覺中,在獨自一人面對失眠的夜晚,我用想念你來打發時間。
我會在你睡覺的時候,傳封簡訊或打篇文章給你。天亮以後,換我上床睡覺之前,想像起床上學的你回覆我的訊息,可能是怪我叫小鬼早點睡,自己卻不睡覺。
其實我討厭自己收下你對我的付出時,臉上那甜滋滋的笑容。


恐慌症。醫生是這麼說的。
可能是一個人孤零零地走在晚風吹過的空盪馬路上,可能是處在人聲鼎沸卻找不到屬於自己歸屬的場合,或是面對一望無際的寬闊景色,左胸腔內會泛起一陣疼痛。
沒有自信,悲觀,焦慮,煩躁,鬱鬱寡歡,對現實感到疲倦無力,無法正常地睡眠,不是大吃大喝就是一吃東西就反胃。
併發憂鬱症是很常見的。醫生冷冷地這麼說。


對不起,你說愛我的那一天,被你擁在懷裡的我很煞風景地回答,小鬼哪懂什麼是愛阿!
那是我第一次看你如此生氣。就算我跟別的男人在酒酣耳熱之際貼得那麼近,你也沒有生氣地丟下我。
看著你離去的背影,我紅了眼眶。我在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就把我一輩子的愛都揮霍光了。不是我不相信你、不相信愛情,只是我不相信自己可以幸福,不相信自己還值得被愛。
當我在你們學校校門外等待你時,看著那些擁有美好青春的女孩們,又忍不住再次質疑自己憑什麼?


無數個夜晚,我發酒瘋、大哭大鬧,你緊抱著歇斯底里的我,說著安慰的話語。我卻像孩子般生氣地踱腳,不想接受你的安撫。
沒喝酒的時候,我對著電腦螢幕發呆,習慣性地操控滑鼠、敲打鍵盤,偶爾默默地流下眼淚,內心不斷地想大叫。看著面無表情、不發一語的我,你說你好心疼。
我討厭明知道該振作卻無能為力的自己。我厭惡懦弱地躲起來、瑟縮發抖的自己。
你為什麼願意接受這樣的我呢……


曾經低落到忘記要笑的日子,好難熬。即使走過來了,依然有揮之不去的夢魘。
我好累,畏畏縮縮地尋覓被拯救的可能,還要擔心什麼時候令人窒息的可怕感覺再度降臨。我已經不想再為不知道是否屬於自己的東西努力,膩了、倦了。
當我把醫生開的藥丟進馬桶沖掉的時候,就註定不會好了吧。
沒辦法相信自己會好,對自己說再多次「我會很好」都沒用,已經無力掙扎。


我知道世界上還有很多美好的事物,未來可能會有意想不到的幸福快樂,但也可能遇到難過傷痛阿。如果還有我再也不敢、不能承受的未知痛苦,那我寧可捨棄幸福的機會,選擇結束這一切。
不是我對這個世界毫無依戀,只是再多的依戀也無法吸引我留下。
我很自私,選擇先離開,在還看得見的美好崩潰之前、發現期待落空之前。
你會難過吧?
但如果選擇離開對我來說是解脫,你該為我高興的吧?


我不害怕死亡,我害怕活著,更害怕瀕臨死亡的疼痛。
終於等到克服疼痛的這一天。
恭喜我吧,終於找到離開的勇氣。
對不起,你比我還要相信我自己,但我要讓你失望了。
對不起,我從沒說出口的,我愛你。
謝謝你,親愛的小鬼,最後這段日子的陪伴。

 

記者 黃惠琳
我是黃小雨,交大人社系大三的學生,對傳科系的實務課充滿好奇 是個很容易心動,卻難得行動的懶惰鬼 想要一直很青春的玩,過很豐富精采的生活 喜歡文字,驚嘆它可以細膩描繪出不知該如何說出口的東西 喜歡照片,可以提醒我曾經擁有過很棒的回憶 喜歡音樂,卻是個唱歌老是唱不對key的音癡 喜歡電影,讓我有藉口可以大哭大笑 喜歡跟朋友在一起作任何事 喜歡我的朋友也喜歡我 喜歡交朋友 喜歡觀察路人 喜歡擁有喜歡的 喜歡傾聽多於說話 我也說不清楚我是什麼樣子的人 但認識我以後,應該是跟你認識我以前不一樣的人!  
記者 黃惠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