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期

黃昏

心情故事

黃昏

記者 張雅晴 文  2009/05/10

傍晚的天空,就像是阿笑房間裡那幅孫女畫的水彩畫一樣,是透著光的紫紅色。「阿嬤!你看你看!天空今天是紅色的耶!跟我畫的一樣!」易子站在落地窗前,胖胖的小手高指著天空,興奮的跟外婆獻寶。阿笑聽見易子的叫聲,放下手中的鍋鏟,緩步走到窗邊。夕陽真美啊!紅紫色的夕陽映著,阿笑灰白的頭髮彷彿也染上了一點顏色。「妹啊!你知道為啥會有紅色的夕陽嗎?」阿笑輕輕拍了拍易子小小的頭,她的眼神飄忽了,這樣的夕陽啊……。

黃昏的美景,總是美的有點憂鬱。                                                             攝影/張雅晴

「因為笨手笨腳的小仙女把顏料打翻了,整個天空就變成紅色了。天公為了把天空洗乾淨,會叫風颱叔叔來。所以每次看到這麼美、這麼紅的天空,就知道明天會有風颱啦!」小男孩坐在草地上,頭頭是道的說著!

「我才不相信呢!風颱就風颱,哪來的小仙女啊!」阿笑背著養母的姪女,一面搖晃著身體,對宏堅的話一點都不感興趣。

「我是說真的啦!大人不是都說明天風颱會來嗎,你有一點想像力好不好!」

「我不像你大少爺那麼閒,我還要顧美珠呢。書都沒有辦法念了,哪有時間想小仙女啊!」阿笑加快搖晃的速度,想要哄美珠繼續睡覺。

「阿笑,你真的很厲害耶,上次不是還考第三名嗎?而且你打球總是打的比我好!」宏堅用力拔起一束野草,開始編手環。阿笑愣了一下,露出傻傻的笑容,她總是愛笑。宏堅邊編著手環、邊講起他的醫生夢,阿笑默默的聽。一直到天空中鮮麗的顏色褪去,他們才起身。

「喏,給你!」宏堅把手環放在阿笑的手上,他每次都是做這個給她。

「謝謝,我會收起來的。」阿笑開心的把手環放到口袋中,她看了看天色,發現今天他們玩的比平常晚很多。

「我們得快跑啊!免的你被你阿母罵!」宏堅也發現今天晚了,拉著阿笑的手開始跑。他們跑過橋下已經收攤的菜市場、跑了好久才跑到阿笑的家。

「你是在幹什麼,怎麼那麼晚回來!家事都不用做了嗎!顧美珠顧到哪裡去了!」大門忽然被推開,阿笑的養母站在門口,一臉鐵青。

「阿母,我下次不敢了。」阿笑低著頭。

「宏堅!快回你家去,你阿母一定到處在找人了!阿笑,你過來!把美珠給我!」宏堅是阿笑養父的孫子,阿笑的養母是二房,對宏堅很沒有好感。

宏堅走前,看了阿笑一眼,兩人會心一笑,他轉頭咚咚咚的跑走了!

 

 

那天晚上,憑著微弱的月光,阿笑坐在後院的竹籐架上看書,空氣中有著重重的潮濕氣味,壓得人喘不過氣來!她捧著課本,想趕快唸完去睡覺。每天都要餵鵝、趕鴨子、洗美珠的尿布,偶爾還要去大太太的家裡幫忙,越來越沒有時間唸書了!有時候,她想,她真的很羨慕男孩子,是男孩子就不用來當養女,不用每天做這麼多的雜事,可以像宏堅一樣,當一個有夢想的人。阿笑拿出口袋裡的草環,輕輕的轉著,她能有什麼夢想呢?

 

 

颱風過後,沉悶的空氣一掃而空,空氣裡有酸酸的青草味、和阿笑最熟悉的泥土香。但送走了颱風,飛機卻來了!轟隆隆的巨響,人群的尖叫聲,壓過了大雨後的芬芳。阿笑背著美珠,擠在人群中。阿母要跟宏堅帶著小孩子們去郊外的防空洞。飛機的聲響重重地震動著她的耳膜,阿笑感覺全身都在顫抖,汗水濕透了她的背,她擦了擦額頭的汗,感覺到美珠不安的在亂動。

 「美珠乖,美珠乖唷!」她一邊安撫美珠,一邊尋找宏堅的身影,突然有人用力握住她的手!「阿笑,往這邊,跟緊我!」聽到宏堅的聲音,阿笑鬆了一口氣,跟著宏堅擠過人群,往另一個方向的跑!他們抄近路,直接穿越學校。跑離學校還不到一分鐘,阿笑就聽到從後面傳來的巨響。像是爆炸聲、也像是打雷的聲音。比飛機的聲音更大、她覺得頭快要炸開!

 「阿笑,不要回頭,快點跑!」宏堅吼著,拉著她拼命跑,他們要快點到防空洞、要是能夠再快一點就好了。阿笑想到她在另一邊的朋友、老師,眼睛開始刺痛著,她的腳好重好重,每跑一步都好吃力。「阿姐!這裡這裡!」遠遠的,她看到宏堅的小弟在揮手,他們跌跌撞撞的。飛機的聲音,越來越小,天空漸漸寧靜了。

 

 

傍晚,阿笑在河邊洗美珠和其他小孩子的衣服,今天的夕陽很美很美,整片天空是金色的,河水也閃閃發光!

「看啊!這樣連衣服都像是金子做的!你也像是金子做的!」阿笑高舉著手中的衣服,逗著一群光溜溜在洗澡的孩子們。

宏堅在一旁生火,他們沒有帶什麼食物出來,只能去附近的地瓜田裡找小地瓜,這一帶的人都躲到隔壁鎮的廟裡去了,城裡空洞洞的,孩子們的嬉鬧聲溫暖了冰冷緊張的空氣。

宏堅和阿笑並坐在火堆前,宏堅忽然開口:「我畢業以後要去台北念書!」

「台北?」阿笑拍著美珠的背,有些訝異。

「雖然現在還在打仗,不過很快就會結束吧!之後就去台北唸高中!」

「高中……因為你想要當醫生嘛!真好!我阿母可能不會讓我唸高中了!」

阿笑上下晃動的手,一瞬間停了。

「你不唸書真的很可惜,要不要我去問我阿公,讓她贊助你上高中!」

「不要啦,我阿母讓我唸到初中,我已經很感激了!唸高中多花錢啊!到時候我又沒有時間做家事,阿母不會同意的!」她能夠唸到初中真的就夠了。

「那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嗎?」

「我?不知道。不就是嫁人嘛!我哪像你那麼好命,能夠去台北!」聽到嫁人,宏堅愣了一下,沒有再說什麼。鄉下的女孩子,能夠唸書唸到初中,已經是非常幸運了。至於未來,女人除了嫁人,還有什麼出路呢?

「到台北,要好好念書。你一定可以當上醫生的!」

「會給你寫信的。」宏堅也笑了,點點頭。

「你是最了解我的人。」沉靜了一會兒,他又開口了。

「當然啊!我們一起長大的!可是你是大少爺,我只是人家的養女,命運不同啊。」認真算起來,阿笑的輩分是比宏堅大一輩呢!

「不管怎麼樣,我都最喜歡跟你聊天,最喜歡和你玩!」

「我也是,因為我們是最好的朋友。」阿笑有點害羞,宏堅一直都是這樣,是這樣溫柔、有時又有點頑皮的。他像小弟弟、像朋友、也像最親密的家人。

童年永遠都是無憂無慮的,多年後,阿笑也許會回想起這個夜晚、這段天真的談話。那是最單純的喜歡。

 

 

「阿笑!阿笑!宏堅來了啦!」

「來了!」阿笑洗菜洗到一半,高聲應著,連忙跑到大門口。

「我回來了!二阿嬤,給你帶了台北的新布。」宏堅把一個鼓脹的包裹遞給阿笑的養母,看到阿笑走出來,開心的笑了!

「阿笑,菜我來弄,你們去聊天吧。」阿笑不再念書、養父也去世之後,養母也許是出於對她的愧欠、也許是老了,對阿笑的態度比從前溫和了很多。

「怎麼樣?怎麼會這個時候回來?」阿笑興奮的拉著宏堅,他每一次回來,就好像長高了、成熟了一些!

「我寫的信還沒收到嗎?我考上台灣大學的醫學院了!」宏堅的臉上難掩著喜悅,其實他昨天晚上收到通知,早上才寄信回家的。可是他迫不及待就想讓阿笑知道這件事,也想見見他的阿爸跟阿母,乾脆就回來了!

「天啊!這是大消息啊,跟你爸媽說了嗎?」

「說了。」

「那你要不要回去吃飯?這種大日子還是跟父母一起過吧!」

「免啦!等等再回去!我已經半年沒跟你見面了,我們聊天。」宏堅揮揮手,拉著阿笑在後院的藤椅坐下。

「宏堅,你現在看起來真的像個台北人了!好體面吶!」阿笑盯著宏堅的衣服,感到有點生疏。宏堅摸了摸身上的襯衫,靦腆的笑了。看到熟悉笑容,阿笑欣慰的想,即使他看起來像個台北人,內心還是原來的宏堅啊。

「我聽說……你跟之前住在後街的來仔有在寫信?」宏堅忽然正色,問了他一直想問的問題。

「恩。」阿笑不自然的低頭,喝了一口茶。

「他在台北工作?」宏堅繼續追問。

「恩,他考上了林務局,現在好多人想要找他相親呢。唉呀,別說這些,我告訴你,下個禮拜我就要去生命線工作了。」阿笑忙著想轉移話題。

「你不唸書了嗎?」

「我還是有唸一點書,但能夠去工作總比老是在家做事好。」

「阿笑,你應該生作男孩子的。你的頭腦和毅力,都不像是一個女孩子!」宏堅有些讚嘆的說。

「記得以前我很希望自己是男孩子。」阿笑想到過去憨憨的夢想,笑了。

「我知道啊,你跟我說過,我沒有忘記!」她說的話,他從來不會忘記。

「你看,我們都長大了呢!你很快就要變成一個堂堂正正的大醫生了!到時候還會回來找我聊天嗎?」阿笑開玩笑的問,內心卻是真的感到自卑。

「阿笑……等我當了醫生……」宏堅停頓了一下,神色有些緊張。

「嗯?」阿笑看到宏堅嚴肅的表情,也跟著嚴肅起來了。

「五年,五年就好!到時候我……我要……我要娶你。」最後兩個字,他說的非常小聲,阿笑卻聽的很清楚,此時彷彿有一陣雷在她的腦內轟隆隆作響。

「宏堅,你怎麼可以這樣說?按輩分算,我是你的阿姨,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知道你在說什麼嗎?」阿笑的聲音在發抖,她用力捏緊手裡的杯子,眼眶不由自主的濕潤了。

宏堅抿緊嘴唇,臉色變的很難看。

「阿笑,你喜歡我嗎?」宏堅背著她,低低的問著,今天是滿月,月光很柔媚,阿笑的心很慌亂。

「我從來都只把你當小弟弟、當我最好的朋友!我怎麼可能會去想其他的?那是不對的!」阿笑有些語無倫次,她真的被嚇著了,這種違反倫理的事,怎麼會從宏堅的口中說出呢。

「你知道吧?我以前喜歡做夢。每次我掃地掃得很累的時候,我會夢想自己是大小姐,可以好好念書、穿漂亮的衣服!可是這種夢是不能做的!因為不會實現,只會越來越傷心而已!」

「只要我們……」

「不,宏堅,你不要再想了。天公安排好的路,你有你的,我有我的,哪是說變就能變。」

宏堅又倒了一杯茶,啜飲著。

「你不要問我喜不喜歡你,這個回答,你讓我留著,好嗎?」月光比剛才更亮了一些,阿笑抬頭看著月亮。

一陣長長的沉默後,有點賭氣似的,宏堅開口:「阿笑,我們會是一輩子的朋友。」說完他就起身,轉身走向大門。

 

 

 阿笑知道剛剛只是一個小小的意外。日後,這個意外不會再發生,也從沒被提起過。回到屋裡,阿笑打開一個小鐵盒,裡面收藏著無數個草環,看著草環,她默默地流下眼淚。並不是埋怨些什麼,只是發現原來這樣黑的生命裡,也有一盞油燈,但她方才親手滅了這盞燈。阿笑以前沒有想過,以後也不會再想,但是今天,就這麼一天,她希望做個夢。夢裡有她和他,就像小時候一樣,手牽著手去小河邊玩、去山上做草環、一起躲避阿母的追打。她希望他們永遠不要長大,人為什麼要長大呢?

「阿嬤,天晴了,我要去玩!」颱風過後,易子興奮的拉著阿笑的手,想要到外頭去玩。接近傍晚,阿笑陪易子去植物園,她坐半乾的椅子上,微笑的看著孫女玩耍。正當著太陽要下山,整個世界彷彿都成了金色的。空氣暖烘烘的,阿笑瞇著眼,舒服地享受黃昏。

「阿嬤,你看你看,我好像是金子做的!」易子高舉著手,用力喚著她!阿笑微微睜眼,卻好像看到了她自己,坐在那條金光閃閃的河邊!那個令人懷念的黃昏啊!意識朦朧之際,她看見宏堅朝她走來,手裡拿著一圈野草編的手環,正在呼喊著她的名字……

 

 

「阿笑,你看看,手環也像是金子做的……」

 

 

「阿笑,我最喜歡跟你聊天、最喜歡跟你玩………」

 

 

「我們永遠是最好的……」


 

記者 張雅晴
  大城市的各個角落裡 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Miles Davis的激昂到現在仍存在 村上村樹那冷僻的文字也會長久流傳 我想拿起筆和相機 記下這一切一切 可能會被人遺忘的事物 不管是好是壞 讓留下來的人知道這個世界曾經發生的事 會是一件多美好的事                                        
記者 張雅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