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期

布勒樂團 十年再現英搖風

英國搖滾天團布勒合唱團沈寂多年,在成軍二十週年的今天決定再次出發,帶給英國樂壇不小的震撼。九零年代盛極一時的英搖團,如今大多解散或是各自發展,就連布勒的死對頭綠洲合唱團也在今年宣佈解散。布勒樂團回來了,但是英搖的年代早已過去,樂迷還需要他們嗎?

布勒樂團 十年再現英搖風

記者 張雅晴 文  2009/09/27

成軍二十週年的英國搖滾天團布勒合唱團(Blur),今年七月在倫敦海德公園舉辦十年來第一場大型演唱會,並順勢推出精選集「Midlife」,正式宣告復出。英國樂壇和歌迷瘋狂地迎接布勒重返,演唱會門票更在兩分鐘內全數售罄。但是屬於九零年代的Blur能否在今日創造出如同過去一般輝煌的成就,仍然是個未知數。

◎布勒合唱團在復合後接受各大媒體專訪,模仿年輕時的團體照拍了一系列的照片,還特別用黑白處理,強調過去和現在的差異感。(圖片來源:blur官網)

唱出Blur的獨特 掙扎尋回「英」樂
布勒合唱團成立於1989年,由主唱Damon Albam、吉他手Graham Coxon、貝斯手Alex James和鼓手Dave Rowntree組成,四個大男孩的相遇激盪出音樂的火花。從1990年發行的第一張專輯《leisure》就受到各界矚目,以一首She’s so High,唱出男孩渴望追求女孩的心聲,吉他手精湛的技巧和主唱慵懶又青澀的嗓音,加上復古的編曲,足以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leisure》中隱約可以勾勒出Blur的樣貌,但一直到下一張專輯《Modern Life is Rubbish》才確定他們的架構和形態,音樂的曲風開始變得多元而且越來越有屬於Blur的味道。

九零年代初期的英國社會正好面臨政治的變動和經濟政策的轉變,獨立樂團醞釀著反叛主流文化的力量也在這時爆發。當時美國的Grunge(油漬搖滾)用龐克結合重金屬的搖滾橫掃整個美國和英國樂壇,英國的年輕樂手們在自身文化和美國文化中迷失,掙扎著想要尋回屬於英國的音樂,漸漸形成以吉他為基礎、反抗Grunge的Brit Pop(英式搖滾)的風潮,而Blur也被歸類這波反抗力量的一支。即使專輯名稱叛逆的取作「垃圾摩登時代」,但是第一首For Tomorrow就唱出年輕人不願意屈服環境也不打算放棄的心聲,歌曲中不斷的重複「二十世紀的男孩女孩,努力為了明天而堅持下去。」關上電視,接近自然,現代人的生活真可笑,更可笑的也許是沒有人發現他們生活的環境其實只是一堆垃圾。諷刺的是,Blur雖然反美,還在同張專輯中以一首Miss America 、之後的Look inside America 隱藏反美情緒,但是For Tomorrow卻使用了大量的銅管樂器編曲,頗有紐澳良Big Band(大樂隊)的味道,加上後段的Rap,明顯是受了美國音樂的影響,這樣的影響在之後的專輯中也仍然可以看到。

嘗試不同風格 四白金證明實力
第三張專輯《ParkLife》把Blur的地位推到最高,專輯獲奬無數,在英國創下四白金的紀錄。Blur在這張專輯中褪去青澀的外衣展現實力,電音和龐克等各種風格的元素都融入了歌曲中,吉他的運用也更純熟。特別是Girls&Boys和Parklife這兩首歌,乍聽之下一個電音一個POP,風格和以往的Blur完全不同,卻又能夠從主唱迷人的嗓音、編曲的技巧和吉他聲中找到Blur的身影。ParkLife整首歌曲完全以念的形式取代唱,Damon純正的英國腔和慵懶的語調讓歌曲完全跳脫出Rap的框架,配上低音Sax和人聲、拍手聲的適時點綴,整首歌的氣氛就像是電影K歌情人中過氣男歌星盛行的POP年代,不經意的嘲弄著現代人緊張的上班生活。英搖的風潮這時在英國達到了高潮,Blur更是創造這波高潮的推手之一,他們和綠洲合唱團(OASIS)的戰爭也從這時引爆,創造了無數的話題。下一張專輯《The great escape》承襲著《ParkLife》的人氣,以country side一首歌擊敗Oasis。但是相較於Oasis的音樂,Blur對美國來說似乎沒那麼討喜,不夠流行也不夠貼近當時美國流行的搖滾樂,這也造成Blur在世界各地的知名度始終不如Oasis的原因。但是正如羅比威廉斯無法為美國人了解,英國人卻為他瘋狂。許多英搖團打不進世界市場,靠著其獨特性也能在英國擁有一席之地。

◎ Coffee and TV中的牛奶盒人。(圖片來源:7digital) 
從第五張同名專輯《Blur》開始,Blur的玩心更重,實驗性質的音樂比比皆是,並以M.O.R.一曲向英國樂壇大師David Bowie致敬。比起同期其他樂團的作品,Blur的歌曲很明顯是「年輕」的,歌詞反應的大多是年輕人的腦袋和他們對社會的觀感,各種千奇百怪的思想都可以是Blur的創作靈感。David Bowie因為各種實驗音樂創作被稱為變色龍,一直以來學習Bowie的Blur其實也可稱為英搖的變色龍,不斷嘗試當時沒有人接受的音樂。Blur不當英搖詩人,不在歌聲中強說愁,這時只是用力的做音樂。知名度最高的Song 2也是此時期的作品,靠著首次嘗試的重金屬搖滾,這首歌成為除了英國之外其他地區接受度最高的作品。

1999年,在第六張專輯《13》推出後沒多久,吉他手Coxon就因為和Damon理念不合而離團,英搖的時代也在這時走向盡頭。《13》的實驗性仍強,但是風格又比上一張沈穩許多,歌詞的意境也漸漸轉變,少了過去無憂無慮的美好。coffee and TV在專輯推出後大受歡迎,除了吉他的旋律替整首歌曲增色不少、平衡了主唱一向太過突出的問題,MV也是成功的關鍵。Blur的MV一直以來都有著歐式電影的風格,剪接技巧大膽而且習慣穿插真實與虛幻的場景,或是利用跳接創造蒙太奇的意境。coffee and TV的MV主角不是人,而是一個牛奶紙盒人,利用牛奶紙盒逐格動畫和真實世界連接,填補歌曲本身缺少的童心。巧合的是,影片最後Coxon拋下團員回家看父母,沒想到在現實中也真的離開了他們。

重新出發 嗓子聲調遠不如當年

◎Blur過去青澀的模樣。(圖片來源:Blur官網)
一直到下一張Coxon缺席的專輯《Think Tank》發行後,Blur的團員才各奔東西,朝著各自喜好的領域發展,有人開農場賣起了起司,有人從政,也有人繼續留在音樂圈發展,但是沒有人的成就比的上Blur。 樂壇後起之秀一個接著一個,歌迷一邊聽著Parklife的同時,一邊也聽Coldplay和Dirty Pretty Things,甚至漸漸的,有人根本就不聽歌了,忙著和現實生活奮鬥。在Oasis又開始吵著要解散時,Blur突然的宣佈他們要回來了,各大音樂雜誌刊滿Blur的消息和回顧,廣播開始播起一首又一首的老歌,歌迷瘋狂的搶購演唱會門票,整個樂壇就像是回到了九零年代中期,Blur如勢中天的時候。

但事實是,雜誌上那四個人姿勢和過去一模一樣的Blur卻再也不是Blur了,Damon年輕時俊俏的臉孔變得蒼老,甚至讓人認不出那是誰。當初四個好像穿著爸爸的西裝喊著英國最棒的小伙子們,現在穿著合身的毛衣和皮衣,成熟的似乎不再適合唱She is so high。當Damon站在海德公園的舞台上又蹦又跳,台下觀眾如癡如醉,團員們功力依舊,但是不可否認歌曲已經變調、過去那稚嫩慵懶的嗓音也成熟憂鬱了。從去年底四人密切接觸到決定復合,他們舉辦巡迴演唱卻沒有一首新歌,就像台灣近年來一場場的民歌演唱會,一遍遍的消費過去的回憶。Damon自己也知道,歌迷的熱情是曇花一現的,他始終講著他們四個人要開始一起玩音樂,但恐怕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們的未來在哪裡。Blur回來了,但是十年的距離讓團員間差異性比過去更大,如何克服這些差異創造出他們自己期待的音樂,恐怕不是一時三刻可以達到的目標。畢竟現在歌迷瘋狂崇拜的,仍然是過去那四個年輕不知天高地厚的二十世紀男孩,當歌迷美好的回憶在一場場的演唱會被消費完後,二十一世紀的Blur要如何找到新的出路,才是最重要也最實際的事情。

 

Coffee and TV 現場表演

 

 Parklife 現場表演

 

記者 張雅晴
  大城市的各個角落裡 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Miles Davis的激昂到現在仍存在 村上村樹那冷僻的文字也會長久流傳 我想拿起筆和相機 記下這一切一切 可能會被人遺忘的事物 不管是好是壞 讓留下來的人知道這個世界曾經發生的事 會是一件多美好的事                                        
記者 張雅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