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期

請聽我說 竹北農民拒徵收

10月8日有70多位竹北居民到交大抗議土地被徵收作為交大新校區用地。他們的心聲,政府有仔細聆聽過嗎?

請聽我說 竹北農民拒徵收

記者 張雅晴 報導  2009/10/11

 

以年老農民為主的竹北居民們拿著白布條在土地公廟前抗議,上面寫滿了憤怒的辭彙,強烈表達他們拒絕土地被徵收作為交大校區的心態。(攝影/張雅晴)

新竹縣竹北市七十多位居民於十月八日上午在交通大學校門口拉起白布條,抗議政府強迫徵收他們的土地作為交大竹北校區用地。雖然校方表示學校只是配合政府政策,並再三強調這是利多於弊的都市更新政策,但多數以務農為生的居民們仍然不願意接受。

 


政府無心傾聽  錢字掛帥
前來交大抗議的民眾來自東海、隘口、十興里三地,也就是交大竹北校區預計座落之處。家住隘口的老農民曾思標氣憤的表示,隘口的土地肥沃,現在政府為了交大,要他們換到最差的地段居住,實在很過分。曾思標指著地圖說,祖先從日據時代辛辛苦苦開發的土地,成為他們世世代代最重要的資產,怎麼能說給就給。



負責此次抗議事件的二分局承辦人陳亦昌說,在他看來,一切都只是錢的問題。地主認為政府沒有給他們足夠的錢和利益,自然會反抗。林健正教授則說,政府使用區段徵收,就是為了顧及地主的利益,他們可以自行選擇要拿錢還是拿開發後的配地,怎麼算地主都會賺,沒有道理要拒絕,極有可能是被少數的人煽動,認為配地不夠多才會來抗議。

 


林健正教授再三強調,都市更新是必經之路,竹北許多地方道路狹窄凌亂,絕對需要重新規劃。而政府的角色就是協助地方開發,提高土地利用價值,創造雙贏的局面。政府自以為站在居民的角度思考,認定農民不用再靠種田維生、有機會坐擁科學園區土地已經是非常誘人的條件。但是在上位者從來沒有想過,居民對於土地的情感、祖產的重視並不是金錢可以計算衡量的,也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期待家鄉被開發成為高科技重鎮。這些聲音,政府沒有聽到,也沒有嘗試去傾聽過。



居民滿足現狀   農地仍需保留
東海地區目前還是遍佈翠綠的稻田,綠意綿延到穹林,極少有休耕的土地,田間不時可以看見農民穿梭在其中。但馬路的電線桿上, 都已經貼滿仲介業者買賣「璞玉田」的廣告。東海發展協會理事長陳義旭說,撇開利益不談,竹北是新竹的穀倉,許多得奬的優質米都出自此,「台灣的農田已經越來越少了,一直開發農地,他們有沒有想過這樣真的好嗎?」聯合報今年四月刊載關於農村再生條例的社論就寫到,台灣的農地大量開發,糧食自給率急速下降,二十年後極有可能面臨巨大的糧食危機。農村再生條例至今仍然爭議不斷,政府對於農地保留的議題也仍然冷漠。

 

 

東海居民張秀雲家的農田,供應了他們一家蔬菜與米飯來源。(攝影/張雅晴)



在居民提報給縣政府的意見中,東海的張秀雲寫下「不是什麼東西都可以用錢來衡量,希望政府不要徵收我的土地!」嫁來東海後就幫忙公公種田,靠著自家稻米和蔬菜自給自足的張秀雲表示,她很喜歡務農,也很滿意現在現在的生活。如果政府要徵收,也應該要顧慮到他們的感受,先前發現他們的配地是公墓地,她怎麼樣都無法接受政府這種不為人民著想的做法。「就算這邊以後發展不起來也沒關係,搬到別的地方也不知道那邊的地乾不乾淨、土質肥不肥沃。要我們重新去買地、蓋房子,怎麼說都沒有道理啊!」


 

鄭書鼎光著雙腳,準備進行最後一期的水稻耕作。(攝影/張雅晴)

 

 張秀雲的公公鄭書鼎今年已經八十多歲,仍然每天到田裡務農。「留點綠地真的很好!」鄭書鼎赤裸著雙腳,國語夾雜著客語說,這一帶風景很美,田地也很肥沃,他們的祖先從很早就開始在這邊種田了。張秀雲強調,想要錢他們自己會去賺,她相信不會有人想要賣祖產致富。而政府一味要他們配合,說是造福大家,卻沒開過協調會,也從來不問他們的心聲。

 


在地精神  政府真的知道嗎
  
除了擁有土地的農民之外,還有極少部份的居民是無地的佃農,在土地徵收後便無地可耕。林健正教授說,在區段徵收的條例下,佃農不但可以取得房屋拆遷費和補償金,還可以用極低的價格向政府購買房地,擺脫世代都是農民而無法翻身的宿命。但是如果他們還想要繼續種田呢?林教授說,現在幾乎沒有這種人,就算有,他們自己再去買地不就好了!補償金扣一扣還有剩呢!

 


在從來沒有親自傾聽地主和佃農心聲的情況下,政府興高采烈的進行著璞玉計畫,自以為嘉惠了所有的居民。但如果沒有用心去了解居民在意的是什麼、想要的是什麼,那麼徵收土地的計畫永遠無法順利進行。由週四的抗議活動也可知道,許多民眾對於璞玉計畫根本不了解,足見雙方溝通的失敗。若政府真的希望「協助開發竹北、保留在地精神」,那麼首要的工作應該是從居民身上了解何謂真正的「在地精神」吧!

  

記者 張雅晴
  大城市的各個角落裡 故事每天都在上演 Miles Davis的激昂到現在仍存在 村上村樹那冷僻的文字也會長久流傳 我想拿起筆和相機 記下這一切一切 可能會被人遺忘的事物 不管是好是壞 讓留下來的人知道這個世界曾經發生的事 會是一件多美好的事                                        
記者 張雅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