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期

《最想去的地方》

這輩子,你一定也有最想去的地方吧! 在未來,或不遠的遠方,只要你願意懷抱著希望。

《最想去的地方》

記者 陳昱均 文  2011/10/09

這輩子,你一定也有最想去的地方吧!

在未來,或不遠的遠方,只要你願意懷抱著希望。

                 ——《最想去的地方》

 

2011年九月,929樂團主唱吳志寧的首張個人創作專輯《最想去的地方》,終於在樂迷的期盼下推出。累積兩年多的音樂創作能量,以木吉他為主線的音符淬煉出10首純淨、真摯的曲子,串連生活裡的各種感受。聽著、聽著,就像坐在一個才華洋溢、深沈敏感的青年身旁,聽他低聲吟唱內心的寂寞,聽他的自省與無奈,聽他對台灣,這座屬於我們的島的依戀,對環境、對生命、對社會弱勢族群的關懷,和他那美麗的夢想,與對未來的期盼。

吳志寧《最想去的地方》專輯封面(圖片來源/風和日麗唱片行


有故事的音樂

與多數人相比,志寧有著不凡卻也平凡的生命歷程;不凡,因為他是鄉土詩人吳晟的么兒,從小浸淫在父親的文字世界裡,透過簡練、樸實卻溫暖、深刻的詩句,學習關懷自己身處的這片土地。六歲時,當其他孩子們在幼稚園裡,享受最後一段沒有考試、無憂無慮的日子時,志寧從媽媽莊芳華手中,學會吉他彈奏;到了九歲,他接收了來家裡拜訪的羅大佑帶來的三張卡帶。就這樣,一步一步串連童年發生的各種小事,文字與音樂在志寧的生命之中漸漸地交織,然後密不可分。

吳志寧(右一)與家人,左起為志寧媽媽莊芳華,詩人吳晟,姪女采青,哥哥吳賢寧夫妻
(圖片來源/聯合新聞網)

 

平凡,因為志寧與大部分青年一樣面臨各種不同的選擇。大學時期,志寧被父親連拐帶騙進了中興大學森林系,他發現自己仍然無法拋開對音樂的熱情,於是在父親的反對之下,與當時的室友黃玠,以他們常去的撞球館「929」為名,組成樂團,由志寧包辦主唱、作詞和作曲,從校園表演出發,把握每一次的樂團表演機會,期間經歷了數次團員的變動和種種困難,但他們依然緊抓著音樂夢,沒有放棄。

從2004年由風和日麗唱片行發行首張同名專輯《929》,有別於時下包括電吉他、電子琴等電子樂器的盛行,當時的929成員志寧和嘟嘟,以簡單的木吉他為基調的編曲,和上志寧帶有點氣音,彷彿只是隨意哼給自己聽的低聲吟唱,校園民歌式的清新風格,一直到《也許像星星》、《相逢》兩張,加入了吉他手兼直笛手黃玠,與Key board手小龜,擁有完整的搖滾樂團編制的青春明亮,929累積了包括〈渺小〉、〈飛翔〉、〈也許像星星〉等經典曲目和熱情的歌迷,也在獨立音樂圈闖出自己的一片天。然而在2009年四月,929因為團員生涯規劃的考量,決定向大家告別,在眾人不捨中劃下休止符。

 

吳志寧(左)與黃玠(右)於小草地音樂節(圖片來源/Xuite日誌)


沉澱之後的好聲音

929宣佈暫別後,團員陸續發行個人專輯,志寧卻像是消失了一樣,既沒有演出,也不曾發表新作品。他將這段近一千個日子的生活,經歷了低潮期,鼓起勇氣面對,再慢慢由谷底爬起的過程所帶來的情緒及體悟,濃縮入個人首張專輯《最想去的地方》。

相較於《也許像星星》和《相逢》的熱鬧,《最想去的地方》和《929》較為相近,簡單、貼近人心的民謠式編曲,和帶著點無奈、和憂鬱卻仍然不放棄希望的歌詞,充滿著濃郁且純粹的志寧式個人風格。十首創作滿溢深刻動人的故事與情感,從樂團來到個人,透過他略微沙啞的誠摯聲線,更加深刻地傳達他的理想與夢想。

由〈我消失了〉開始,優雅流暢木吉他,襯著低沉溫暖的大提琴,帶著氣音的嗓音唱得卻是失望和失落的寂寞,「我消失了/地球依然轉動/我消失了/朋友依舊生活」志寧唱到。身處在這個複雜又多元的年代,面對的是過度膨脹的媒體、社會民意啟蒙與詭異的公共政策拍案。各式各樣的資訊大量,且快速出現,也以同樣的速度消失;科技像失控的子彈列車,不知道會朝哪裡開去,眾人開始以一種漠不關己的態度適應這些改變。什麼該在乎,什麼不該在乎,好像找不到解答。人際關係似有若無,找不著著力點,使不上力,因而感到孤獨,而開始對對社會及自我,感到愁悶與幽黯的迷惑。

收錄在吳志寧《最想去的地方》中的〈我消失了〉。(音樂來源/Sound Cloud)

 

緊接著的〈窗〉、〈我是為妳而唱〉,分別代表著年少輕狂的熱血與撫慰的溫暖,「終於我都懂/我都懂/生命就是太寂寞/我要找到屬於我自己的力量。」在沉溺於自憐,心情莫名低落的時候,這兩首曲目就像彈簧跳床反彈的力量,透過耳膜,將樂迷的心沉沉地牽引到最深處,然後反彈拋向空中,在那個瞬間,憂鬱和眼淚似乎可以偷偷地違背地心引力而上揚。像是歷經一場寂寞的自我革命,隨著時光與心境流轉,所有關於失去的悵然,也就慢慢轉換為釋然。

〈我為你而唱〉充滿溫暖的力量。(音樂來源/Sound Cloud)


 

唱出志寧式風格的正義

當抽離自我的情感,志寧以真實而誠懇的生命狀態,看著台灣社會,每一首歌,都是一個故事、一個問題,在好夥伴黃玠的眼裡,志寧充滿著正義感,總是關心著各類的社會議題,並用自己的方式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早在2001年,929便以學生樂團之姿,發表由志寧創作的〈轉角處的廁所〉,唱出對於教育體制和成人社會的不滿,當學業成績變成唯一重要的事情,無法達到體制期待的學生,只有被放逐、被誤解的命運。這首曲子後來被收錄在台灣人權促進會發表的《美麗之島.人之島》台灣人權發聲第一章,這張專輯同時也收錄了巴奈、黃靜雅及交工樂隊等民歌時期的健將。

929樂團同名專輯《929》一曲〈下游的老人〉,紀念八掌溪事件發生的時候,行政系統的疏失導致無辜生命消逝的悲劇;《也許像星星》的〈貢寮,你好嗎?〉清楚地表達了反對核四的立場;與父親合作的詩歌集《甜蜜的負荷》,志寧更以閩南語唱出一曲〈全心全意的愛你〉唱出對台灣最濃烈的土地情懷。《最想去的地方》則有〈混血兒〉與〈地下道〉,為流浪狗和街上的街友請命;以鋼琴取代吉他,歌頌我們所生長的寶《島》。

傳達對土地熱情的〈島〉(音樂來源/Sound Cloud)

批判不會只有一種存在的形式,壓抑也未必是相同口吻,志寧在面對社會上的不公平,沒有聲嘶力竭地大喊抗議,反而用有點無奈、有點反抗、有點幽默的口吻,襯上柔軟且觸動人心的民謠搖滾,讓聽者能以一個較為放鬆的狀態,接觸各類議題,進而打開心門,學會接納與關心。


民謠搖滾 樸實純粹

民謠、民歌的音樂類別,就是採用最簡單、隨手可得的樂器,以反映社會現狀做為每首歌中最純粹的靈魂。1970年代中期的台灣,受到Bob Dylan與Joan Baez等人的影響,開始校園民歌時期,包括楊弦、胡德夫、李雙澤、李宗盛、等民歌手,共同塑造了這種樂音的風景。

這段記憶,是很多中壯年世代在回憶從前時,最懷念的一段時期,那個時候,校園裡,手抱著吉他的學生們,有著豐沛的創作潛能,陳明章用六百塊的吉他,就能創作出〈戀戀風城〉配樂,並獲得法國南特影展的電影音樂獎項。那個時候,歌是一個啟蒙的媒介,社會大眾透過每一首歌,以批判的角度注目台灣文化與社會現狀。但隨著時間的流逝,看過一首又一首的流行歌曲,各種樂器的堆疊混音,力求炫麗與動感,歌的本質和想表達的意義,好像不是那麼重要了。

「不與流行現狀為伍,透過形式表達自我。」這終究才是藝術與創作的根本,這樣子的音樂是人們的基本需要,在想要熱鬧歡笑的時候,在感到孤單落寞,找不到出口抒發的時候派上用場,這樣子的雋永音樂,才不會隨時代潮流流逝。《最想去的地方》、志寧的民謠搖滾,就是這樣真實而誠懇的好聲音。

 

讓吳致寧的歌聲帶你到最想去的地方。(圖片來源/Google)

記者 陳昱均
  自己的心捧在自己手裡 自己去找自己的快樂悲傷   要奮不顧身看遍世界 要永不後悔瀟灑過生活    ;-)
記者 陳昱均